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節 第10章 劫煞變飛煞(1)

查文斌不送何老去火葬車,他隻要等在家裏完成最後送上山的儀式便可,折騰了這麽多天,他也累了,想去何老生前住的小屋裏眯一會兒。

卻聽見一會兒就有人來敲門,喊道:“查先生,查先生,你趕緊起來去看看吧。”

查文斌雙眼通紅,披著衣服便跟了過去,被人帶到了胡長子家。村裏有老人見他來了便推開那虛掩的一道門示意查文斌去看看。

隻見**有一人正在渾身抽搐,口吐白沫,嘴裏還在含糊不清地念叨著什麽。查文斌見狀立馬閃了進去,一把掐住胡長子的人中,喊道:“快,馬上去抓一把筷子來。”

胡長子的媳婦這會兒完全沒了主意,好在有幾個看熱鬧的是熱心腸,沒一會兒筷子便送到了。

查文斌把筷子往胡長子的嘴裏一橫,然後掐住人中的手指一放,胡長子便一口咬住了那把筷子死不鬆口,那股狠勁像是要咬斷它似的。

“都別圍在這兒了,裏麵的人都出去!”村長吼道。這王莊村長可對查文斌佩服得緊,當初王衛國一家多虧了他查文斌出麵。在他眼裏,查文斌就是他們王莊的大恩人。

轟走了圍觀的人群,村長便湊了過去問道:“那個查先生,他是剛從安徽那邊送信回來的,一到家就成了這副模樣,是不是被何老給衝了啊?”

查文斌翻開胡長子的眼皮仔細看了看,搖搖頭道:“不是,我給你們村裏看過,自從那件事後,咱們王莊這幾年都不會再死人了。何老並不算是王莊的人,雖然他年輕的時候也在王莊,但這些年吃的早已不是王莊的糧食,喝的也不是王莊的水,隻是在這裏發喪罷了,隻能算是落葉歸根。這根雖然歸到王莊了,但是葉子卻是在省城落下的。仙橋昨晚也過了,路我也送了,他的死是不會衝人的。”

“那他咋的?是羊癇風發作了嗎?”村長那叫一個急啊,這幾年王莊就沒太平過一陣子,不是這家倒黴就是那家出事的,他這個村長當得也不輕鬆。

查文斌本身是懂點醫術的,一般小毛病都能自己開中藥解決,他第一眼看也覺得是羊癇風,但翻開眼睛一瞅便知道不是這麽回事。

這屋裏還點著燈,正常人的眼球在燈光下會折射出一層光,哪怕是生了病的也會。但這胡長子的眼睛裏壓根沒有半點兒光彩,這是典型的中了邪才會有的征兆,人無魂則無光。

“魂丟了。”查文斌淡淡地說道。

“那可咋辦啊?查先生你可得救救他啊,這孩子命苦,從小就沒了爹娘,家裏的情況你也看見了,就這盞電燈泡是唯一的電器,婆娘又剛生了娃娃……”沒等村長訴完苦,查文斌便打斷了他的話說道:

“你放心,我有法子的,但現在弄不了,一會兒你派人去王家拿上三葷三素三水果三主食,外加三杯酒,用托盤托好了帶到這裏來。這活兒我白天幹不了,等把何老送上山了,晚上我會過來的。另外,你幫我把村裏的屠夫找來,一定讓他把殺豬用的尖刀帶上。”

村長急忙就喊了外麵一個小夥子,吩咐他去找人,沒一會兒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便來了,身上一股腥臭味兒撲麵而來。

屠夫在村裏也算不上是什麽有地位的人,那會兒農村家家都養豬,過年的時候村民便會去請這屠夫來殺豬,殺完了請他喝上一頓酒,然後再隨屠夫挑上一塊肉帶走作為報酬。因為殺豬是個體力活,又是髒活累活,所以幹這事的多半都是些粗人。

那屠夫往胡長子的房裏一鑽,然後嚷嚷道:“村長,你叫我?”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houyigedaoshi_2/1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