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們從那個時候開始就已經在合作了,那麽你沒有死,他是不是也知道?”薛翎櫻瞪著君辰逸,感覺自己就像一個笑話,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沒有死,隻有自己不知道,還為他傷透了心,一度感覺春天不會再來。

“我也是前幾日才知道。”君若寒帶著笑意看著君辰逸,似乎在調笑他哄不好自己的女人。

“她很難掌控,我以為你已經知道了。”君辰逸有些無奈,被自己的侄子笑話,心中有些無奈。

“你說我難掌控?”薛翎櫻本來就一肚子火,又沒有地方可以發泄,顯然現在君辰逸是撞到了槍口上了。

“沒有,我不是這個意思。”君辰逸一愣,沒想到自己無心一句話,讓薛翎櫻暴跳如雷。

薛翎櫻可沒準備聽他解釋,轉身走了出去,這一次她隻直接往馬圈走去的,身後的君辰逸趕忙跟了出去,卻還是沒能攔住她離去的身影,原本準備跟上去的,但是皇帝的呼喊讓他停住了腳步。

“辰逸。”皇帝君辰風叫住了原本準備追上去的君辰逸,“女人發脾氣不用這麽上心,回去哄哄就好了,現在我們還有正事。”

看著皇帝催促的目光,在看看薛翎櫻早已經走遠的馬兒,就算現在上馬追去,也是追不上了,索性先解決皇帝的事吧。

君若寒卻在一邊呆著笑意看著君辰逸,但是這笑意中帶著些許心有不甘。

“皇叔不去追?”君若寒帶著笑意說道。

“恩,先辦正事。”君辰逸皺著眉頭瞪了眼君若寒。

“那可別怪侄子沒提醒過您,您的這位王妃可不是那麽好惹的哦。”君若寒似有似無的笑意,讓君辰逸的瞳孔收縮了一下。

“她有可能卷鋪蓋走人。”君若寒隨意的笑笑,忽略了君辰逸帶著危險的眼神。

“怎麽可能?朕的後宮中可沒有人敢這樣做。”君辰風並不相信君若寒說的,薛翎櫻和君辰逸的婚事,是皇帝親下的聖旨,君辰風可不認為誰有這麽大的膽子敢抗旨。

隻有君辰逸在聽到薛翎櫻有可能卷鋪蓋走的時候微微露出了哭笑,他心中知道,沒有什麽事是薛翎櫻不敢做的,但這可不能當著皇帝的麵說。

接下來的事,君辰逸根本就沒有心思做,皇帝留下二人原本是準備討論一下對於宣王謀反應該如何懲治,但是君辰逸無心,君若寒無意,隻能將事情押後再議。

得到皇帝的首肯,君辰逸急急的往外麵奔去,顧不得什麽禮儀,挑了一匹馬便往城裏奔去,趕到安王府的時候,卻一進得知薛翎櫻來了又走了的消息,隻能站在門口哭笑,看來自己犯得錯誤,隻能自己想辦法彌補了。

安王沒死的消息如同春季的暖風,不多時間便傳的滿城知曉,原本有心往宣王出倒戈的大臣也在宣王謀反失敗後有意向安王君辰逸表忠心,所以這幾天安王府的門檻都快被踩破了,君辰逸便被這些人拖著,一時間抽不開身去尋薛翎櫻,不過好在綠意暗中給他穿了消息,薛翎櫻現在已經回到了薛家老宅,既然知道人在哪裏,隻能再找時間過去了。

宣王謀反失敗,朝中勢必要大換血一番,而皇帝倚重的隻有君辰逸,白天要應酬登門的大臣,晚上要偷偷進宮和君辰風密謀對策,這段時間君辰逸過得可一點都輕鬆,終於一切塵埃落地,該獎的獎了,該罰的罰了,該安慰的安慰了,隻有宣王君辰崖,讓人覺得頭疼,皇帝眷念兄弟情義,不好將他正法,可是又擔心他再次勾結大臣,做一些不好的事,隻能將他發配去給父皇守靈,而這護送的工作也隻能由君辰逸來做,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1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