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節 第53章 活紙人(2)

說著幾人打開手電,大山抱著那紙人,有些別扭,走在最後。查文斌剛想踏腳,後麵的卓雄摸著下巴說道:“等等,這裏麵有人已經來過了。”

查文斌不明白他是何意,卓雄舉起射燈,照著那地上厚厚一層蝙蝠糞,一串人的鞋印清晰可見。

這是一個讓他們感覺到有點恐懼的畫麵:“腳尖是朝外麵的,這家夥似乎是從裏麵走出來的!”

看那腳步,明顯隻有一個人,並且這個人已經被確定是阿發。

瘸子走路,一腳輕,一腳重,所以兩個腳印就會呈現出一個深一個淺。

超子看了一眼外麵的懸崖,這高度,這刀切麵一般的平麵直角,就是被譽為軍中之魂的“軍刀”特種部隊成員也絕對無法徒手爬上來。

“有點不對勁,你們仔細看,這腳印還是有點問題的。”

“什麽問題?”查文斌問道。

卓雄蹲下來仔細看了那腳印,用手指著腳尖的部位說道:“這腳印,腳後跟的深度明顯要高於腳尖,正常的人走路,腳尖作為最後離地的部分,是會高於腳後跟的。所以……”

“所以,這個阿發,是倒著走進去的!”超子被他這麽一說,也發現了這個問題。

接下來另外一個發現馬上證實了這個猜測。阿發是右腳瘸的,但是這地上的印記,又分明是右邊要深於左邊。試想一個腿瘸的人,是怎麽能夠在這個黑暗陌生的複雜環境裏倒著往裏走呢?正常人,是絕對做不到的,因為人的後腦勺是不可能長著眼睛的。

查文斌說道:“中了邪的人,其實是不需要眼睛的,因為他的身體已經被另外一個人控製,那個人就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也已經看不到任何東西,大腦是空白的。大多數中邪的人醒來後,你去問他,他都會想不起那一段記憶。我倒是有點奇怪,他是怎麽爬上來的。”

“先別管了,我們先進去捉鬼?”在超子的眼裏,這類孤魂野鬼不過是查文斌的一道開胃點心,昨天讓他給跑了,純屬僥幸罷了。

那腳底是厚厚的蝙蝠糞,踩上一腳,那個滑和黏糊,讓人打心眼裏覺得不舒服。也不知這些畜生占了這個洞有幾千年,腳下踩的糞便用超子的話說,那可都是文物了。

如果按照一般的墓室設計,這兒便是墓道。很顯然,這個懸棺墓和普通的懸棺不是一碼事,普通的懸棺一般棺材就近掛在洞穴外頭,進深一般不會超過兩三米,即不讓棺材淋到雨便可以了。一則,開鑿山體是一項大工程,在沒有炸藥的古代,要想從花崗岩上掏出這麽一個洞來幾乎是天方夜譚。

大自然的巧妙就在於,最不容易被流水侵蝕的花崗岩內部居然有一個中空,這個中空恰好被人利用了起來,看起來這裏就是一處天然的墓道。

以一座大山做墓,這氣勢,可不是普通人能搞得出來的。

往裏麵順著腳印走了不到十來米,腳下忽地傳來一陣“嘎嘣、嘎嘣”的聲音。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houyigedaoshi_2/5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