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魑魅(1)

三人上到二層墓道,又得重新等那九宮八卦複原位,三人又耽誤了會兒才重新爬出那個出口。

“外麵的空氣真好。”這是超子探出腦袋後說的第一句話,緊接著他那永遠處於興奮狀態的男高音響起,“老王,大塊頭,我們出來啦!”

最後的“啦”字在空****的地下空間裏來回飄**。要擱以前,老王那招牌式的笑聲就該響起了,可今兒倒好,沒半點兒動靜。超子趕緊把頭往下一探:好家夥,老王正躺在一片已經幹涸的血跡中,那大半個臉都是紅的。

超子急忙朝著洞裏喊了聲:“老王出事了!”說完就抓住登山索刺溜一下便到了底,抱起老王一探。此時,老王的鼻孔裏隻有出的氣兒沒有進的氣兒,這麽一大攤血,就是精壯青年也差不多得報銷了。

本來老王那頭皮貼在地上,血已經凝固,超子這麽一抱,那後腦勺一個大窟窿立馬又露了出來,鮮血汩汩地往外冒著。

超子趕緊把自己外套一把脫了下來給捂上。查文斌匆匆從那已經破得不成樣的八卦袋裏掏出個香爐來,抓了把香灰就往老王那傷口上一捂,再從已經破爛不堪的道袍上撕了些布條子給他纏上,道:“超子,趕緊給他打強心劑,然後得快點兒出去了。”

基本的醫療措施做完,查文斌這才發現少了一個人:橫肉臉不知道去哪兒了!

因為害怕他也出事,查文斌叮囑超子看好老王,便喊了卓雄四下去尋。這個地方空間本來就不大,查文斌連吼帶喊,一圈下來,連個人影都沒看著。等他倆再次回到起點一看,超子的背後正站著一個背影高大的男子,他的手上高高舉起一塊鵝卵石,正欲朝著超子的後腦勺拍去。

“大塊頭!”查文斌急了。一聲喊叫過後,超子聽到便轉過臉來,看到一塊飯盆大小的青色石頭“呼呼”地朝著自己襲來,一時間竟也蒙了。

說時遲,那時快,隻聽見“砰”的一聲槍響,橫肉臉的手臂隨即爆起一朵血花。殺傷力巨大的沙鷹幾乎要廢掉他整條手臂,大石頭也隨之“撲通”一聲跌到地上。

超子眼疾手快,放下老王,接著一個標準的擒拿手就扣住了橫肉臉的手腕,以他在軍隊裏的經曆,這一手下去,橫肉臉必定拿下。可沒想到橫肉臉卻把他那銅壺般大小的腦袋朝超子頭上狠狠撞去,“咚”的一聲後,超子便搖搖晃晃地倒在了地上。

“你瘋了嗎?再動我真的要開槍了!”卓雄吼道——他是從那個地方來的,是爺爺身邊最親的人,那麽也就是自己最親的人,所以剛才那一槍,他並未真的往要害處打。

橫肉臉背對著他們,2發出一陣咯咯的笑聲,那笑聲讓人頭皮都要發麻了。霍然,他轉過身來,那條垂著的手臂上,一縷鮮血正在滴滴答答地流向地麵,他彎腰撿起一塊大石頭,麵無表情地朝著查文斌他們慢慢走來。

雙方相隔不過十來米,這種距離,以橫肉臉的衝擊力,也就是一眨眼便能殺到跟前,但卓雄手上的槍絕對有把握在他動手前先響起。

“卓雄,別亂動,他不是大塊頭兄弟,大塊頭兄弟的眼神不是這個樣,這是一雙要殺人的眼。”查文斌發現橫肉臉那原本清澈通透的眼睛此時露出一道凶光,若他真的是這樣的人,那一日也絕對不可能堵住那個招魂幡,所以查文斌想這小子八成是中招了。

“那怎麽辦?要說打,就算超子在,我們三個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對手。”卓雄深知橫肉臉的蠻力,那絕對不是他們幾個的身軀能夠扛得住的。當日就連那望月一木都吃不住他的一擊,自己不開槍又有幾成把握?

“被附體了,等會兒你想個辦法引開他,他的速度沒你快,身手也沒你敏捷,拖住他一會兒應該沒問題,我來想想辦法。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傷到他的人。”查文斌快速地在卓雄耳邊交代了一番,然後迅速閃到了一邊。

橫肉臉見查文斌要逃,一個加速便要去追,卓雄抬手便朝他腳邊的地上打了一槍,火星四濺,然後扭頭便跑。這一招果然有用,橫肉臉像是被激怒了,剛才卓雄那一槍已經讓他受了傷,這一下更是把他當作了自己首要的追擊目標。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houyigedaoshi_2/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