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劫煞變飛煞(3)

行至半山腰,有眼尖的村裏後生在這兒發現了那枚煙頭,四周地上散落著米糕的碎渣,查文斌歎了口氣道:“終究還是害在這點兒東西上,才會讓那娃娃瞅見了。”

因為這煙和糕點都是從王家拿的,上麵不免就會沾上點香燭味,在荒郊野外食用,最是容易招惹一些不幹淨的東西,它們會以為這是供品來著。

因為這山上常年少有人走動,所以前幾天胡長子走過的路,留下的痕跡還清晰可辨,加上黑子又一個勁地往前躥,他們要尋的方向倒也不算太難。

查文斌看著這些已經遮擋住光線的大樹,心想若沒個指引,在這林子裏還真容易走丟。黑子能見常人所不能見,也還是一條追蹤的好狗,這一路上多少還殘留著胡長子前些天留下的痕跡,它就帶著眾人在這片林子裏東突西竄。這些後生誰都沒有到過這裏,見到那些幾人都合抱不了的一棵棵大樹紛紛嘖嘖稱奇,興奮已經讓他們忘卻了這裏的古怪傳說。

“汪汪汪”,黑子朝著不遠處的一片林子裏開始狂吠起來,查文斌知道這是它發現了什麽。一揮手,那七八個後生呼啦一下往裏麵一衝,接著就有人喊道:“自行車!”

胡長子那輛嶄新的二八大杠此時就在眼前,車子的把手上麵還係著用布袋子紮好的糕點,有膽大點的後生已經把車子給扶了起來。

再往前沒走幾步,黑子便停了下來,開始發出低沉的嘶鳴。這是它的警報,隻有在有危險的時候它才會這樣,查文斌做了停止前進的動作,示意卓雄和橫肉臉兩人先進去看看。待他們二人撥開那些蔓藤樹幹的一看,好家夥,這一眼都數不清有多少個墳包包分散在這一塊不大的地方,地上還七零八落地散落著一些棺材板和壇壇罐罐,那一看就是盛放骨灰用的,敢情這是到了一亂葬崗。

卓雄小心翼翼地退了出來,跟查文斌說了裏麵的情況,然後其他人就都跟著進去了。查文斌看著那麽多墳,皺著眉頭說道:“先找到那個娃娃的墳要緊。”

這些個墳墓上雖然有的有墓碑,但是上麵的字跡因為歲月的侵蝕和風吹雨打早就分辨不清了:有的則就是光禿禿一個墳包;更有的僅僅是露天的薄皮棺材一副,腐爛地隻剩下很小一部分。那些原本來看熱鬧的後生,一個個也都失去了剛來時的興奮勁,真到了亂葬崗,那種肅殺的感覺是能帶走一切的。這就好比平日裏我們討論太平間裏如何如何是沒有感覺的,甚至還會開些玩笑,等把他們送進了那個地方,然後把門一關,我想任何人都不會再笑出聲來,因為這個世上沒有比直接麵對死亡還要殘酷的事情。

卓雄2到底是個偵察兵,他很快便發現了那個被胡長子撞倒的墓碑,因為那上麵的苔蘚被人動過。查文斌也不敢確定這就是那個娃娃的墓,但終究他和那娃娃是有過一次照麵的,所以他決定卜卦問問了。

因為時間緊迫,查文斌也就用了最簡單的方法:六爻卦。

取出幾枚銅錢,連扔了幾次,得出了一個異卦相疊,五陰在下,一陽在上。查文斌不想自己竟然得了個中下卦,心裏頭頓時有些不舒服,瞅著那墓碑一時半會兒也不知該如何下手。

卓雄見這一卦過後查文斌就沒聲了,便問道:“卦象不好?”

“不怎麽好。”查文斌說道,“這卦是個陰盛陽衰的圖,我帶了這麽多後生,竟然隻占了一分陽,可想而知這地方真有點不怎麽好來。這卦也叫‘剝卦’,陰盛而陽孤,高山附於地。這卦象說的是鵲遇天晚宿林中,不知林內先有鷹啊,看來這是知道我們要來挖他的墳的,隻要我們動手,就八成會出問題,不過這卦原本是警告君子提防小人,但我們不是小人,這種害人性命的也定當不會是君子。所以,我就用這一分陽來賭他的五分陰!”

卓雄聽完,一把奪過身邊一後生手中的鐵鍬躍到那墳包上大喊一聲:“把這地下的害人精給拉出來瞅瞅,讓他知道咱王莊的人也不是那麽好欺負的!”說完,就一鍬結結實實地砸在了墓碑上,頓時那塊長條麻石就斷成了兩截。

這就和上戰場的道理一樣,隻要有人帶頭打響了第一槍,後麵的戰友們就會跟著上,在某些困難的時候,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

那群後生頓時來了精神,一時間黃土紛飛,那個小墳包沒一會兒就被鏟平了,根本用不著橫肉臉這樣的人肉挖土機動手,就有人喊道:“挖到棺材了!”

查文斌走近一看,一口黑色棺材的一角已經露出了地麵,尚且看不出其他。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houyigedaoshi_2/1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