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的神情變得十分的不安,原本垂在身側的手,微微抬了起來,卻不知該放在何處。

君辰逸就站在那裏,帶著談談的笑意,眼神中滿是愛戀,雙手微微伸開,召喚這薛翎櫻,卻再看到她上前一步又停住的時候,微微皺了眉頭,“櫻兒,我回來了。”

君辰逸的聲音清晰的傳到薛翎櫻的耳朵裏,正好喚醒了不安的薛翎櫻,原本驚訝的神情慢慢的變成了憤怒。

薛翎櫻皺著眉頭看著君辰逸,他回來了,就這樣回來了,讓自己心痛心疼幾個月後,隻一句我回來了就能換回?

心中的憤怒讓薛翎櫻的身子微微的顫抖,眼中的怒火讓薛翎櫻死死的盯著君辰逸,一動都不動。

君辰逸卻笑了,帶著濃濃的笑意,慢慢的靠近薛翎櫻,既然她不準備過來,自己過去好了。

片刻間,薛翎櫻便被君辰逸摟在懷中,熟悉的溫度,熟悉的氣味,讓薛翎櫻有些貪婪的聞著,但隻轉瞬,便被心中的憤怒驚醒。

伸手推開抱著自己的君辰逸,薛翎櫻冷冷的說道,“你是誰?怎能這樣沒有禮貌。”

君辰逸一愣,想過薛翎櫻會說什麽話來迎接自己,卻沒有想到會是這麽一句,“是我,我回來了。”君辰逸以為薛翎櫻還沒有清醒,畢竟自己也是觀察過她一段時間,以為她還沒有接受自己死而複生的事實。

“你是誰?我不認識你。”薛翎櫻皺著眉頭,冷冷的看著君辰逸,眼神中陌生讓君辰逸跟著皺起了眉頭。

“安王妃,這是安王啊,你糊塗了?”薛翎櫻身後的皇帝帶著笑意,說道,原本以為生死兩隔的二人,卻重逢了,確實能讓人心智混亂。

“皇上,怎麽你也糊塗了?我的夫婿安王君辰逸已經死了,喪禮你還去了呢。”薛翎櫻冷冷的回眸,看著皇帝說道。

“這就是君辰逸,他回來了。”皇帝皺了眉頭,看向君辰逸,也不知道該如何幫他了。

“櫻兒,你是在生氣麽?”君辰逸皺著眉頭,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我知道,欺瞞你是我不對,但是當時情況真的很危急,太醫也確實說了我已經死去,但是後來吧......”不等君辰逸說完,薛翎櫻卻邁了步子,往帳外走去。

“我不想聽你們胡言亂語,我隻知道我的夫婿已經死了,不知道你們從什麽地方尋來一個騙子,居然想騙我。”薛翎櫻有些生氣,聲音也變得有些大了。

“哈哈。”原本坐在地上的君辰崖卻笑了,如果說一切都在君辰風和君辰逸的算計中,那麽這個女人現在是他們沒想到的,看著君辰逸一臉惆悵,沒來由的,君辰崖笑了。

“你還笑,還不都是因為你,拆人一樁婚,等於毀十座塔廟。”皇帝君辰風瞪了一眼君辰崖說道。

而君辰逸根本就無暇顧及君辰崖,眼見薛翎櫻往外走去,急忙邁了步子跟了上去。

出了軍帳的薛翎櫻被春風一吹,其實已經緩和了情緒,失而複得帶給她巨大的喜悅,但是也讓她惶恐,所以她不敢靠近,不敢相信君辰逸是真的回來了,因為當初,他是死在自己的懷中的,自己的雙手清晰的感覺到他體溫的流逝,那種想要抓緊卻還是從指縫中溜走的感覺,讓薛翎櫻到現在都清楚的記得,可是被春風一吹,那些不越快便隨風而逝,陽關暖暖的照射在薛翎櫻身上,這個時候她才知道,春天真的來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1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