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夫長鞭一揮,馬車便往前走去,君辰逸不死心,掀開簾子最後望了一眼城門,那道熟悉的身影始終都沒有出現。

其實薛翎櫻去了,隻是躲在了君辰逸看不見的地方,她帶著綠意,靜靜的站在一顆大樹的後麵,看著君辰逸掀開了簾子,看著君辰逸失望的放下簾子,眼角掛著淚,她始終沒有走出去。

“明明就舍不得。”綠意在她身後撅著嘴,小聲的說道。

“就是舍不得啊,可是又有什麽辦法,自己的罪自己受吧。”薛翎櫻回頭,越過綠意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往城裏走去。

剛走了幾步,就有人攔下了薛翎櫻,“是安王妃麽?”

薛翎櫻皺了眉頭,安王妃?多大的嘲諷,安王並沒有給自己一個婚禮,雖然有賜婚,卻沒有拜天地,自己這個安王妃當的有些言不順,“不是。”

薛翎櫻並不準備理睬來人,既然他們要找安王妃,而自己並不覺得自己是安王妃,所以不準備理睬他們。

“恩......”來人希望一眼,有些不自在,好在綠意在二人耳邊小聲的提醒到,“是薛小姐。”二人才反應過來,原來是稱呼錯了,看來這個安王妃確實在和安王鬧別扭,連眾多女子羨慕的安王妃頭銜都願意舍去,這個女人果然不好哄。

“薛小姐。皇上有請。”來人眼看著薛翎櫻走出了幾步,急忙上前攔住了她,俯下身子行禮,不管是安王妃還是薛小姐,隻要自己把人請回去就可以了。

薛翎櫻聽到是皇帝的人,隻是眉頭微皺了一下,還是不準備停下腳步,她身後的綠意急忙上前拉出了她,“小姐,還是去見一見吧。”

薛翎櫻對這個皇帝並沒有什麽好感,出了事都是躲在君辰逸身後的人,薛翎櫻可是打心眼裏瞧不起,可是綠意卻說去見一見,索性就去見一見,看他有什麽話好說。

馬車載著薛翎櫻進了宮,換了小轎不多一會就停了下來,薛翎櫻知道,是帶了地方,掀開簾子一看,卻有些驚訝,沒有想到的是轎子帶著自己來了一座荒廢的宮殿前。

薛翎櫻有些詫異,宮中居然還有這樣的地方,破舊的宮門,斜斜的靠在一邊,青石小路上長滿的雜草,站在這座宮殿前,薛翎櫻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難道並不是皇帝請自己過來?可是整個皇宮,自己並不認識什麽人啊,而且接自己的公公有說是皇上情自己來的,薛翎櫻實在是想不到,誰有這麽大的膽子,敢假傳皇帝的旨意。

正在薛翎櫻猶豫不前的時候,廢棄的宮殿中走出了一個小宮女,帶著淡淡的笑意,向著薛翎櫻走了過來,輕輕俯了府身,“安王妃,這邊請。”

薛翎櫻心中滿是懷疑,但還是跟著小宮女走進了廢棄的宮殿,小宮女將她引至正殿,便不再像前了,“安王妃,請。”

薛翎櫻疑惑的看這小宮女,“是什麽人要見我?”

“安王妃進去就知道了。”小宮女帶著笑容,靜靜的看這薛翎櫻。

看了看正殿立麵,這才發現,雖然外邊很是破舊,但是正殿裏麵卻是幹淨整潔的,顯然時常有人過來打掃,薛翎櫻還是弄不明白,會是什麽人請自己到這裏來,但是想想自己進宮也隻有數次,最長的一次也就是在宮裏照顧君辰逸那段時間,並沒有和什麽人有過接觸,怎麽會有人請自己來這裏呢。

心中滿是疑惑,薛翎櫻皺著眉頭,一手悄悄的伸到了腰間,那裏放著自己慣用的短刀。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1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