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匪頭目見衝過來的劫匪已死,不會給自己留下什麽把柄在警方手裏,得意的開車離去,臨走前還不忘狠狠瞪了一眼燕南靖,燕南靖在那一瞬間,死死記住了那個眼神,那個令他終身難忘的眼神。

燕南靖和蕭憶雪緩緩起身,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仿佛這一切都隻是夢,哪吒的笑臉一直回**在他們腦海裏,與哪吒結識之初,他永遠一副小霸王的模樣,後來變得那般乖巧,是他們在J市遇到對他們最好的人••••••“哪吒哥,哪吒哥,你撐住,救護車馬上就到了,哪吒哥,你答應過小胖會陪小胖吃早飯的啊!你不能言而無信•••••••”小胖從車空下麵爬了出來,不停搖晃著哪吒,喊叫著哪吒,聲音逐漸沙啞起來。

燕南靖從小到大身邊都不曾有過親人或是朋友突然離開自己,直到Y市大戰中遇到跟自己非親非故的楊照的死,給他帶來過不小影響,然而這次麵對的是一個整天跟在自己身後叫自己師父,叫憶雪師娘,為了救他們而不顧生死的人,他卻心中一片空白,沒有眼淚,沒有哀痛的表情,甚至他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事,不知道哪吒背後中的那幾槍到底意味著什麽。

蕭憶雪靜靜的陪在燕南靖身邊,沒有一絲哭喊的聲音,也沒有安慰的話語,有的隻是掛在臉上遲遲不肯掉落的冰冷淚珠。

救護車,警車此時相繼趕到,救人的救人,取證的取證,哪吒終究還是被抬上了車,他的臉上仍舊掛著一絲微笑,讓人覺得他隻是睡著了,而且還在做著甜美的夢,小胖在送哪吒上車之前,向四周看了看,可是卻沒有看見燕南靖和蕭憶雪,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裏,會幹什麽。

從街尾走到街頭,兩個人麵無表情,沒有說一句話,然而思緒卻飛速旋轉著,特別是燕南靖,他想起自己以前說過的話,若是自己沒有無上強大的力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根本是無稽之談,對手的勢力勝過自己就不會放過自己,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置你於死地,好像這個已經成為了他們人生中最重要的使命,這就是江湖,冰冷的江湖,容不下仁慈,和諧,隻有當自己擁有無上強大的力量後,才能改變這一切,至少,讓這個世界看起來可以不是那麽不堪入目。

燕南靖停止了腳步,緩緩抬起頭,看著蕭憶雪,道:“憶雪,我說不出話來,我好難受,我••••••”

蕭憶雪沒有讓他繼續說下去,點頭道:“不用說了,我明白,明白你所想的一切,我會陪在你身邊支持你的。”

燕南靖感覺很是欣慰,因為至少還有蕭憶雪陪在自己身邊,他突然猛的抬起頭,目光發亮,很清晰的說了三個字:青龍會。

蕭憶雪抬頭看了看他,道:“我們還要不要找四叔和太平那些人幫忙?”

燕南靖冷笑一聲,道:“其實我早就猜到,四叔之所以把我們安排在這所學校,就是想用這裏複雜的環境迫使我們繼續走回以前的路,*我們幫他做事,調查以一切他想

知道的,隻是我一直不想說而已,而太平是夜魔會的人,也不是什麽可以信賴的人,所以現在隻能靠我們自己。”

蕭憶雪似乎並沒有什麽驚訝之色,道:“其實我也猜到了,不過四叔的工作就是那些,也沒必要怪他,那麽我們什麽時候可以,可以替哪吒報仇?”蕭憶雪的聲音顯的有些沙啞。

燕南靖深吸一口,好似想把所有的怨氣一下發泄出來,直到憋在胸口許久,道:“很快。”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來到萬盛街街頭,一個手裏不停玩弄著那柄白色小刀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他們身後。

“舞靈霜?你怎麽會在這裏?”蕭憶雪問不經意間看見的舞靈霜道。

舞靈霜見二人神色不太對勁,強笑一聲道:“哦!因為聽說這裏發生了劫案,而且有一男一女的功夫好手與他們打鬥過,我擔心是你們,所以趕來看看,沒想到在這遇上你們了,對了,你們,好像有點不開心呀!發生什麽事了?”

燕南靖實在不願回想起剛才的事情,將頭輕輕移向一邊,蕭憶雪也沉靜許久,終於還是道:“哪吒為了救我們,被劫匪••••••”

舞靈霜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似乎很是擔心哪吒的安慰,緊張的追問著已說不出話的蕭憶雪道:“他,他怎麽了?雪姐姐,你快告訴我,他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