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薛翎櫻沒有接話,皇帝停了一會,又接著說道,“你是不是覺得帝王家無情,殘忍,什麽親情,愛情,都可以埋葬,都可以犧牲?”

薛翎櫻使勁抽了一辮,座下的馬兒吃疼,跑的更快了。

“嗬嗬,若是平常人家,不一樣會因為家產的問題,兄弟埋怨麽?大戶人家,兄弟三五個,不一樣會鬧得天翻地覆麽?後院之內,妻妾之中,還不是為了寵愛掙得不死我活,為了點財務傷人害己,皇家,隻是把更嚴重點罷了。”皇帝並沒有等薛翎櫻接話,冷笑著接著說道。

薛翎櫻心中一怔,皇帝說的也沒錯,這就是人性,皇權就好比一塊肥肉,曆史上為了爭奪肥肉,什麽樣的戰爭沒有過,不說別的,就是自己所處的社會,不一樣為了家產掙得麵紅耳赤,對薄公堂的大有人在,並不是皇家無情,而是這**太大,大到能讓人舍去一切去追求。

咻——一枚冷箭射來,打斷了薛翎櫻的思緒,放眼望去,這才發現身後不知什麽時候多了很多追兵,各個手拿弓箭,隨時準備射向自己。

“你的人到底在什麽地方?在不出來,咱們可就要被射成篩子了。”薛翎櫻頭上冒出冷汗,並不是她怕死,而是這樣死有些不值得,該報的仇還沒有報,這樣死去,薛翎櫻心有不甘。

皇帝到不緊張,帶著微微的笑意,很是自信的說道,“雖然不知道你說的篩子是什麽東西,但是過了前方那棵大樹,咱們就算是安全了。”

薛翎櫻往前望去,數仗之外,有一顆大樹異常巨大,那應該就是君辰風說的安全的地方吧,雖然看不出他有什麽埋伏,但現在看來,隻能相信他了。

馬兒使勁的跑,可是速度卻明顯的慢了下來,這樣下去,不等後麵的人使用長箭,隻要等馬兒累癱,很容易就能抓住二人,薛翎櫻揮了幾下馬鞭,可是卻沒有什麽用,馬兒托著兩個人,已經是很盡力了。

薛翎櫻皺著眉頭,手在懷中一探,一把短刀便握在了掌心,“皇上,抓穩了。”語音未落,短刀便叉在了馬屁股上。

馬兒疼的長嘶一聲,奮力往前奔去,算是使出了最後的全力。

“你做了什麽?”皇帝有些吃驚,想要回頭看,卻被薛翎櫻的身子擋住了。

“皇上還是不要看的好。”薛翎櫻攔了下來,一來現在情況緊緊,二來心中知道這馬算是廢了,可惜了一匹好馬。

眼見追不上了,身後的幾個人射出的長箭,薛翎櫻一把將皇帝按倒,讓他俯下身子,而自己則奮身一跳,倒轉了過來,這樣便算是與後麵的追兵麵對著麵了。

長箭往二人身上射來,薛翎櫻伸手接過一柄,一手抓緊馬鞍,一手揮動長箭,以此來掃落射過來的箭。

幾個回合下來,薛翎櫻有吃力了,倒坐馬背,為了平衡身子已經很不容易了,還要使勁揮動手中的長箭,為自己和身後君辰風襠下更多的箭,薛翎櫻漸漸有些脫力了,眼見一柄長箭向著自己的麵門而來,可是自己卻已經無暇抵擋的時候,薛翎櫻的眼睛閉了起來,心中異常的平靜,或許就是現在,自己就要去和君辰逸團圓了,死亡已經變得不是那麽可怕了。

咻咻咻,幾隻長箭從薛翎櫻的耳邊飛過,隻聽砰砰砰幾聲,薛翎櫻睜開眼睛,便看見朝著自己過來的長箭已經被另一麵飛來的箭射下,自己得到了短暫的安全。

回頭一看,原來是已經進入了皇帝所說的安全範圍,薛翎櫻長歎一口氣,心知自己與君辰風算是安全了。

馬兒已經瀕臨癱瘓,明顯的前腿已經不穩,隨時都有倒下的可能,終於在看到接應之人護住了二人之後,薛翎櫻喊道,“跳下馬。”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1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