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汗仍在一滴滴的滲,沒有一刻的停止。

舒小柔害怕的縮在了牆角裏。

蔣澤龍近在咫尺的將雙手搭在她的肩上,封死了她的所有退路。

舒小柔畏懼的抬眸看著他。

在閃若星辰的眸中似乎又看到絲絲隱藏在暗處的嗜血瘋狂。

“澤龍,你聽我說……”舒小柔的聲音都開始抖震了。

我在聽,蔣澤龍將目光冷冷的鎖在舒小柔的臉上,一瞬也不瞬。

“我……我們沒有……”舒小柔猛然的找不到措詞。

“沒有什麽……”蔣澤龍緊緊的盯著她,十分可惡的問道。

“沒有你說的那樣……”

“哦,沒有我說的那樣。那你們是怎麽樣了,說來聽聽,他碰你了?碰你哪裏了?”

“我……”舒小柔的冷汗汵汵,心中的慌亂更甚了。

“他吻過你?”

“我……”

“說。”蔣澤龍的聲音變得猙獰,舒小柔的嚇得膽都快要破了。

“沒有。”舒小柔十分自然的,鬼使神差的撒慌。

“哦,沒有。”蔣澤龍的聲音似乎是變得溫柔,嘴角扯出了一抹好看的笑意:“那他撫摸過你了嗎?”

“沒有。”舒小柔更是一陣的頭皮發麻,這個賤男人,問的都是些什麽話?

“哦,也沒有,真的很好,我的寶貝真是很乖。”蔣澤龍的笑意似乎更盛,“那他身上的氣味從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