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裴駿,薛翎櫻走到窗前,陽光直射,初春的陽光已經帶了點暖意,春風潤物無聲,原本幹枯的柳枝,不知而是已經裝點上點點綠意,放眼望去,萬物複蘇,一片生機。

薛翎櫻有些厭惡這春天,萬物複蘇是別人的複蘇,隻得春天永遠不會來了,伸手關上窗子,附身坐在窗前,薛翎櫻陷入了回憶。

那時候他說,冬天已經快來了,春天也也就不會遠了,然而現在春天已經到了,那是那個和她一起等待春天的人呢?黃土為伴,永遠分離了。

綠意進來的時候,正好看見薛翎櫻靠在緊閉的窗子前,一動不動,安靜的有些可怕。

“夫人。”綠意小聲的叫她,眼神中滿是擔憂,這樣安靜的薛翎櫻很是嚇人,似乎又回到了安王剛離世的日子,可是現在,一切成功就在眼前了,她可不能有什麽閃失。

“恩?”好在,隻等了片刻,薛翎櫻便出聲了,讓綠意小心的喘了口氣。

“林隊長問怎們這幾日的計劃,是否有變?”綠意上前,輕輕的為薛翎櫻批上了外衣,雖然已經進入了春天,但是還是有些冷的。

“按計劃行事吧,這兩天就能拿到宣王謀反的證據吧。”薛翎櫻微皺了下眉頭,兩個月的部署還是有些成效的,暗中救下了幾個人,其中居然有知道宣王謀反的,根據他提供的線索,這幾日應該就能順利拿到宣王暗中勾結朝臣的書信,隻要有書信往來,在有一兩個人證,這會他是躲不過去了。

“那裴將軍那邊?”綠意有些擔心,這次的行動並沒有隻會裴駿,都是暗夜門私下的行動。

“他的事誤不了,等拿到了證據,我會親自呈上,也算給安王一個清白。”薛翎櫻冷眸中閃過殺機,要是擱在現代,自己早就一刀解決了君辰崖了,可是當初他賊喊抓賊,誣陷了君辰逸,一直到現在君辰逸都背著叛黨的罵名,隻要他死,太便宜他了,薛翎櫻想要的是他身敗名裂。

綠意輕輕的退了出去,留下了一盆炭火,有了炭火,屋內的溫度便也提高了些許,可是又有什麽用呢,就算是烈日炎炎,也暖不熱薛翎櫻那顆冰冷已死的心。

太陽慢慢西斜,薛翎櫻依然定定的坐在案前,手中是一封君辰逸寫的短詩,這是她無意間在一摞文稿中發現的,寫的隨意,隻有短短幾個字:美兮,我憐。美亦,我癡。沒有落款,但卻在本該落款的位置留有一副小畫,簡單幾筆,勾勒出一個美人的側臉,像極了薛翎櫻。

這應該是君辰逸的情書吧,卻不沒有送到自己的手中,隻被他壓在厚厚的文稿下麵,或許他寫完後,也覺得羞澀,並不準備送出,卻這樣陰差陽錯,輾轉還是到了自己的手中。

案前已經點了蠟燭,在蠟燭昏黃的光線下,薛翎櫻看著這片詩稿,眼角濕潤,思緒遠飄。

唉......一聲似有似無的歎息,可是薛翎櫻的思緒完全被手中的詩稿霸占,根本就沒有留意到。

月光下,一個人影伏在屋頂之上,靜靜的沒有動靜,如若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他的存在,他就那麽安靜伏在上麵,與屋頂的瓦片融為了一體。

一場春雨過後,天地間翠綠一片,青青草地迎來了很多愉快奔跑的小動物,但是他們不知道,等待他們的一場生與死的角逐。

每年的立春之日,皇宮裏都會舉行一場慶典,為一年的風調雨順祈禱,為皇土的主宰祈福,但在薛翎櫻開來,主宰萬物的隻能是自己,靠祈求是沒有用的。況且他們所謂的慶典,就是立春圍獵,是用動物的生命及鮮血做慶典,殘忍而荒誕。

圍獵皇帝上要親自上場的,並且獻上自己捕殺第一頭獵物,才能得到上天的庇護,保佑整年的安順,所以整個山頭都被皇家的侍衛軍占領,普通的百姓不得靠近,這種活動,女子參與的本就少,薛翎櫻的身份自然是沒辦法通過正規渠道進入狩獵區的,所以早在前一天,薛翎櫻便帶了幾個得力的手下,潛入了狩獵區,早早的埋伏在了山頭上,其實薛翎櫻也是再賭,原本以為十拿九穩的證據,卻在最後一刻被人毀掉,也就是說,隻要宣王收手,眾人對他隻能是猜忌,而無實證。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1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