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節 第48章 別回頭(3)

“走吧,別看了,一副臭皮囊而已,沒有魂魄的軀殼也就沒有任何意義,即使這個軀殼也曾經是我的肉身。這就好比,超子,你們考古的時候打開的某個墓地,那個墓地的主人就是曾經你在輪回的過程中死去的某一世,隻是你不知道罷了。雖然這話聽起來有些拗口,更加可以說是有些荒唐,因為前世的東西本就該屬於過去,不是現在,也更加不應該帶到將來,何苦又要苦苦糾纏。”說完,查文斌又抬起頭來,向著遠處的黑暗之中作了個揖道:“朋友,既然你帶查某到此地,讓我見到了這一切。那麽我也想告訴朋友一聲,我查文斌隻是查文斌,也隻是一個小道士,不管眼前這位跟你有什麽過節,那也應該隨著他的離去而煙消雲散,若一定要糾纏,我也不會逃避。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但願咱們後會有期!”

抬著昏迷的大山,一行人往著前方不遠處的黑暗裏大步走去。待他們的身影逐漸消失在燃燒的銅盆之後,這盆裏的火也隨即燃盡,化作幾縷青煙互相纏繞著往高處升起。

“咯噔”一聲,那早已坐化不知千年的人有了一絲變化,原本平視著前方的頭顱突然往下一低。片刻過後,這具不知已經保存多少年的屍體終於徹底坍塌,隻剩下那層淡綠色的薄紗輕輕覆蓋在地上,留下的也許是一段未知的故事,也許是一段永遠不會被開啟的秘密。

生死經曆過後,會是什麽呢?

答案是重生!

一扇圓形巨門上麵刻畫的滿是熊熊燃燒的火焰,將這麵門渲染成了一座火山口。一隻羽毛十分華麗的鳥兒從這些火焰裏騰空而出,展翅似乎要騰空而起,鳥頭所對的方向為東麵。在這圓盤的東麵,又隱約畫著一片大海,那海上又有一座小山,在山之巔,一棵有九根枝丫的大樹拔地而起,那樹叫扶桑……

“鳳凰涅槃重生,我相信出了這道門,各位的人生或許會有一點點改變。”查文斌不停地掐著手指,各種口訣和算法在腦海中飛速運轉,他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如果說人的命運一開始是由天書所定,即人各有命,然後便按照這命理走完一生。但如果過了這生死門,相當於脫胎換骨了一遍,那人的命格是否會有重寫的可能?

如果答案是有這種可能性,那麽這將是人間第一次發現可以改變天命的辦法,查文斌豈能不激動?

“按照你的說法,那這兒真的是陰曹地府,世上真有輪回這一說?”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從小接受社會主義無神論教育的超子,雖然也見過那麽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鬼魂之類的。但是他從骨子裏對這些玄學也隻是停留在查文斌的法事層麵,從未想過這世上真的有那麽一些世人口口相傳的真實地方。

“這裏也不是地府,而是按照地府的樣式,擺的一個陣法。古人通過對風水和地理的掌握,采用一些特殊的方位,放置一些特殊的東西,便會建造出一個類似的環境。這就好比房屋的大門,雖說朝哪裏開,並不影響房屋本身的使用,但是卻能影響主人家的命理,這就是玄學的奧妙之處。命這玩意兒,說起來很虛無縹緲,信則有,不信則無,冥冥之中有些事都是注定的。”說到這兒,查文斌不免想起了自己的遭遇,如果說一開始注定了他的命理就是天煞孤星,那麽這回出去,是否能夠把命理推倒重來,他有些期待,並不是他害怕自己一直遭受厄運,道士多半都得不到上天的眷顧,而是他害怕自己身邊的人因為自己再受到更多的傷害。

不知怎的,查文斌摸著胸口的太陽輪,這次他很難感受到胸口傳來的那一絲暖意,太陽輪就像是重新變成了一塊冰冷的青銅器物,這一路,它再也沒有展現出任何神奇之處。而交予他這塊器物的人,在把他帶到此處之後,一同消失了,隻是他知道,那人絕不是老刀。

巨型圓門,隻稍作用力,便被推開,本以為就憑這門的身板,開門得花上一些氣力,像如今看似簡單的事辦成了,卻讓幾人心裏有些不安,可能真的是人在緊張的環境裏待久了的原因。

出了這門,沒一會兒,便看見不遠處有一亮光,順著走,這才發現這出口的地方著實有些隱蔽,竟然位於這座不高的小山峰穀底一片看似開闊的雜草叢中,四周堆滿了從山澗裏被遊客肆意丟棄的垃圾。

終於呼吸到了第一口新鮮空氣,此時已然是上午時分,都快日上三竿了。他們幾人在這彎曲的洞內足足待了大半天,眼下最急的便是處理大山,他的事兒拖不得。

幾人趕緊從那出口一身狼狽地竄出來,不想身後卻傳來“轟隆”一聲巨響,莫說那山上的遊客覺得是發了地震,就連酆都城的百姓們都以為是來了天災,紛紛擁上街頭。

一時間,遊客的呼叫聲、孩子的大哭聲響成一片,婦女們慌張地提著菜籃子或是酒瓶子,男人們拋下手中的麻將,將那城裏擠得滿滿當當,好不混亂。山上的遊客哪裏還敢再待,爭先恐後地朝著山下跑,險些造成踩踏事故。隻有查文斌他們知道,後麵那個洞口已經徹底被堵死,恐怕再想了解這座山裏真正的秘密是要比登天還難了。

他們幾人混在遊客中間,抬著大山。有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這個昏迷的壯漢是在剛才的搖晃裏受了傷,不免關心起來,但聞到查文斌身上的惡臭又個個捂著鼻子跑開。幾人也顧不得那麽多,一路小跑紮進旅店,狂灌了幾口水後,查文斌又洗了個澡。

大山被平放在那**,查文斌讓兩人出去守著門,在他出來之前,任何人不得進入這座房間。道士在施法的時候,是不能被打擾的,一來,這施法恐怕會招致一些髒東西出來,怕害了別人;二來,如果道士在請神,那又怕會擾了真神。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houyigedaoshi_2/4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