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南靖回來僅僅用了短短一夜時間,便粉碎了本來占盡優勢的水宮火門大聯盟的侵襲,使得天下會在J市的地位更加穩固,可在這樣的大好時機下,燕南靖並沒有趁機擴展版圖,進攻水宮,火門,一統J市,而隻是固守著自己搶占青龍會的那些地盤,緩緩發展,而水宮火門則趁機恢複元氣,蓄勢待發,天下會中,屬葉翔,慕容冰等人最為精幹,自然知道時局不利幫會發展,可偏偏自己當日和燕南靖有過賭約在先,而且自己已輸,就不得再勸燕南靖出手攻占夜魔會的地盤,一時間,天下會發展停滯不前,反而被損失慘重的水宮和火門牽製,二者有夜魔作後盾,雖之前被警察重創,可立馬便以驚人的速度恢複元氣,重整旗鼓,發展迅速。

一個星期已經過去,由於當日向卓星雲等人保證過,絕不輕易與夜魔為敵,固守自己與他們之前的情義,所以燕南靖每天隻是陪著蕭憶雪遊山玩水,並不理會幫內事物,也不過問水宮火門的事情,早出晚歸,麵容清閑,不亦樂乎,唯獨蕭憶雪知他日有所思,心中藏有陰影,隻是不願表露。

這天,燕南靖和蕭憶雪正在廚房內忙活著,葉翔,慕容冰二人來到,似有急事。

二人停下手中的事物,忙出去詢問起事情原由。

具葉翔說,夜魔由於救不出烈焰,於是便派了另外的人過來掌管水宮和火門兩大幫派,當說到對方名字時,葉翔顯得有些吞吞吐吐。

燕南靖知道自己最擔心的事情就要發生了,臉色一正,問道:“來的人是不是南宮玉笛她們?”

蕭憶雪一聽,也是臉色大變,雖然期盼與她們見麵,可此刻在J市碰麵除了兵戎相見又能有什麽好事,葉翔輕輕搖頭,道:“其實靖哥隻猜對一半,來的人雖然不是南宮玉笛,卻也是你們所熟知的人,那便是雨霧冰霜之一的乜冰,還有地獄火。”

燕南靖正自奇怪,低聲言語道:“怎麽夜魔會隻派乜冰一人過來,而沒有派南宮玉笛她們來呢!”

慕容冰在一旁擔心不已,道:“乜冰來對我們反倒是好事,不過,若是加上一個地獄火,那可就不是什麽好事了,烈焰剛剛出事,誰都知道跟我們天下會有關,地獄火是他的父親,絕對會想法設法替他兒子報仇,那我們天下會可就有苦日子要過了。”

燕南靖麵色卻又從容起來,因為自己早就料到會有這麽一天,看了看蕭憶雪,又對二人道:“你們放心,雖然我說過,不與夜魔為敵,不過,我也會保證天下會的強盛,踏上無上強者之路。”

二人聽燕南靖這麽說,心裏都是一陣安慰,葉翔知道眼下時機大好,忍不住道:“靖哥,你這麽想我們就放心了,不過,眼下趁乜冰,地獄火剛來,還不算穩定的時候,便是我們天下會的大好時機,我們正好可以出其不意,若是等他們收拾好那邊的殘局,逐漸強盛起來,那我們••••••”

“你不用多說,”燕南靖揮手阻止道:“若是想對付他們,在烈焰出事的時候我就動手了,那才是真正的天賜良機,隻因我答應過友人,不會與夜魔為敵,所以才未動手,現在時機已過,多說無益,我始終不會與夜魔動手的,你們就死了

這條心吧!”

葉翔和慕容冰對視一眼,長歎一口氣,無奈的低下頭。

燕南靖接著道:“我們其實不一定非與夜魔動手才能強盛起來,夜魔始終是塊難啃的骨頭,與之相比,東北三省的雙葉門反而容易對付,而且他們與夜魔有世仇,夜魔絕對會隔山觀虎鬥,等到我們兩敗俱傷他們再出手,而那時,我早已布好局••••••”他說話的聲音漸漸小去,無限深邃。

葉翔和慕容冰都是眼前一亮,原來燕南靖早已想好退路,放心下來。

葉翔沉思片刻,點頭道:“雙葉門我也有所耳聞,他們雖然人馬眾多,各個爭強好鬥,名震江湖,不過自與夜魔一場大戰後便少有作為,估計是蜀門無將,想那洪老大就是再老謀深算,恐怕憑他一個人的力量也撐不起整個雙葉門,所以對付雙葉門我覺得可行。”

慕容冰點點頭,卻又有些不確定,憂慮道:“我們現在若是去與雙葉門火拚,那J市這邊就等於要直接舍棄了,這樣不比跟夜魔交手費事啊!”

一直沒有說話的蕭憶雪知道燕南靖其實就是在避讓與夜魔的交鋒,解圍道:“南靖做事情總有他自己的原則,不然你們也不會選擇他,對吧!嗬嗬!既然決定去對付雙葉門,我們就開始籌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