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看著桌上的東西微微皺眉,怎麽說君辰逸也是王爺,宮中的人也太不把他當回事了吧,天天白粥小菜,薛翎櫻吃的都有些提不起胃口了,真不知這是不是宣王的有心虐待。

看見薛翎櫻皺著眉頭,君辰逸倒是笑了,“怎麽?沒食欲?”

“你天天對著這些有胃口?”薛翎櫻皺著眉頭,看了一眼桌上的食物,“是不是宣王虐待你啊。”

“嗬嗬。”君辰逸笑著坐在了桌邊,拉了薛翎櫻跟著坐了下來,“不是,是皇上的安排。”

“皇上?你們關係不是不錯麽?他怎麽會在吃食上虐待你。”薛翎櫻皺著眉頭,有些不相信。

“白粥有什麽不好,至少一眼就能看出裏麵放了什麽,有心想要加什麽,也是一眼就能看出來,不好麽?”君辰逸端起白玉碗,看著碗中的粥,笑著說道。

“你到想的開。”薛翎櫻白了他一眼,既然人家已經這麽說了,自己也不好再說什麽,隻能跟著他端起了白粥。

“王爺。”一道低低的聲音傳來,打斷了正準備吃飯的薛翎櫻。

一道人影出現在桌邊,看了眼薛翎櫻,卻不說話了。

薛翎櫻明白,這是找君辰逸的,顯然自己在這,讓這個人不好說話,“唉,我去吹吹冷風。”說著站起了起來,手卻被君辰逸拉住了。

“不用。”君辰逸微微一笑,伸手輕輕一帶,薛翎櫻便失了中心,轉瞬間便坐在了君辰逸的腿上。

“喂,你的傷。”被君辰逸摟在懷中,薛翎櫻有些不敢動,怕自己掙紮碰到了他的傷口。

“這樣多好。”君辰逸微笑著看著薛翎櫻,“平時像個張牙舞爪的豹子,現在安靜的坐著,多好。”

薛翎櫻手不敢動,眼睛卻瞪了他一眼,“人家等著你說話呢。”

“博彥,你說吧,對她沒什麽不能說的。”君辰逸淡淡的說道,眼神卻沒有離開薛翎櫻。

“是。”被君辰逸叫做博彥的男人看了眼薛翎櫻,低頭說道,“咱們東城的藥店新進的貨被人取走了。”

薛翎櫻有些納悶,一批貨被人取走了,這種小事還要冒險躲過宮中護衛來通知君辰逸嗎?可是見君辰逸聽到他的話,神情明顯有些嚴肅,攬著自己腰的手也微微收緊了些許。

“知道了,看來時間差不多了。”君辰逸眉頭微微一皺,“你退下吧。”一道身影便消失在屋角,雖然見過好幾次,但薛翎櫻還是沒弄明白他們是怎麽做到的,來去無聲她知道,無非也就是輕功了得,可是這一下子消失在眼前,還真是不知道怎麽做到的。

看見薛翎櫻走神,君辰逸眼角閃過一絲玩味,唇角微微上揚,輕輕的貼在了薛翎櫻的耳邊,“想什麽呢?”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0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