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節 第6章 魑魅(3)

應龍,爺爺說過,這是家族的標誌。我到底是誰?他們又是誰?和我有什麽關係?一時間,無數的問題湧上卓雄的心頭。他就像一個迷失的孩子,不知道自己從哪裏來,又該去向何處。

他不是橫肉臉,他比他的感情要豐富,他渴望知道這一切,他看著那個男人的胸口就如同看見了自己的親人,不知不覺中他的手開始觸向那塊冰凍。

“別碰!”查文斌突然大吼一聲,這個冰凍著的人他也見過,他不想讓卓雄再為自己的過去分心了,誰也不知道那會意味著什麽。但是這會兒,查文斌分明看見了卓雄的臉龐已經開始扭曲了,那是一種令人感到恐懼的扭曲。

但是卓雄的手還是伸了過去,眼看就要摸到了。情急之下,查文斌一把搶過別在超子腰間的手槍,朝著井裏“砰”的一聲就扣動了扳機,剛好打在卓雄對麵的冰層上。

“啪”的一聲,這威力巨大的子彈呼嘯著砸向透明的冰層,發出了劇烈的碰撞,可讓擁有極高軍事素養的超子目瞪口呆的是,子彈僅僅是在冰凍上留下了一個白點而已,甚至都沒有產生一絲裂紋。

卓雄被這一擊立馬拉回了現實,反彈回來的子彈幾乎是貼著他的大腿呼嘯而過,他愕然地抬頭看了一眼上麵,立刻大罵道:“超子,你個王八蛋是打算要把我打死嗎?”

超子從查文斌手中拿過手槍,關上保險笑道:“哈哈,沒想到啊,文斌哥,你還會使槍,這槍打得不錯,打得可真有水準。瞎子,快上來吧,就等你一個人了,磨磨嘰嘰幹嗎呢?”

“我……”卓雄一時語塞,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腦袋莫名其妙地就瞬間短路了,但是那人胸口紅彤彤的印記在刺著他的雙眼,“這裏有個人有塊紋身和我一樣,我……”

查文斌勸道:“先上來再說,我們得快點把老王送出去,等他醒了,這裏的事情你再問問他,或許他會有答案,因為他是唯一認識花白胡子,也就是你爺爺的人。”

卓雄再看了一眼那人,順著繩子幾下便到了頂。

這雪山裏可比不了那洞裏,溫度低得很。這下山的路該有多難走他們是知道的,但是老王的情況已經容不得他們再作停留,能早一刻趕出去便是最好。

卓雄和超子一起做了個簡易擔架。五個人便趁著還有太陽,抬著這號重傷員開始下山。這雪地裏一個腳步一個坑的,走起來談何容易,夜裏的溫度更加低了,這讓老王的呼吸開始變得微弱。橫肉臉脫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給他蓋上,這個漢子在冰天雪地的夜裏隻剩下一件單薄的衛衣。

終於,在後半夜裏,他們下了通天峰,看到路邊已經被積雪覆蓋的汽車,他們看到了一絲希望。

沒有休息,超子立刻驅車奔出大山,但窄小的山路和厚厚的積雪讓這輛四驅越野也顯得力不從心。車裏的暖氣開始讓他們的身體有了變化,柔軟了的皮膚有了疼痛感,關節處更像是斷了一般,大家都很想睡,可是卻沒有人能睡得著。

衛星電話的那一頭給超子指示了他們將要去的路線,一個北方小城,那兒正在緊急調派最好的醫生。

當老王被推進手術室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癱坐到了地上,看著彼此破爛不堪的衣服,不知是該笑還是該哭。

據說那一晚有一群全國最好的腦外科醫生被各種渠道緊急安排到了那個小城。查文斌他們幾個也得到了最好的醫療待遇,但是他們卻被分別安排到了單獨的病房裏,各自身上的行囊均被一群麵無表情的黑衣男子拿走。據後來超子說,那群人看樣子就是行家,不排除都是受過訓練的特種兵。

這種躺在病房裏、門外有人看守的百般無聊的生活持續了整整半個月。沒有人回答他們任何問題,隻是定時會有人來檢查和送食物,可以說他們是被暫時軟禁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houyigedaoshi_2/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