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節 第27章 暗算(1)

老刀就這麽去了,沒有人知道他在井中看見的是什麽,也沒有人相信倒栽蔥進了這口井裏他還能活著出來。超子非常後悔自己非要去拉那根鏈子,事實上所有人都在後悔。

這支由組織提供的援軍至此已經全軍覆沒了,沒有人懷疑他們的能力,就單兵素質而言,這五個人恐怕都能淩駕在超子之上,可這就是命,死的就是那些強者,活著的人們則需要懷著一開始來的目的繼續尋找。

古井邊,查文斌手裏撒著大把的紙錢,他也隻能用這種方式來送別了。月光下,紛亂的元寶隨著山風飄飄****,也不知道有多少最後是真的能落到老刀的袋裏。

“一路走好,老刀,到了那一頭替我跟你那些兄弟賠個不是。要不是因為我,你們也不會到這個地方來白白送了性命。”其他人也有些說不出來的悲傷,這一趟算是最為波折的一趟,一開始就充滿了死亡。

“過了今晚,明天我們就上對麵那座主峰。”查文斌說完,便鑽進了帳篷裏。

今晚沒了老刀,站崗的人就落到他們自己頭上了。卓雄負責下半夜的崗哨,他也在想著老刀,這個人一看就是經曆過炮火的洗禮,生與死的邊界走過來的人還有什麽是看不開的呢?他也想不明白,仰天歎了口氣,天空中那輪明月在山峰的正上頭。

“好圓的月亮啊!”卓雄感歎道。

他有點想家了,可是卻沒有家可以想,他是一個不知道家在哪裏的人,是一個孤兒。在地上鼓搗了半天,卓雄幹脆躺在了草地上,這周邊有溫泉,地上暖和得很,就那樣用手枕著自己的後腦勺看著高原的夜空。

一小時後,他再次把頭偏向了主峰,這時卓雄猛地發現了一個極為驚人的事實,這個月亮還停在山峰的正上頭,也就是說在過去的一小時內,月亮並沒有移動過。

看了看手上的腕表,現在已經是淩晨一點了,他決定再等等看,於是就盯著那月亮一動不動地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除了偶爾有幾朵雲穿過,那輪金黃色的明月似乎根本就沒有動的興趣,隻是懶洋洋地照著那座主峰的山頂,把潔白的月光灑在它的身上。

卓雄趕緊鑽進了查文斌的帳篷裏,把他搖醒道:“文斌哥,你快出來看看,這兒的月亮有些不對勁。”

查文斌這些天也有點累了,便問道:“怎麽不對勁了?”

“那月亮沒動過,一直停在那兒沒動過,我雖不懂天文,但也知道月亮和太陽一樣都是有起有落的,怎麽會一直停在那兒不動?”

“瞎子啊,大半夜的,你吵吵啥啊,讓你放哨,沒讓你進來吵吵。”超子翻了個身,有些不滿地說道。

“行,我出去看看。”查文斌從睡袋裏鑽了出來,抬頭看了看,嘟囔道,“被你這麽一說,好像還真有點兒不對勁。剛才老刀跳井的時候那月亮就在那兒,怎麽現在還在,對了,今天是什麽日子啊?月亮這麽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