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死亡

殺伐

接風宴之上,有黑衣人刺殺唐肅宗李亨失敗,從此刻的屍體之中找到了建寧鐵衛的令牌,種種證據指向李倓派人刺殺其父唐肅宗。

雖然這陷害的有些明顯,但李亨還是信了的,已下令捉拿李倓。

對此,李倓隻是神色平靜的說:“正所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既然皇上早就想讓本王背這個黑鍋,本王又能如何?”

李亨被李倓的淡定搞的有些慌,畢竟他這個兒子一向都是精明能幹的:“逆子!你是說朕冤枉你嗎!證據確鑿你還想抵賴?”

“嗬,兒臣本是不願相信那種種證據指控,如今卻不得不相信了。”說著,李倓從懷中拿出一遝信件隨手丟到了共同參與宴席的群臣手中,隨後道:“父皇,你與安祿山同謀殺死了先皇,代價是共享江山,證據確鑿,您還有什麽資格說本王是亂臣賊子!”

李亨沒想到會被李倓反咬一口,再加上李倓[用內力]帶給他的莫名的壓力,十分的驚恐:“胡說八道!那信件朕早就燒掉了!”

李倓笑了:“早就燒掉了,果然是不打自招!”

李亨也意識到自己的口誤:“你這個逆子,居然套朕的話!”

李倓冷笑:“兒臣看是皇上得意忘形了吧。”

其實李亨還真的就不是一個多麽有城府的人,最多就是一股子怨毒和狠勁。所以在唐玄宗和楊貴妃恩恩愛愛越發昏庸的時候,借著安祿山的力量殺死了唐玄宗,方才可以登基為帝。

而也就是因為這種本身沒什麽智商,再加上李倓使用了內力壓製,才會輕而易舉的被李倓給把話炸出來。

這下子,滿朝文武都知道李亨是夥同安祿山害死唐玄宗,就算他是太子,是名正言順的登基,群臣也不會樂得讓這樣的人做皇上的。

李亨,已失人心。

李亨自然知道此時情況對他很是不好,但他滿心滿意隻有殺死李倓的意願,他摔碎了手中的杯子:“來人,把這逆子給朕殺了!”

好嘛,當今聖上先是為了皇位夥同亂臣害死了自己的父親,現在又要害死自己那戰功累累的兒子,李亨顯然已經可以用喪心病狂來形容了。

李倓自然不會因為什麽孝道乖乖被抓,他的武功高強,製服幾個大內侍衛是很容易的。製服了那群侍衛之後,李倓手拿寶劍,冷聲道:“君要臣死,但這君是個昏君就另當別論了!兒臣……隻能做一次叛臣了!”

說著,李倓手中長劍飛出,直取李亨心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