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就是這樣的,得不到的總是好的,得到的就不會珍惜,宣王一輩子得不到皇位,以為坐上了那個位子,就是風光無限,卻不知舍去的才是人生最重要的。

“你想聽故事麽?”皇帝沉默了一會,抬頭望向薛翎櫻,眼神也回複了平靜。

“是關於君辰逸的麽?”薛翎櫻帶著笑意說道,看來今天真是婆婆和大伯放大招了,都來幫著君辰逸說情。

“是啊,辰逸小時候很可愛的,因為他母妃早逝,他一直在我母後身邊長大的,所以與我算比較親近,一直到七歲,父皇給他獨立開了院子,才搬出了我母後的庭院。”皇帝帶著笑意,眼神中一片美好,或許那是他一輩子最無憂的時刻。

“後來,和其他皇子一起讀書,他便與我走的遠了,其實我是我知道的,是他刻意回避與我親近,那時候我還是太子,但是並不得父皇喜愛,更不得兄弟厚愛,因為身份的特殊,他們總是排擠我,不過還好,辰逸總會給我點暗示,就是那點暗示,讓我感覺到兄弟的溫暖。”皇帝君辰風眯起了眼睛,回憶總是最美好的。

“再後來大家都長大了,辰逸似乎也明白,不管他表麵上與我多麽疏遠,大家還是將他默認為是我這一邊的,所以辰逸遷離皇宮後,便真正的和我站在了一邊,也就是那一年,我登基為帝,多虧了辰逸與我裏應外合,朝堂才算一片平和,這幾年也多虧了辰逸在暗中幫助,我才能坐穩這個江山。”皇帝看著薛翎櫻,眼神誠懇。

“唉......”薛翎櫻長歎口氣,“你們怎麽都覺得我這般小心眼呢?”

“哦?是母後和你說什麽了?”皇帝一聽笑意更弄了,一掃之前的憂鬱。

“是啊,太後從君辰逸的身世說起,也說他看中與皇上的感情。”薛翎櫻微微皺眉,自己不過是想讓他明白自己的心情,怎麽這麽人都覺得自己是小心眼,不放過君辰逸呢。

“你已經知道了辰逸的身世?”皇帝微微皺眉,眼神中有些不快,“辰逸並不太清楚具體情況,你最好不要說什麽。”

“我有病啊,沒事和他說他身世。”薛翎櫻白了一眼皇帝,或許別人畏懼他的龍威,在她薛翎櫻這裏,可沒有什麽畏懼,在她眼中,他此時不過是一個擔心弟弟的好哥哥而已。

“那就最好了,辰逸童年並不如其他皇子幸運,所以我希望他日後可以幸福。”皇帝看著薛翎櫻,那眼神中**裸的托付。

“幸福是靠自己爭取的,隻要他願意,他就會幸福。”薛翎櫻平靜的看著君辰風,並沒有直接給出承諾,自古以來承諾是最無用的,說的再好不如做的一分,況且君辰逸的幸福也不是靠她一個人就能實現的。

皇帝靜靜的看著薛翎櫻,片刻便笑了,“果然不同一般,我隻能說,辰逸眼光很好。”

薛翎櫻撇撇嘴,心中暗想,那是當然了,也不看他看上的是誰。

皇帝再沒有說什麽了,差人將薛翎櫻送出了宮。

出宮已經是傍晚了,綠意在宮門口焦急的等著,看見薛翎櫻出來,急忙迎了上去,“王妃,沒事吧。”

薛翎櫻皺了下眉頭,或許大家都認為這個皇宮就是龍潭虎穴吧,回頭看一眼關閉的宮門,自己對這座皇宮的印象也不好,幾次來都不是什麽好事,隻希望日後不要再來了。

“沒什麽事,就是婆婆召見。”薛翎櫻隨口說著,鑽進了早早等在一邊的馬車。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1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