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李複

李複

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此乃天意,不可違之。

而大唐這一次短暫的‘分’在李倓大刀闊斧的改革和政變,卻讓這本可能轉化為群雄割據的狀況改為一個‘合’字。

在冰心姑娘成功殺死了安祿山且安慶緒登基之後,拜月長老黑齒元佑和摘星長老蘇曼莎皆是被莫雨斬殺,最強的逐日長老令狐傷雖在與穆玄英莫雨二人決戰之時被一個疑似紅衣教主阿薩辛帶走,但卻也身受重傷沒個十年八年估計好不了了。

值得一說的是,那日決戰之後,所有惡人穀和浩氣盟的兄弟們就眼睜睜的傷痕累累的穆玄英一下子就撲進了莫雨的懷中,之後居然像個孩子一樣嚎啕大哭起來。也眼睜睜的看著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小瘋子手足無措的摟住了穆玄英,隨後釋然般笑著抱緊了穆玄英,然後……親吻了穆玄英的嘴唇。

隨後響起的就是謝淵那句喪心病狂的怒吼——莫雨!你給我放開玄英!

之後好像王遺風還吹笛子慶祝來著,總之氣氛那叫一個混亂!

安慶緒的左膀右臂均被惡人穀和浩氣盟練手殺的片甲不留,幾乎變成光杆司令的安慶緒在這等威脅之下逃離了安祿山曾定下的都城洛陽。這安慶緒也是氣數盡了,逃出之時路遇史思明軍隊,這孩子也不知道是被嚇傻了還是本就愚蠢,他以為自己會被史思明所接納,居然帶著士兵直接去和史思明的軍隊所會和,一看到安慶緒史思明可笑了,這可是送上門的大魚,就這樣安慶緒和其親信被史思明盡數斬殺一些識時務的就編入了史思明的軍隊之中。而後,史思明自立為王,不過這皇帝他也沒做多久,就被李承恩所帶領的天策府將士盡數斬殺,各地的狼牙餘孽也被玄甲蒼雲軍以及一些自發保家衛國的江湖人所誅滅。

曾攪的天下大亂的安史之亂,在李倓登基為帝後五年之內徹底平亂。

而李倓登基這五年之內,李倓可謂是勵精圖治,除了任性的遣散神策軍之外,沒有做出一件對朝廷不好的事情,就連遣散神策軍也是利弊各占一半。

正所謂亂世出梟雄,但亂世也出英才。

本來那些駐守各地的官員全部被李倓提拔換成新人,整個大唐都洋溢著一種戰鬥重建卻不低沉,反而欣欣向榮的氣息。

畢竟,有一個好皇帝,會讓人覺得戰後的複興是一件十分有幹勁的事情,就算……一些文人詬病當今聖上李倓是一個殺父的孽障。當然,這個他們也就隻敢在背後議論議論,公開議論皇帝的不是,那豈不是就是等死?。

是夜,李倓一個人在批改奏折,畢竟百廢待興的大唐可是有許許多多的事情要處理的,而最勞累的,就是他這個當皇帝的。

批了一會兒,感覺到了什麽的李倓突然對身邊那小太監道:“你先退下吧。”

“是。”那小太監奉命退下,而李倓也放下了手中的毛筆,看似自言自語般道:“既然來了,何不現身,莫不是怕被當作刺客抓起來?”

不一會兒,本來緊閉的房門被打開,李倓看到一個他無比熟悉卻多年未見的人走了進來——九天鬼謀李複。

再次見到李複當真是百感交集,他還記得當初李沁死了之後,他想讓李複助他複仇,可李複卻不願幫忙,反而讓李倓遵從李沁的遺願去輔佐李亨。當日他是如何做的來著?表麵上忍住了那種不該有的悲憤情緒,最後繼任了九天之一的位置。自古九天之人不得為王,而李倓如今卻稱帝,還利用當初在九天之時就培養下來的勢力坐穩了這個皇位。簡直可以說是九天裏的毒瘤,但卻誰也沒有辦法奈何他,誰讓他現在是民心所向的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