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陽光明媚,柳樹成蔭,蝴蝶蜜蜂勤勞的工作著,一片輕鬆愉快的景象,可是在安王府的屋內卻似寒冷的冬季,宮女低著頭不敢發出一點聲音,連站在一邊的太醫都是皺著眉頭,滿眼的憂愁。

坐在床邊的君辰逸更是俊臉上掛著寒霜,胡子拉碴,眼眶的上黑圓圈提示著他似乎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好好休息了。

**,薛翎櫻靜靜的躺著,連睫毛都是安靜的一動不動,臉色蒼白,毫無生氣。

“陸太醫,她到底什麽時候才能醒過來。”君辰逸冰冷的聲音響起,讓原本就皺著眉頭的年輕太醫身子微微一怔。

“這個......”陸太醫膽怯的不敢說話。

“恩?你實話實說。”君辰逸瞪了他一眼,嚇的他腿一軟,跪倒在地上。

“屬下......屬下愚鈍,能力有限。”露台與終於說了一句完整的話。

“你退下吧。”君辰逸有些無奈,這個時候過多的苛責太醫已經沒有什麽意義了,已經三天了,薛翎櫻還是沒有醒過來。

待太醫和宮女都退了出去,君辰逸揚聲喚道,“趙奕然。”

“屬下在。”一道身影落在君辰逸的身後,望著**身影的眼睛,也是掛滿了擔憂。

“蕭子乾什麽時候能到?”君辰逸的眼睛沒有離開**的身影,聲音聽上去有些疲憊的問道。

“當日就已經飛鴿傳書給了蕭大夫,但回信的人說蕭大夫進山采藥去了,耽擱了兩天,算算時間,今天也應該到了。”趙奕然小聲的回答,他的心中也滿是擔憂,自己畢竟是跟過一段時間薛翎櫻的,她待人不錯,自己也不想她有事。

“我來也。”二人正在擔憂,卻聽見窗外一道男聲傳來,原本憂慮的趙奕然立馬躍出了窗子,迎接這個男人。

“怎麽回事?我以為是辰逸又出什麽事了呢。”來人似乎很是焦急,衣角因為連續趕路,帶著些塵土,卻在看見君辰逸完好的坐在窗前,露出了笑意。

“不是我,是她。”君辰逸卻皺著眉頭,看了眼帶笑的眸子,指了指**躺著的人。

“什麽人?你知道的,請我看診的人很多,我不是什麽人都給看的。”蕭子乾並沒有過的關注**躺著的人,而是緩步走到了圓桌前,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趙奕然有些擔心,快步走到蕭子乾的身邊,在他的耳邊小聲的說道,“不是別人,是門主夫人。”

這句話到成功的吸引了蕭子乾的視線,探頭往**望了一眼,“不是好好的麽?就頭部有點傷,也處理過了,我看麵色也算紅潤,沒什麽大事。”

“夫人已經昏睡了三日了。”趙奕然皺了眉頭,眼見君辰逸微怒的目光,急忙對蕭子乾說道,“你快去看看,王爺已經守了三天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2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