第84章 李倓

李倓

大唐盛世,皇宮之後,李隆基下了朝便去了楊貴妃那處,此時楊貴妃正在觀賞一繡屏,隻見那繡屏花式新穎,且刺繡的手法極好,便出言讚歎道:“貴妃這繡屏不錯。”

楊貴妃見皇上來了連忙起身行禮,之後道:“皇上也這樣覺得?”

“自然。”唐玄宗認同的點頭,不過他倒是沒覺得這繡屏可能是自家貴妃親手刺的。

得到了唐玄宗的認可,楊貴妃的心情顯然更好了:“本宮也覺得這繡屏很是不錯,倓兒有心了。”

“倓兒?”聽到這兩個字唐玄宗一挑眉,顯然對自家貴妃口中吐出的這個名字有些陌生。

“就是您的孫兒李倓。”楊貴妃顯然對唐玄宗沒第一時間想到倓兒就是李倓表達了嫌棄。

“愛妃何時同他關係這般親密了?”若是其他皇帝這樣問自家妃子,自家妃子多半要跪地求饒說自己和那人隻是關係一般。

但楊貴妃和唐玄宗之間的關係早就超越了普通的皇帝和妃子,所以她到沒有什麽忌諱的說:“這孩子也是個苦命的,娘親身份低去的早,唯一的胞姐李沁也和親之後死了。臣妾看這孩子可憐,曾對他釋放了一絲善意,這孩子就把這繡屏送給了臣妾,說是他的沁兒親手繡的,說送給臣妾,是因為臣妾同他姐姐對他一樣好,那孩子可憐得很。”

楊貴妃母愛泛濫的樣子倒是第一次讓唐玄宗看到,讓他心中對李倓湧起了不少的好感。他愛憐的撫摸著楊貴妃的發絲:“貴妃若是喜歡,就接到身邊來養著也好。”

楊貴妃先是欣喜的睜大了眼睛,隨後卻低落的搖了搖頭:“可倓兒畢竟是太子的兒子,臣妾接過來豈不是不成體統。”

這番作態可是讓唐玄宗心疼了:“什麽體統不體統的,隻要愛妃開心就好。”

楊貴妃突然笑出了聲:“皇上疼惜臣妾,臣妾更不能讓皇上難做。不如皇上平日裏多多提點下太子,對倓兒好些。”

見楊貴妃笑起來,唐玄宗心情也好了不少,連忙迎道:“既然是貴妃喜歡的,朕相信一定是個好的,自然會好生對待的。”

次日,李倓被冊封建寧王,授太常卿同正員,其姐文華郡主李沁冊封文華公主。

剛從吐蕃歸來就被冊封郡王,唐玄宗直白的表示了對李倓和李沁的歉意和補償。群臣皆以為唐玄宗也會因此對他那個關係最近比較冷的兒子李亨好些,卻不想唐玄宗對李亨的態度更是惡劣,真是讓人搞不懂如今這個帝王腦子裏到底在想什麽。

作為事件的中心人物李倓仍舊是無比的淡定,或者說,如今的情況本就是他所想要的。

他現在需要的是什麽?那就是權勢!而能給他權勢的人,可不是他那個冷漠無情的太子爹李亨,而是當今聖上唐玄宗。而當今聖上最喜歡的人就是楊貴妃,所以楊貴妃喜歡的,他也一定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