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來了又走了,並沒有多做停留,但是君辰崖卻沒有跟著走,待所有人都離開後,君辰崖走到了安放君辰逸的棺槨前,靜靜的看著躺在裏麵的君辰逸。

“宣王還不走?”薛翎櫻冷冷的說道,語氣中滿是對他的厭惡。

“本王陪他一會吧,此後也是生死兩茫了。”宣王並沒有回頭,直靜靜的看著君辰逸,眼神中有些複雜。

“哼,現在貓哭耗子了?是怕夜裏他入夢麽?”薛翎櫻冷笑,心中的恨意讓她收緊了雙手,指甲紮進了皮肉,生疼。

“自古帝王無情,成王敗寇,本王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麽,要怪隻能怪他站錯了邊。”宣王轉身,目光陰冷的看了眼薛翎櫻,便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薛翎櫻冷冷的看著他裏去的背影,抬手到眼前,攤開掌心,一塊小小的玉牌靜靜的躺在掌心,這是方才皇帝君辰風靠近自己的時候,偷偷的塞進掌心的,是那枚君辰逸托自己帶給他的玉牌,現在他又將玉牌送了回來,卻是背著所有人的。

薛翎櫻有些不明白,這塊玉牌到底代表了什麽,學上當初皇帝的樣子,拇指輕輕在玉牌上撫摸。

一遍,兩遍,隱隱感覺有些凸起,薛翎櫻對著陽光仔細觀察,終於發現了玉牌的秘密,原來花紋中藏了一個字,隻有將玉牌稍微傾斜才能看出,是個“暗”字。

“王妃。”身後傳來綠意的聲音,原本是站在自己身後的綠意卻在看見玉牌的時候,咚的一聲跪在了地上,“門主。”

聽到綠意的稱呼,薛翎櫻眉頭微皺,這個玉牌,與暗夜門似乎有什麽關係,而這個綠意似乎知道。

“你起來說話。”薛翎櫻並不習慣有人跪著和自己說話,皺著眉頭,讓綠意起身,“說說這個玉牌的事。”

綠意恭敬的起身,卻沒有了宮女本有柔弱,背部筆直,眼神堅毅,已經不是原先的綠意了。

“這個玉牌是暗夜門門主的標記,暗夜門就如同它的名字,隻在黑夜中出現,完成自己的使命,我們大多夜晚蒙著麵的,而門主便是持有此玉牌之人,現在玉牌在王妃手中,我暗夜門一眾兄弟,自然是聽命與王妃的。”綠意簡單的說了玉牌的來曆,薛翎櫻卻皺了眉頭,不明白皇帝暗中將玉牌遞給自己是什麽意思。

看了眼身邊停放的棺槨,裏麵是自己最愛的人,如果可以,拿十個甚至是一百個暗夜門去換他的性命,自己都是願意的,隻是現在,他冷冰冰的躺在棺槨裏麵了,而這一切,都是宣王君辰崖設計的。

想到君辰崖,又看了眼手中的玉牌,他既然想得到天下,自己便偏不讓他得到,薛翎櫻心中暗暗下了決定,既然皇帝將玉牌給了自己,那麽她便要用這玉牌的勢力來推到君辰崖,讓他絕望,讓他計劃落空。

心中伊然有了決定,後麵的幾日,薛翎櫻便不會放任自己的心沉淪,操持完君辰逸的喪事,薛翎櫻便帶了綠意搬到了安王府。

安王府自己是住過一段時間的,但是上回自己是客,而現在自己是主,既然是主人,薛翎櫻便要完全的了解安王府,而這並不適合白天完成,白天薛翎櫻將自己關在君辰逸的書房中,想要更多的了解君辰逸的處事方式,而到了夜晚,薛翎櫻便偷偷的在王府中摸索。

將整個王府走了個遍,薛翎櫻果然是收獲不少的,原來王府中藏有暗道,期初薛翎櫻以為這暗道,也隻是通往外麵,帶著綠意走了一趟才知道,這個暗道通往的是隔壁一處別院,而出口處正是一個假山的山洞。

薛翎櫻出現在另個別院的時候,心中微微一愣,環視四周,這個地方並不同於一般的別院,四周都是空曠的練武場,這裏分明就是一個小型的練兵場。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0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