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節 第25章 昆侖玉虛(2)

他把雪放在鍋裏融開,煮了薑茶,這裏的水永遠都達不到一百攝氏度。挨個喂了一點之後,體質好點的人才逐漸緩過神來。含高熱量的食物機械地在嘴裏嚼著,沒有人能嚼出味道來,但是都知道不得不吃下去,因為隻要不吃,就保管見不到明天的太陽,在這裏不要過多地寄希望於戰友,能靠的隻能是自己。

恢複了好一陣子,卓雄和超子還有老刀拖著麻木的身體硬是在雪地裏挖了幾個睡坑,這種有點類似於陝西窯洞的簡易住所是目前最好的禦寒之所,他們把帳篷設立在裏麵,這一晚沒有人站崗,因為誰都沒有力氣了,裹著睡袋呼呼大睡。

除了老王的情況比較糟糕外,其他人隻是身體虛弱。給老王服了藥,又打了針,查文斌又特地把老王安排睡在人群中間,這樣可以暖和一點點。他也忘記了那兩個呼嚕王的鼾聲,或許人在極度累的時候,連地震來了都會不想去管。

夜裏,老刀在夢中聽到了一種“嘶嘶”的聲音,極像是塑料袋被剪刀劃開的聲音。可能是他太累了,一向警覺的他聽到了這種聲音,身體居然沒有條件反射般地站立,隻有腦子裏那句:別管了,睡吧。

片刻之後,“啊”的一聲慘叫響遍了整個山穀。

這一叫,所有人都醒了。叫聲是從老刀那個帳篷裏發出的,查文斌和超子匆匆趕了過去。

“怎麽回事?”查文斌問道。

“死了。”老刀麵無表情地說道,他看著這個唯一還活著的兄弟也離開了自己,心頭已經開始失去那些鋒芒。他可以允許自己的戰友被炸成碎片,但是接受不了這種接二連三莫名其妙的死亡方式。

查文斌低下身子,想去查看一番,卻被剛進門的卓雄喝道:“別碰那玩意兒,是屍蠶!”說著,人們發現他握著的匕首上正挑著一隻火腿腸大小的屍蠶,雖然被刀尖紮著,可是還沒完全死去,身體依舊在微微地扭動。

“剛在門口發現的,這東西正打算往你們帳篷裏鑽,這東西的原產地就是人跡罕至的雪域高原,可能我們的味道吸引了它們,成了獵物。”

除了哲羅和老刀,其他人可是領教過這東西的厲害。當初在蘄封山,要不是三足蟾以克星的姿態橫空出世,他們或許早已經成了這東西的點心了。如今到了真正的原產地,見到這玩意兒,說心裏不怵,那是假的。

查文斌說道:“老刀,你走開點。這種蟲子奇毒無比,一口就能讓人斃命,看來我們已經進了它們的老窩,得想點措施才能睡了。超子,這屍蠶可能還在人身上,你跟卓雄處理的時候小心一點。”

“放心吧。”超子蹲下來查看了一番之後,果然在睡袋靠腳的那一麵發現了一個被咬破的小洞,“是從這裏進去的,對不住了兄弟,可能要動動你了。”說完,他示意老刀和查文斌出去之後,和卓雄拉著睡袋靠腳的那一頭,猛地往上一抬,再向後一扯,整個睡袋就從那具已經發黑的屍體上扯了下來。與此同時,一隻白乎乎、軟綿綿的蟲子掉到了地上,正弓著身子再次往自己的獵物身上爬去。

“嗖!”超子手中的匕首被他奮力擲出,準確無誤地擊中了那隻屍蠶的七寸。它被牢牢地釘在地上,掙紮了一小會兒便停止了。

超子對卓雄說道:“瞎子,再去找找看他身上還有沒有別的蟲子,別給漏了。”

很快,屍體上厚厚的禦寒服被匕首輕輕劃開,雖然他們也不想這位戰友死後還得不到體麵,但這純屬無奈之舉,一條屍蠶的毒性足可以毀掉整個隊伍。

好在他們沒有發現新的屍蠶,被咬的傷口在小腿上,已經掉了指甲蓋那麽大一塊肉了。他們給屍體穿好衣服,重新裝進睡袋,拉上拉鏈抬到了門口。

外麵的查文斌正在用硫黃把整個營區外麵細細地圍成了一個圈。他解釋道:“這個能遮住氣味,還能防蟲,以後晚上睡覺還是要人輪著看守,放鬆不得,這屍體……”查文斌又看著老刀問道:“怎麽處理,還是你來決定吧。”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houyigedaoshi_2/2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