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節 第52章 活紙人(1)

一個人嘴裏嚷著要去死的時候,很可能是真的做好了死亡的準備,可是在他真的跨入了死亡的世界之後,他會發現,活著是一件多麽美妙的事情。

阿發的老婆,是決計不想死的,這種撒潑的手段,在中國廣大的各個角落裏無時無刻不在上演,可最終選擇死亡的恐怕是鳳毛麟角了,隻是這一次,查文斌小小地成全了她。

查文斌並不是一個強大到可以肆意剝奪一個人生命的主宰者。即使可以,他也隻會救人、度人,決計不會殺人。所以,阿發家人的擔心顯然是多餘的。

人的魂魄在丟了之後,命硬的可以撐上兩個月,饒是普通人,熬上個三五天也問題不大。丟完魂,對人最大的傷害不過是身體,待魂歸位,魄才能正常地運轉。查文斌懂中醫,開幾副方子調理幾日,問題便不大了。所以這種借魂的事情隻能是讓阿發最親的人來代替了,換作旁人,恐也不會答應。

這是介於死亡和睡眠之間的假死,若是仔細去分辨,阿發的婆娘還是有細微的呼吸的,她的各個髒器也在正常地運轉,隻是剛好能夠維持一個生命體征的基本活動。說白了,就是一植物人。

此刻,那婆娘的魂已然存與查文斌的辟邪鈴中。不要懷疑他有這樣的能力,現如今一本《如意冊》研究過後,說不上自己能夠直達地府,但他真想在無形之中取人性命不過是小菜一碟。

自古,殺人最多的往往不是那些馳騁沙場的將軍;自古,真能做到讓人絕後的往往也不是那一道滿門抄斬的聖旨。強如諸葛亮、劉伯溫這樣的風水大師,哪一個手上沾染的鮮血不比關羽、張飛、徐達、常遇春要多,而且是多很多。隻需在你家門前放上一塊石頭,或許這戶人家在一周之內就會全部死於非命。

道,若是被邪人用去,便是一把真正殺人不見血的利刃。隻是現如今,能夠拿起這把刀的人寥寥無幾。查文斌便是其中之一,可是他是好人。

查文斌淡淡地說道:“抬進去,人沒事,隻是想要救她男人,就得她親自幫忙。”不再理會那些驚愕的人,他的時間現在非常寶貴,立刻鑽進了那輛車裏。隨著超子一腳油門悍然踩下,普桑“轟”的一聲,留下的隻是一個華麗的尾燈。

“爺爺,我看見嬸嬸在那車裏。”說話的是阿發大哥的小孫女,今年不過四歲,她看見她的嬸嬸,也就是阿發的婆娘坐在那車的後麵,衝著自己莞爾一笑。

“小孩子,別亂說話!”正不知所措地看著躺在地上的弟媳,阿發的大哥有些茫然。

“我真的看到了……”小女孩似乎不死心,其實她隻是想對大人證明她沒有說謊!

“啪!”一個栗暴敲在了小女孩的頭上,孩子瞬間大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