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計劃,三人並沒有在小鎮多做停留,修整兩日後,便又重新上路,這一回的目的地便是岐山鬼穀。

有了先前的認識,蕭子乾便有意識的與薛翎櫻拉開距離,連眼神都不敢往有薛翎櫻在的地方飄,馬車內是說什麽也不在進去了,薛翎櫻似乎看出了蕭子乾的疏離,隻是微微皺了眉頭,卻並沒有繼續靠近。

一路上君辰逸果然在努力實現讓薛翎櫻在一次愛上他的願望,對薛翎櫻照顧有加,讓原本還有些懼怕他靠近的薛翎櫻漸漸放鬆了,慢慢的就算是同君辰逸共處在馬車內,也不抗拒了。

“你在給我說說,我以前的事情吧。”薛翎櫻帶著淡淡的笑意,看著君辰逸說道。

君辰逸被她的笑容勾去心神,根本就沒聽見她說什麽,惹得薛翎櫻眉頭微微一皺,“我在和你說話呢。”

君辰逸這才反應過來,“你說什麽?”君辰逸問道。

“哼,麵癱也就算了,耳朵還有問題,真不知道我以前到底長了什麽眼睛,這麽會看上你。”薛翎櫻小聲的嘀咕道,這句話君辰逸聽見了,微微皺眉,雖說失憶以後,薛翎櫻的性格變得有些開朗了,但君辰逸還是喜歡原來的薛翎櫻多一些。

“我說,你第一次見到我是什麽樣的?”薛翎櫻又重新問了一遍。

第一次見到她?君辰逸順著她的話陷入了回憶,第一次見到她是在什麽時候?似乎是那次在醉夢閣,她救了自己,或許就在那個時候,自己對她便動了心,不然日後皇帝賜婚之時,自己的心為什麽帶著一些期待呢?

那個時候自己還不知道她是誰,本以為隻是一個歌女,卻有著過人的膽識,趕在多人圍困之時幫助自己,將自己藏起,那時候的自己隻記得她勇敢萬分,不似一般姑娘,再後來,再次遇到她,知道了她的身份,便又好奇,君若寒有何等能耐,能擁有這般獨特的女子,當自己知道她被君若寒休妻回家後,心中居然有絲竊喜,她恢複自由身,自己的心情居然出奇的好。

再往後,便是同她並肩,一起對抗宣王,那時候隻要她在身邊,自己便充滿了活力,似乎就算是刀山火海,自己也不懼怕。自己假死歸來,她不原諒自己,自己的心似乎被她放在火上慢慢的烤著,點點心痛帶著深深的歉意,可是現在,君辰逸看著對麵坐著的薛翎櫻,她的臉上正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現在的她,不記得所有,卻依然讓自己移不開眼,她對著蕭子乾的淺笑讓自己嫉妒,對著蕭子乾露出小女人的嬌媚,讓自己羨慕,自己的心早已經不是自己的了,心早已經給了一個叫做薛翎櫻的女子。

“你怎麽不說話?不會是忘記了吧。”薛翎櫻噘著嘴,皺著眉頭看著君辰逸。

“怎麽會!”君辰逸看著薛翎櫻,脫口而出,“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的。”

“好啊,那你說說,你第一次見到我,是在什麽地方。”薛翎櫻帶著淡淡的笑意,看著君辰逸。

君辰逸隻覺得自己被陽光沐浴著,臉上的笑意也更濃了,“第一次見你,在浴桶裏。”君辰逸故意這麽說,果然惹得薛翎櫻眉頭皺了起來。

“你偷看我洗澡!”薛翎櫻皺著眉頭,等著君辰逸說道。

“怎麽可能,是你救了我。”君辰逸沒好氣的笑道。

“我救了你,你卻偷看我洗澡。”薛翎櫻瞪著君辰逸惡狠狠的說道。

“才不是呢,那時候我被壞人追,躲進了你的房間,好在你機警,假裝沐浴,救了我。”君辰逸見薛翎櫻有些生氣了,忙解釋道。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2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