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滅差(1)

紙人的臉本來就是慘白的,那模樣絕對算不上好看。小鎮手工出品的東西,絕對就是恐怖片裏的絕佳道具。這會兒那張臉不知是因為緊顫的墨鬥線,還是因為別的原因,已經扭曲到了一個變形的程度,那種表情,可以理解為痛苦到極致之後的掙紮。

查文斌倒也不急,時不時地撥弄一下那墨鬥線,那紙人的痛苦表情便多了幾分,此時阿發婆娘的魂魄已安然被收進辟邪鈴,正在受罪的那位主想必是沒安好心才中的套。

要讓一個被困的孤魂野鬼瞬間被滅,對於手持茅山天師大印的查文斌而言,不過是舉手之勞。但是自從修了那《如意冊》之後,他腦海裏更多的則是“德”這個層次的思考。要知道茅山派向來是以除鬼出名的,對於這類不該存於世間的髒東西,都是采取一個“殺”字。如今,他的心境已然和之前不同了,那股遺傳自茅山門派的殺戮之心已經逐漸消失。

但這妖孽確有害人之心,不然那阿發又怎會不明不白地被弄進這個洞。查文斌拔出七星劍,指著那紙人喝道:“孽畜,不好好去轉世輪回,留戀這人間也就罷了,還偏偏要去謀人性命,今天不除你,祖師爺都會怪我!”

他揮劍作勢就要向那紙人斬去,鋒利的劍刃要劃破這宣紙所做的紙人,真的太簡單了。

那紙人微微一顫,接著這洞裏便刮了一陣小風,風不大,隻能讓人微微眯起眼睛。這風是從山洞裏頭刮出來的,也許是那紙人太輕,就像風箏一般被吹起,又驟然飄落於地麵。

紙人的整個身體支架主要是靠裏麵的幾根細竹篾搭成的,就像過去自己用竹子給燈籠紮骨架那般。說這玩意兒脆弱吧,也確實結實不到哪裏去,但也沒那麽不堪一擊,輕輕被吹到地麵上就會折斷。可當那紙人落地的時候,大家卻分明又聽到了幾聲清脆的竹篾斷裂聲。

斷的位置很蹊蹺,是在那膝蓋的地方,這紙人現在的姿勢就是人用手擺都未必能擺得起來,這是一個跪姿!麵朝查文斌,雙膝跪地,臉上也是一副向人討饒的樣子。這其中的過程,要是說出去,怕是誰都不會信,一個紙人竟然真的向活人下跪了!

查文斌的劍自然也收住了,冷冷說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你既然知道錯了,我也不會就此打飛你這冤魂。但是我也不會放你出去繼續害人,你本就不該留在這世上,我便做一次好事,送你一程,讓你早日輪回,脫胎做人,也比你在這兒做個孤魂野鬼的要強。”

說罷,查文斌朝著超子招招手,示意他過來。

超度這碼事,對於道士而言,是一項基本功。講究的無非是替死者減輕2生前的罪孽,為其多積點陰德,去了陰司好謀一個不錯的來世。其實這當中,最講究的是要替人在那黃泉路上照亮一點,好讓他走得輕鬆,不必多受那些過去的痛苦糾纏。

生前惡事做多了,進了地府一樣會有審判。就算你生前是一個萬人之上的君主,死後一樣得接受判官的清算,這就是人們常說的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至於怎麽去清洗罪孽,一個是靠道家幾千年流傳下來的經文,還有一個則是靠道士的一點小手段。這個小手段,便是去賄賂那個來帶亡魂的陰差。陰差雖然官職小,但是他卻是那陰間裏做事最多的主,把他伺候好了,亡魂也會少受一點兒罪。都說小鬼難纏嘛,所以在開始超度之時準備的那些供品和香燭元寶,都是給這陰差享用的。

超子的兜裏還有兩個土雞蛋,是早上從阿發家的雞窩裏掏出來的,偷偷煮完了之後準備路上當點心的,查文斌看在眼裏卻並未點破。

超子手裏提著那墨鬥盒,見那紙人跪著,心裏的底氣那叫一個足,嘿嘿笑道:“啥事啊?是不是收拾這紙人?文斌哥,不用你出手,我一把火就能燒了這雜碎。”

這話說完,那紙人不自覺地輕輕一抖,生怕這位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哥們兒就會把自己當火把給點嘍。

查文斌看著他那樣,笑道:“把你那兩個蛋拿出來。”

超子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口袋,裝作什麽都不知道的樣子,喊道:“什麽蛋?哪裏有蛋啊,我怎麽沒看見。”這倒不是他不舍得,其實兩個雞蛋沒什麽,主要是他怕查文斌罵他去偷人家東西。男人嘛,頭可斷,血可流,就是麵子不能丟。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houyigedaoshi_2/5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