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聽到大夫這番話,心裏也明白了月影應該沒有什麽大礙,稍稍的鬆了一口氣,看著緊閉著雙眼臉色蒼白的月影,歎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有勞大夫你了!”

“世子妃嚴重了,小的這便去寫好藥方子。”說著那大夫便走到一邊,而薛翎櫻卻是麵色一沉,對著身後的丫頭吩咐道:“你們在這裏照顧月影,我有事情出去一趟。”

說完便大步的走了出去,留下那些丫頭麵麵相覷,都不知道到底是什麽情況。

而另外一邊,君若寒離開落華閣之後臉色十分難看,徑直走到了後院的水雲居,才剛進屋子便一腳踢開了一邊的板凳,拂袖而過,便是劈裏啪啦的聲音。

跟在君若寒身後的下人見狀一個個都嚇得跪在了地上,低下頭不敢抬頭,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有的甚至被嚇得趴在了地上瑟瑟發抖。

誰都不敢惹這個霸主,剛才世子妃的那一番話他們這些人可是聽得清清楚楚的,嚇得他們一個個都想自殺的感覺,那可是世子妃啊,怎麽可以說出那樣的話來忤逆世子呢?也難怪世子會發這麽大的火,隻是現在遭罪的是他們吧?

此刻的君若寒隻要一想到剛才薛翎櫻的一席話,就心裏直冒火,真是恨不得殺了她!什麽姐夫跟小姨子的話都被她說出來了,她怎麽可能說得出這樣的話?

猶記得當初第一次見她的時候……

“君公子,這是我姐姐薛翎櫻。姐姐,這是君公子。”薛翎瑤笑盈盈的為二人引見。

君若寒抬起頭看著對麵的女子,隻見那女子梨花淺笑的看著他,眸中似乎帶著一絲的期盼一般,這個眼神他看得多了,自然多了一絲的厭惡,嗤鼻一笑,說道:“薛小姐,你和你妹妹瑤兒著實的不同。”

薛翎櫻一看就是大家閨秀的模樣,一副裝模作樣的姿態,好似一切都在她的臣服之下一般,而薛翎瑤卻更加的真實,不愛綾羅綢緞,做事雖有小性子,卻顯得小家碧玉可人。

然而這不過是君若寒眼裏的薛翎櫻罷了。

薛翎櫻聽到君若寒這麽一說,微微一愣,瞥了一眼一邊笑盈盈的薛翎瑤,淡淡的一笑,開口說道:“我與瑤兒不過是同父而已,並非同母姐妹,自是不同。”

本來薛翎櫻隻是以為君若寒指的是表麵上的不同,卻不想聽在君若寒的耳裏好似在諷刺薛翎瑤的出身一般,下意識的看向薛翎瑤,見她微垂著眸子,心裏便是一緊,隻是冷冷的看著薛翎櫻,淡淡一笑,開口說道:“範小姐說的是,不是親生姐妹自是多少有些不同。”

其實他早就聽薛翎瑤說過他這個姐姐性子冷淡,而且有些目中無人,如今看來的確是如此,不過也是清高的一種,說話也還算客氣,隻是在君若寒的眼裏看來怎麽都不討喜。

回想起以前的事情,君若寒的心稍稍的平靜了一些,揮手示意那些下人退出去,那些下人見狀一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一般,快速的跑了出去,隻剩下君若寒一個人還在房間內。

以前這種情況,世子爺發威了那些下人是有多遠就走多遠,萬萬不可能跑到這水雲居來找苦頭吃,可卻不想薛翎櫻徑直的走進了水雲居,心裏雖然詫異沒有一個人的時候,但想著君若寒那性子想來也受不得一般人伺候,冷笑了一聲踹開門便走了進去。

隻見君若寒正背著她站著,渾身散發出冷氣,不過薛翎櫻並不怕死一般,冷哼了一聲,說道:“君若寒,你對我有不滿,你倒是和我親自說,偷偷摸摸的處置下人算什麽英雄好漢?”

君若寒本來心裏稍微好了一些,但忽然聽到門被踹開,又聽到薛翎櫻的這麽一席話,薄唇緊抿著,扭過頭怒紅著雙眼看著薛翎櫻,一個快步便要抓住薛翎櫻胸前的衣襟,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薛翎櫻動作也很快,翻身側了過去,一腳便橫劈了過去!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