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薛翎櫻停頓了一下,“我不同意。”

太後帶著笑意,原本以為薛翎櫻不會反對,卻聽到她說不同意,一下愣在了當場,“你不同意?”太後的臉一下子變了,或許這麽多年,就沒有人敢當著她的說一句反對的話。

“你要明白,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太後皺著眉頭,卻沒有發火。

“是,我明白。”薛翎櫻抬起頭,直直的看著太後的眼睛,“我明白,在你們看來,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也成全了我,也能和多羅國交代,可是我不同意。”

薛翎櫻並沒有給太後再開口的機會,而是接著說道,“我對安王的愛是全心全意的,自然希望收獲一份全心全意的愛,而不是同別的女人分享他的愛,多的不說,我隻希望得到平等。平等的付出,平等的回報,僅此而已,這樣有什麽不對?”

太後愣住了,久久沒有回話,平等的愛,在曾經,她也是這樣期待的,自己全心全意的愛著先帝,也希望得到先帝全心全意的愛,可是呢?在一次次的等待中,自己的心失衡了,可是皇後的身份限製了自己,就算想要去追求一份平等的愛情,都顯得那麽奢侈,現在有怎麽好意思讓另一個女人去重複自己當初的怨恨呢?

“唉......算了,哀家不說什麽了,一切看安王自己吧。”太後歎了口氣,刹那間感覺她又衰老了幾分。

太後緩緩的起身,在小宮女的攙扶下,慢慢的走進了內殿,隻留下薛翎櫻一個人在那裏發呆。

不知過了多久,薛翎櫻才緩緩的起身,心有些疲憊,環視了一眼整個偏殿,金碧輝煌,又有什麽用呢?心中等的那個人已經不會回來,連自己的愛情都在不知不覺中消磨幹淨,而自己,並不想像宮中的女子一樣,一輩子都在等待中過去,等著丈夫來自己身邊,看著丈夫去別人身邊,自己的幸福要自己爭取,自己的男人要自己守護。

想到此,薛翎櫻更堅定了信心,要麽得到一個完整君辰逸,要麽就遠遠離開,不在沾染他一分一毫。

接下來的幾天,君辰逸並沒有再來薛宅看望薛翎櫻,而薛翎櫻也沒有在為公主的事煩心,她知道有些事情,是需要靜觀其變的,自己的決心已經定了,剩下的就看君辰逸的堅持了。

又過了三天,這三天薛翎櫻過得很是輕鬆,吃了睡,睡了吃,閑了去找爹爹聊聊天,喝喝茶,輕鬆的心情讓薛平也放下心來。

宮中宴客的帖子是在傍晚送到薛宅的,看著燙金的帖子,薛翎櫻微微皺了眉頭,多羅國公主還沒有走,這個時候皇上卻在宮中辦起了夏宴,讓薛翎櫻猜不到理由,但隱約間,覺得這次的宮宴自己最好還是不要去的好,但是帖子是直接送到府中的,顯然不給自己理由不去,看來這就算是龍潭虎穴,自己也要走一趟了。

宮中的宴會是在晚上舉行的,從宮門前來的馬車來看,此次皇上請的人都是非同一般,馬車都是一個賽一個華貴,隻有薛翎櫻的,簡單的不行,有人看見薛翎櫻從簡陋的馬車上下來,露出了鄙夷的笑容,但薛翎櫻並不在意這些,徑直的走到宮門前,遞上了自己的帖子。

或許薛翎櫻是唯一一個隻身前來的女客,不過到也自由,不被人注意時,她便藏進了花叢中。

憑借之前幾次進宮的記憶,薛翎櫻躲過了侍衛,找了個高高的樹爬了上去,反正宮宴原本就是那些官太太相互炫耀的舞台,自己也沒必要去和她們湊熱鬧,索性遠遠的看著就好。

正在樹上吹著涼風愜意的看著月亮,卻聽見樹下悉悉索索,隱隱有人過來,薛翎櫻眉頭微微皺起,她並不是一個是非的人,索性也不去管來人。

“找到她了麽?”一道女人傳來,但語氣卻有些奇怪,似乎並不是本地人。

“沒有。”另一個女聲傳來,但這個聲音確實本地人的。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2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