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刺殺

刺殺

天道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荀子天論》

天寶十四年,安史之亂爆發。彼時,唐玄宗才正視那個很受他寵幸會跳胡旋舞的胡兒,居然有著這般狼子野心。想到之前楊國忠屢次諫言都被他當作‘爭寵’,卻也隻能感歎自己當真是歲數大的不如當年了。

安祿山自稱手中狼牙軍二十萬,且有傳言說有許多來自異域的高人相助,戰鬥力不容小覷,絕對不是雜兵泛泛之輩。

朝堂之上,唐玄宗怒極道:“哪位愛卿願領兵去平定安祿山這個反賊?”

群臣麵麵相覷,卻無一人走上前。

雖說,唐玄宗年間本是盛世,但唐玄宗晚年越發的昏庸,朝堂之上基本上都被楊國忠和高力士這宦官把持住。朝堂之上,卻也可以說是沒什麽太好用的,可以力挽狂瀾之名將。

正如前文說所,帝王最悲哀之事便是夢想勵精圖治,卻發現手中竟無可用之人。

此時,太子李亨上前一步道:“不如讓倓兒帶兵出征,平定叛賊。”

太子李亨心想他這個兒子不是一向喜歡出風頭嗎,如今這般好事兒落在他身上想來應該很開心才是。到時候若是戰死沙場也是他的福氣,當兒子的,本就是該為了他這個做老子的位置而付出生命!

唐玄宗可不知道李亨心中的算計,反而眼睛一亮,心想怎麽忘記了這個能幹的孫兒,連忙道:“如此,冊封建寧王李倓為元帥,天策府統領李承恩為副元帥,率領二十萬大軍立刻東征!”

此時不在早朝的李倓臨時受命,他卻是十分驚訝的,怎麽都沒想到居然這任務會落在自己的身上。他還本想著……罷了,既然得了這差事兒,同伴還是一向正直的李承恩,李倓想著自己無論如何,都得打贏這一次,守大唐一世平安。

他無法忘記陸遊七眼中那徹骨的恨意和寒意,戰爭總會有人犧牲,但假如可以,他真的不希望自己認識的人,死在這個戰場之上。

次日,李倓和李承恩率領二十萬大軍東下,可惜洛陽守關人數太少,且安祿山的狼牙軍凶猛彪悍,當李倓他們趕到之時,洛陽已經失守。

李倓和李承恩隻能於洛陽城外圍安寨紮營,而洛陽這麽快失守也迅速傳到了各大門派,各大門派大驚的同時卻也是真正意義上的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男人也好,女子也罷,浩氣也好,惡人也罷,均是摒棄前嫌保家衛國。

是夜,李倓悄悄離開營寨潛入洛陽城池,他的武功奇高,所以那些凶悍的狼牙兵並未發現他。

可狼牙兵們無法發現他,不代表其他人不會發現他。這不,眼前就有一個銀發的男子擋住了李倓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