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後來,依萱懷孕了,我很高興,是真心的高興,因為我知道她的孩子一定是辰風最好的陪伴,因為在整個皇宮,她是我最信任的人,我們相互攙扶,相互關照,我們是真的姐妹。”太後的眼角有淚水流出,晶瑩剔透。

“可是,生下一位皇子是不容易的,整個後宮,這麽多眼睛盯著依萱的肚子,我已經很小心了,可......可還是被人鑽了空子。”太後眼角的淚水流下,眼神中滿是傷感,“我沒有想到他們會在我的寢宮中下藥,依萱來看我,卻......”

薛翎櫻聽得有些著急,隱隱猜出了後來,皇位的爭奪是從他們還沒有成型就開始了,這個是先帝少有子嗣的原因,在當時來看,懷有孩子的依萱妃子,確實是眾矢之的,暗中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著呢。

“辰逸早產了,我看到一個小小的孩子躺在依萱的懷中,心中很是欣慰,不管怎麽說,辰逸安全的來到了這個世界,但是我的依萱妹妹,就沒有這麽幸運了,幾個月後,離開了這個世界,留下了小小的辰逸。”太後輕輕歎息,不是是為自己,還是為辰逸,後或者是感歎命運,讓他們出生在帝王家。

“如果不是我要求依萱進宮,她或許就能在宮外無憂無慮的生活,遠離一切黑暗,可是她來了,又走了,留下可憐的辰逸,在宮中沒有母妃關愛的孩子是不容易長大的,我將辰逸留在身邊,卻不敢告訴外麵他是為皇子,辰逸小時候是當公主養的,隻為了讓他多一份安全。”太後看著薛翎櫻,眼神中滿是憐愛,似乎將對君辰逸的憐愛轉移到了薛翎櫻身上。

“我偷偷的撫養著辰逸,小心翼翼的收獲他,他是依萱來過的唯一證據,我要好好收獲,一直到辰逸七歲,被先皇發現,他才出現在眾人眼中,那個時候的他長得十分可愛,眉宇間像極了先皇,就是這份相似,讓先皇發現了他,先皇自知有愧與他,早早的便封了王爺,留了皇家暗衛守護。”太後嘴角掛起了笑容,自己終於無愧於依萱,替她守護了她的孩子。

“再後來,辰逸長大了,如我們當初所願,他與辰風是最好的陪伴,就如同當初我與依萱一般,他們相互攙扶,相互愛惜......”太後沒有在繼續說下去,而是抬眼看向薛翎櫻,“現在你明白,為什麽辰逸就算是死,也要幫助皇上了吧。”

什麽樣的情義最讓人珍惜,或許就是為難時候相互攙扶的情義吧,君辰逸小時候,在皇帝及其母親的保護下,安全的長大了,對小小的君辰逸來說,他們就是他最珍惜的人,也是他願意為之付出生命的人,這些薛翎櫻都理解,也是支持的,但是薛翎櫻隻是希望,他在甘願為他們犧牲的時候能不能不要瞞著自己,讓自己知道,她愛的人在做什麽,在為什麽犧牲。

薛翎櫻的眼眶微微紅了,人之所以是人,就是知道感恩,知道回報,心中完全明白了君辰逸為什麽敢舍棄,但也心酸他居然敢舍棄,“我明白,但是我......”薛翎櫻欲言又止,理智告訴她,對已君辰逸做的事,自己應該支持,但是感情上,有覺得自己居然是被舍棄的一方,讓她難受。

“哀家明白你的意思,你愛他,希望他等回報同等愛給你,卻沒有想到他看中與皇帝的兄弟之情過於你們的愛情,是這樣麽?”太後平靜了下來,看著薛翎櫻,帶著淡淡的笑意。

薛翎櫻沒有接話,因為在她心中就是這樣想的,有些小女子,但也是一個女人正常的心理。

“哀家隻是想讓你站在辰逸的角度看一下,當時的情形哀家並不清楚,但是後來聽皇上描述時也覺得驚險萬分,那個時候越少人知道辰逸還活著,對他就越安全,而你也是與他最靠近的人,你的情緒直接影響別人對此事的看法,你說說,你要是知道辰逸還活著,還能這麽悲傷麽?”太後微微笑著對薛翎櫻說道。

“那肯定不會。”薛翎櫻沒有遲疑,如果知道君辰逸還活著,自己至少少流一公升眼淚。

“對啊,你的悲傷就是辰逸的保護色,宣王也是看你這般悲傷,毫不作假,才會相信辰逸真的死了的。就像辰逸小時候,我為了保他活下來,把他裝作公主一般,你毫不作假的情緒,就是對他最大的保護。”太後平靜的說道,或許站在局外更容易看清,太後的一席話點醒了薛翎櫻。

薛翎櫻眉頭微微皺著,心中依然放開,原來自己的情緒也是能保護君辰逸的,這樣看來,幸虧當初沒有告訴自己,不然自己可沒辦法這般本色演出。

“你明白了麽?”太後輕聲的問道,眼神中滿是關愛。

薛翎櫻抬頭,正對上太後的眼眸,那是對晚輩無私的關愛的眼神,是一個母親看自己孩子的眼神,薛翎櫻的眼眸有些濕潤,“我......等他回來。”

太後笑了,發自內心的微笑,“你明白就好,以後哀家就將辰逸交托給你了。”

沒有回話,薛翎櫻隻是點了點頭,對著太後露出了笑容,這笑容中帶著承諾。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1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