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節 第39章 冥婚序曲(2)

這刺頭反正沒事幹,拉了幾個村裏的小痞子一起蹲在後頭山上看熱鬧,麵前放著的是剛從廚房裏順出來的大魚大肉和東倒西歪的酒瓶子,這種白喪事,讓他來出力那是不可能的,他倒是盯上了那套用來陪葬的首飾,用他們的話說,這叫明器。雖然小蝶這套東西算不上有多值錢,但換幾頓酒那還是沒問題的,加上這又是兩個無後的孤墳,自己不下手,那不是便宜了別人?

所以,他就在這山上盯著祠堂裏頭,生怕那點東西沒了去向。要說這人該碰上吧,那就真的能碰上什麽。

查文斌忙好之際,這刺頭的身後不知從哪裏冒出來一隻黃麂來,就是那天我阿爸打了無數槍都沒響的那隻。

這刺頭一夥兒也知道這東西可是個好東西,皮子值錢,肉又好吃,可是手裏沒有刀子也沒有槍的,就靠空手抓?

刺頭也不知是怎樣想的,順手就從地上拾起一塊板磚大小的石頭朝那麂子丟過去了,這真是巧了,一石頭不偏不倚,剛好砸到那比鬼還精的麂子頭上,當即腦漿崩裂,一命嗚呼。

這可把刺頭給樂壞了,馬上招呼那幾個小痞子扛著那隻麂子哼哧哧地回了家。

且不說有多少人知道這隻麂子是挺邪門的,但凡刺頭那種人他也的確是什麽都不怕的,可是膽子大並不能意味著什麽,該找上門的還是會找上門。

果不其然的是,當晚這群痞子就把這隻肥壯的獵物扒皮煮肉了,一番胡吹海飲之後,大哥都認不得二哥了。

第二天,村子裏就到處流傳著刺頭死了的消息。

次日早晨,本是查文斌去替陳放入土作準備的時間,可是還未等查文斌到,就看見祠堂前麵早就圍了裏外幾層人。乍一眼看過去,好家夥,半拉村子的人都在這兒了。

大山和超子推開擁擠的人群,大家見是查文斌來了,也都自覺地讓出一條路來。才踏進大門,查文斌就覺得這是真心不妙。

原本昨晚上,這祠堂裏走的最後一位可是查文斌,他是記得把大門緊閉著的。再說了,就這麽個地方又在辦這種事,他還真沒想過有人會半夜裏闖進來。

誰呢?那位刺頭唄,刺頭的老娘現在正趴在地上哭爹喊娘的,那股子勁,恨不得是要衝上去掀掉棺材板,嘴裏一直不停地喊著讓陳放和小蝶還她兒子的命來。

這是怎麽回事呢?

幾個嚇白了臉的小痞子此時正在一旁的草垛子邊打著哆嗦,雙手也捂住臉,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在旁人的提醒下,超子率先進了西廂那屋子,房梁之上有一根繩套,套上還懸著一人,這人便是刺頭。

超子默默退了出來,把裏麵的情況匯報給了查文斌,查文斌也是眉頭大皺啊。這小蝶含冤而死成鬼不假,但是昨天冥婚已配,就是有天大的煞氣那也早該隨著昨晚那炷香遠去了啊。再者,小蝶本就是個弱女子,氣勢並不是置人死地之輩,他覺得此事定有蹊蹺。

先是讓村裏人把那刺頭已經僵硬的屍體搬了下來,刺頭他老娘說什麽都不肯把死屍拉回家,說是命丟在這兒的,一定得讓這裏的人給個說法。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houyigedaoshi_2/3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