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遊擊戰這個詞,這個時代顯然是沒有的,“就是他們這樣啊,在這兒鬧一下,在那兒鬧一下,讓你們的人消耗在不斷的奔波中,卻又找不到他們具體的位置。”

“對,就是這樣的,所以皇兄也著急。”君辰逸皺了下眉頭,“我們收拾收拾上路吧,多羅國的使者來,定然不是什麽好事。”

見君辰逸有些擔憂,往後的路,便也趕的有些急了,薛翎櫻一路上對著窗外輕聲歎氣,有些不舍,看在君辰逸眼中,也是滿滿的不舍,隻得安慰她,等多羅國的事情解決後,在陪她出來住一段時間。

城門前,薛翎櫻便和君辰逸分別了,他要去宮中幫著皇帝解決煩心事,薛翎櫻也要回家了,自己是突然離開的,不知道爹爹是否已經知道,還要回去看看的。

薛翎櫻送別了君辰逸,在城中慢慢悠悠的晃著,她並不急著回家,幾日悠閑的時光,讓薛翎櫻十分懷念,可是在這個時代,對於女子而言,無論在哪裏,都好像住在牢籠中。

薛翎櫻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走著,拐過了一個彎,眼前便出現了熟悉的景致,定神一看,原來是上次跟蹤君若寒過來的酒樓,上次就發現這家酒樓異常紅火,但是當時自己有事在身,不便坐下好好觀察品嚐,而現在呢,君辰逸進宮,不知什麽時候才能回來,自己最多的就是時間了,不如去酒樓轉轉。

打定了主意,薛翎櫻便往酒樓的方向行去,卻不想才走了幾步,便又看見一個熟悉的人影,她慌忙躲在了一個小攤販的身後。

遠遠過來的不就是君若寒麽,在城中遇見君若寒並不奇怪,奇怪的是,他又沒有帶隨從,又一次拐進了那家酒樓,聯想到之前的一次,他這次讓薛翎櫻起了疑心,悄悄的跟了上去。

一樣的環境,讓薛翎櫻輕車熟路,觀察好君若寒所在房間,薛翎櫻悄悄的躲在了隔壁的房間。桌上仍舊放著茶杯,薛翎櫻便又再一次的借用。

“多謝世子肯出來相見。”一道女聲傳來,薛翎櫻微微皺眉,他這是私會麽?可是他家中已有妻妾,突然又想起他已經休了妻妾,可是上回在薛宅見他與薛翎瑤似乎已經和好如初了,那麽他在這裏是做什麽呢?

“公主有請,我自當前來。”是君若寒的聲音。

與他見麵的是個公主?薛翎櫻微微皺眉,可是影響中皇帝並沒有子女,跟不要說這麽大的公主了。

“一番請世子出來,是想與世子打探寫事情。”公主繼續說道。

“哦?有什麽是多羅公主想知道的?”君若寒說道。

薛翎櫻聽到這裏,微微皺了眉頭,原來是多羅國的公主,既然是來麵聖的,一個公主偷溜出來和一個男人見麵,到底是什麽重要的事呢。

“也沒有什麽事,本公主就好奇皇帝身邊親近的大臣是誰。”公主又開口說道。

“這個......”君若寒卻沒有回答。

“怎麽?世子不好說?”

“那到不是,這種事情,公主在街上打聽一下,答案自然知曉,用不到這麽麻煩請我來。”君若寒接口說道。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1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