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棟高樓,四處都是防衛人員在四處流竄,一個身材高挑火辣的女人隨意的穿了一身嘻哈裝,跟著身旁的男人走了進去,隻見他們的臉色都不是很好,但那男人卻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嘴角勾起了一絲輕笑,示意女人安心。

“楓,老師會同意我們的請辭嗎?”白夕歌的臉上閃過一絲的愁容,那是永遠不會出現在他們臉上的表情,他們是暗殺者,一般隻有死了才能請辭,但是這一次他們真的不想再幹下去了!

同一批訓練的成員,死了就剩下他們了,他們不想再坐以待斃下去,他們不想死,他們隻想平靜的生活下去!

“夕歌,老師曾經說過,如果有一天我們不想做了,會同意我們的請辭的!”藍楓揉了揉白夕歌的頭發,牽著她的手大步敲了敲門,在聽到那聲請進之後,兩個人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跨步推開門大步的走了進去。

隻見一張辦公桌前坐著一個等待他們的人,正是他們的老師蕭炎明,這個教會他們所有也是帶他們走上了這條賭命的路的人!

“老師……”

“夕歌,楓,你們兩個來得正好!正好我們這邊收到了上級的安排,這個人不太好對付,想來也隻有你們可以接受這個任務了!!”

說著蕭炎明遞過自己手中的資料給白夕歌和藍楓,兩個人麵色微變,但還是訕訕的接過了那份資料,大致的瀏覽了一遍,白夕歌的麵色恢複了以往的冰冷,沉聲問道:“這顆毒梟現在非拔不可?可是為什麽不先找到他的證據之後直接逮捕?”

“袁昊天這個老毒梟太狡猾,讓我們許多的兄弟都吃了苦頭,沒有人能找到他的罪證!就算我們在那邊已經安插了人,可都跟我們失去了聯絡……”

蕭炎明的臉色一沉,再次抬頭的時候眼裏麵帶著一絲的不舍,深吸了一口氣,才開口說道:“這個任務其實我不太想給你們,畢竟太危險了!可是上級有上級的安排,除了你們多年的配合與靈敏程度,我相信你們能夠勝任……”

“老師,既然你相信我和夕歌可以勝任,那我們便接了這個任務!”藍楓當然知道蕭炎明對他和白夕歌都如同親兒女一般,但是目前來說如果不是情非得已,蕭炎明也不會把這麽重的任務交給他們不是嗎?

白夕歌聽到藍楓應下了這個任務,麵色一僵,猶豫了片刻才緩緩道出:“老師,其實我們這次來還有別的事情找您。”

蕭炎明抬頭看向白夕歌,雖說白夕歌是女孩子,做任何事情都比較要強,外表給人一種十分冷漠的樣子,有很淡然,可內心卻是一個十足的善良的孩子,隻是缺乏安全感罷了!

“嗯?你說?”如今白夕歌說有別的事情找他,他自是願意去傾聽。

“老師,我們想要脫離暗殺組織,過上正常人的生活。”這些年不是訓練便是殺人,沒有一天是她想要過的生活,如今她想要過上自己選擇的生活,而不局限於殺人。

蕭炎明的眼裏浮現出來的沒有驚訝,隻有淡然,隻見他的嘴角微揚,略微的點了點頭,說道:“也好,既然你們有這個想法,老師自是不會拒絕。隻是這個任務……”

“這個任務我們保證順利完成!”

白夕歌咧嘴一笑,想來是她二十幾年內心深處最開心的一次了,藍楓見狀嘴角微微上揚,下意識的握住了她的手,緊了幾分。

一家炫色的酒吧,音樂震耳欲聾,所有人都high翻了天。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