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節 第28章 暗算(2)

解釋,怎麽解釋?月亮一直掛在那兒,隻是天要亮了,它比夜裏要顯得稍稍暗淡一些罷了。

一排人,除了守夜的卓雄被查文斌強行安排進去多睡一會兒,其他的都坐在草地上看著這永遠不能用常理來解釋的現象。

眾所周知,月亮繞著地球轉,地球繞著太陽轉,地球同時還在公轉。正是因為有了這些,所以每天才會有日升日落,有四季分明,有白天黑夜,月亮才會有陰晴圓缺。這是古人便已經知道的道理,是自然賦予的不可逆的規律,如今這個規律就這樣被打破了。

查文斌在等,他在等日出,他想看看這月亮到底是從哪裏落下去的。

老王說,這可能是因為某種角度的關係,帶來的視覺差異,比如位置和光線,他認為大自然給人帶來的震撼總是那麽多。

但是查文斌卻否認了這個推斷,他說今天是農曆二十幾的日子,這裏卻如同十五一般,月亮是那樣圓,即使是視覺的問題讓人產生了月亮沒有在移動的錯覺,但是這月亮即使有也隻能是一輪月牙罷了,哪裏會來滿月?

這個一時難解的問題,似乎在一段時間後,就給出了一個更加讓人難以置信的回答。

大約是在一小時之後,月亮的輪廓開始逐漸變得有些模糊。因為一直盯著看,所以查文斌和老王都覺察到了,這就好比從黃色開始變成了淡黃色,然後開始成為了白色的變換。與此同時,它的背後有一個更大的東西開始出現了,光照也越來越強,以至於到最後,後麵那個東西完全取代了月亮,陽光開始灑到了每一座山峰,也開始讓他們的眼睛有些不適應,太陽居然是以這樣一種方式出現的!

“文斌,是我眼花了嗎?”老王有些愕然地問道。

查文斌也完全蒙了:“如果你花眼了,我想我們可能都眼花了,確實很不可思議。”

何止是不可以思議啊,在今天看到這個景象之前,他們和所有人一樣都是看著太陽東升西落,從這個山頭起來,到那個山頭落下,如今一切都被顛覆了。

別說以前了,就是昨天,在他們還沒登上這山頂之前,查文斌還親眼看見太陽在西邊落下了,現在一切都變了,太陽在這裏竟然是以這樣一種方式出現的,它所在的位置就是月亮懸掛的位置,昆侖主峰的絕頂!

“有一個辦法。”查文斌轉頭看向超子,“現在隻需要派一個人下到山的那一麵,也就是我們昨天上來的那條路上,剛過雲層的位置等著,看看太陽會不會從我們站著的這個山岡運動到那邊落下。”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論證辦法,如果超子看見了太陽從山岡升起,並且按照平時的模樣落山,那就證明極有可能真的是某種視覺帶來的錯誤。如果超子沒有看見太陽,那就證明它真的是一直沒有動,當然還有第三種說法:“如果你看見了它在動,但是我們看見它沒動,還剩下另外兩種可能,一種就是這裏根本有兩個太陽或者月亮,一個會動但是我們看不見,我們能看見的隻是那個不會動的;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這裏和封淵一樣,是由幻覺或者根本是一個不屬於人間的地方,就像老刀之前曾經說的,這裏用航拍都拍不出照片,在地圖上是不存在的!”

“不存在的?”超子問道。

“不存在的,本來據說昆侖就有一座地獄之門,是通向無邊地獄的,如果這個傳說也是真的,那麽我想我們八成已經進來了。很有可能在經過那幾個柱子的時候,就已經到了。不過超子,我已經沒有時間讓你去論證了,看樣子有人恐怕先動手了,咱們得馬上上山!”查文斌立刻把卓雄叫醒,收拾了地上的東西,然後準備朝著對麵的主峰進發。

如果昨晚是大山搞的鬼,那麽他經過一夜的行程,起碼這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對麵的半山腰了,所以他們已經落後了將近六小時,人多意味著距離被拉長的可能性更大。

這就需要他們一下再一上,雖然往裏邊走,沒有雲霧,也沒有積雪,溫度還控製在一個讓人舒服的狀況,這就意味著他們已經走在火鍋的裏麵了,四周的山壁裏可都是滾滾的岩漿,天曉得這些脆弱的山體何時會崩裂,因為老王已經發現了越來越多之前有岩漿流過形成的火山石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houyigedaoshi_2/2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