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星雲的至尊酒樓在H的市中心,那邊是H的最為繁華地帶,治安也較其他地方好很多,而且至尊酒樓和其他夜魔堂口經營的酒樓不一樣,這裏基本上沒有安排什麽人在看場,是一家正常營業的酒樓,卓星雲在開這家酒樓的時候也曾吩咐過,這裏不許任何人在此從事非法活動,所以進入這家酒樓後每個人的心情都是大好,好似從未有過的輕鬆一般。

卓星雲帶著眾人來到一間較為特別的房間,坐下後,通天樹興奮的看著四周,興奮道:“大哥,好熟悉的感覺啊!仔細算算,我都有大半年沒有跟你在這裏吃過飯了,還真有點懷念啊!”

就連一直冷若冰霜的乜冰都一改往日麵孔,開心道:“是啊!我們好久沒這樣聚一下了,要是大姐她們都在就好了,我們就又可以像以前一樣開開心心的在一起了。”

燕南靖似有幾分驚訝,對乜冰道:“我還從來沒聽你說過這麽多話呢!看來你們大家對這個地方有著濃厚的感情啊!”

若是往日,乜冰肯定又是一副冷冷的麵孔回應燕南靖了,可這次居然點點頭道:“你們也許還不知道,這個房間是星雲哥哥特地留給我們在一起聚餐的時候用的,平時不管什麽人來,出多高的價錢,這個都不會給他用,所以這個房間裏隻有我們的回憶。”

蕭憶雪笑嗬嗬道:“看樣子你們有過許多美好的時光呀!”

乜冰笑著點點頭,可突然卻又有些傷感起來,許久才對蕭憶雪道:“我們的美好時光是跟著玉笛姐姐之後才開始有的,瀟湘雨,昔霧,舞靈霜還有我,我們都是孤兒院的孤兒,從小便沒人疼沒人愛也沒人管,直到有天我們遇見了玉笛姐姐,她帶著我們離開了那個黑暗的地方,加入了夜魔,雖然我們並不喜歡這樣的組織,可我們和玉笛姐姐一樣,我們都受到了虹姐的特別照顧,她開始手把手訓練我們,教我們認識世間人們的各類醜態,並告訴我們,隻有學好了本事才是王道,否則這個社會是容不下你的,你的對手更加不會放過你,於是我們從十幾歲就開始接受各類任務,我都不記得我們有多少次流血的時候了,可我卻清晰的記得,我們沒有流淚的時刻,因為我們沒有機會,也許就在我們流淚的時候,我們對手的刀已經刺進了我們的心髒,我們除了越來越強之外別無選擇。”

卓星雲聽後也是感慨萬千,道:“沒辦法,當你一出生的那天,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決定好了,隻是看你是不是願意依從這條路,當然,我是不會依從的。”

聽到這些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燕南靖和蕭憶雪才明白,難怪南宮玉笛手下的雨霧冰霜各個都是厲害角色,身懷絕技,而且性格也是各有千秋,原來她們也是受過百千苦難才擁有今天的地位,二人心裏都掠過一陣漣漪。

通天樹也是一臉黯然,歎氣道:“哎!這就是生活啊!誰有事沒事願意去砍誰幾刀啊!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沒辦法啊!算了,不說這個了,我通天樹剛才都進了一回閻王殿了,可閻王說我個頭太高,長的難看,沒房間可以給

我開,所以又把我給趕出來了,哈哈!”

卓星雲笑道:“你這話不像在損自己,倒像在罵燕兄弟啊!他可是跟你一塊進去的呢!他又是為什麽被趕出來的呢?”

眾人一笑,通天樹亦是滿臉尷尬,道:“不是,不是,我可不是那個意思,大哥有意陷害我,哈哈!燕兄弟一進去啊!閻羅殿門口守著兩具妖豔的骷髏正在化妝,見了他一表人才,氣宇軒昂,灑脫不凡,急的連那守門的差事都不願幹了,拚命去追著要抱住燕兄弟,連那骷髏頭上僅剩的幾顆門牙也跑的掉在了地上,燕兄弟見了那陣勢,一嚇,就給蹦回來了,哈哈!”

眾人又是一陣大笑,誇耀起通天樹真是絕了。

就在大夥歡笑不止時,傳來了一陣敲門聲,通天樹一陣嘴饞,邊笑嗬嗬的道:“總算可以吃東西咯!哈哈!我的五髒廟早就開始跟我抗議了。”邊起身開門。

“星雲哥哥,你要的吃的好咯!”一個令燕南靖和蕭憶雪都驚了一下的聲音過後,站在門口的幻影和坐在門口正對麵的燕南靖二人的眼神碰撞在了一起。

幻影的臉色立馬從歡笑變成了陰沉,卓星雲見狀,忙接過她手中的菜,笑道:“來,小丫頭,愣著幹什麽,進來坐下啊!”

一旁的乜冰見幻影遲遲不肯動,就是盯著對麵的燕南靖和蕭憶雪,知道有些不對勁,忙起身拉著幻影道:“怎麽,跟我乜冰一起吃個飯也不願意嗎?”

幻影勉強一笑,對乜冰道:“怎麽會呢!隻是我不知道這裏還有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