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未經人事,可是毫無前戲的就被蔣澤龍給貫穿了,這跟生生撕裂有什麽不同,那是利箭穿心般的痛啊!

他居然還嫌棄她的腿張得不夠大,這麽用力的掰著,大概就是嫌她下麵幹幹的。

可是她現在痛得要死,那裏都痛,嬌嫩的玉臀似乎都被分開兩邊了,哪裏還會有痕跡啊?

而蔣澤龍更像隻瘋狂的野獸一般在她的脖子與鎖骨附近粗魯的啃著,直痛得莫雪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隻是幾個回合的功夫,莫雪萍就支撐不住的徹底暈過去了。

這個時候,蔣澤龍那**的種子還沒噴 射,神智卻已經清醒了許多,他忽然猛的從莫雪萍體內抽離出來,一下子就下了床,開了床頭燈。

難怪感覺味道差那麽多?原來不是舒小柔,這就難怪體力這麽差勁了。

可是這莫雪萍是怎麽冒出來的?還跟他……

蔣澤龍皺了下眉頭,頭痛欲裂的在腦裏閃過一些片斷。

糟了,不妙,他的小柔現在豈不是?

蔣澤龍一個激靈彈跳起身,用力的扯開還拽緊了他後背的莫雪萍。

十分厭惡的將她推開,這應該死的女人,什麽時候爬上了他的床,她跟那該死的杜臨楓一定有鉤結,居然連他也敢算計?

蔣澤龍十分憤怒,快捷的穿了衣服,有些緊張的衝了出房門。

該死的,她的丫頭不會是被那姓杜的給吃幹抹淨了吧!

蔣澤龍此時身上的怒火比身上的欲望都相差無幾了,他在焦急中看了看他出來的那間貴賓房的門。

門牌號可不是他貴賓房卡上的那個號碼啊,估計是莫雪萍貴賓房卡的房間了。

而舒小柔可是他帶來了參加這晚宴的,而且又是未婚夫妻,他們兩人拿的是一樣的貴賓房卡。

可是現在這種情形,舒小柔會在哪個房間?蔣澤龍越發的焦急起來。

沉吟了一下,要麽是她的房間,要麽是杜臨風的房間,他們貴賓卡上的那個房間是361,可那杜臨楓是在哪個房間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