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君辰逸,薛翎櫻的心也放下了,雖然情況糟糕了點,但至少人還在。

看清楚來人,君辰逸一愣,但隨即又恢複了平靜,嘴角微微上揚,掛上了讓薛翎櫻熟悉的笑意,“你......咳咳......”話到嘴邊,還未開口先咳嗽開來。

薛翎櫻靜靜的看著君辰逸,卻見他越咳越厲害,連臉上都帶著不正常的紅暈,薛翎櫻皺著眉頭慌忙上前,扶起君辰逸,讓他能舒服的靠在自己懷中。

這個時候,薛翎櫻才發現,君辰逸瘦了,兩個月的時間,他瘦的隻剩下了骨頭,白色的內衣斜斜的掛在肩頭,皮包著骨頭的身子已經撐不起衣服。

“怎麽回事?”薛翎櫻眼眶微紅,心中的酸楚慢慢的溢開。

“沒什麽。”君辰逸輕聲說道,帶著似有似無的笑意。

“還說沒什麽,宮中不給你飯吃麽?”薛翎櫻皺著眉頭,任由眼中的淚水流出。

蹬蹬蹬,輕輕的敲門的聲響起,薛翎櫻的眉頭皺的更緊了,左右看看,房間空****的,似乎沒有她藏身的地方。

君辰逸帶著笑意,看著薛翎櫻,明白了她的意思,顯然她進宮並不是通過正規渠道的,君辰逸輕抬手指,指了指身旁的被子,薛翎櫻明白了,他讓她藏在被子中,心中雖然別扭,但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薛翎櫻也不是扭捏的人,轉身上床,鑽進了**的被子裏。

“進來,咳咳......”君辰逸咳嗽不停,讓身邊的薛翎櫻很是擔心,自己離開的時候,君辰逸明明已經好了,連身上的傷口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怎麽才兩個月,他就變成這般模樣。

“王爺,奴婢來給王爺送湯藥。”一個女聲傳來,薛翎櫻心中知道,是宮中的宮女。

“放那吧。”君辰逸輕聲說道,並不是他不想大聲,是他一開口便咳個不停。

“宣王爺交代過,讓奴婢看著王爺飲下。”宮女的聲音平靜而冰冷。

薛翎櫻的心緊緊的揪著,宣王,有又宣王,看來君辰逸這幅身子和宣王是脫不了幹係的,那湯藥是做什麽的?一定要當著人麵飲下,看來問題就出在那碗湯藥上,那麽君辰逸知不知道?他不會真的飲下了吧。

“嗬嗬,我的皇兄果然是關心我啊,這是第幾副了?”君辰逸冷笑道,薛翎櫻在他身邊能感覺到他的身子在微微的顫抖,他在極力的克製住自己的情緒。

“奴婢不知。”宮女冷冷的回答。

“你走吧。”君辰逸淡淡的說,身子往後靠了靠,忍不住又咳了幾聲。

“怎麽?皇弟今天不想喝藥?”一道低沉的男聲傳來,薛翎櫻聽出,正是宣王君辰崖,沒想到他會過來。

“嗬嗬,皇兄似乎很著急呢?”君辰逸輕咳一聲,卻又極力的控製住,帶著冷峻的笑意看著進來的人。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0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