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自然接收到了蕭子乾的暗示,小心的偷看了一眼君辰逸,隻見他也正望著自己,薛翎櫻不由低下了頭,心中有些緊張。

尷尬的氣氛中二人之間蔓延,讓薛翎櫻感覺很是不自在,假裝欣賞周圍的景致,漫無目的的在岩洞中四處走著,君辰逸也不說話,隻是靜靜的跟在薛翎櫻的身後,也不遠也不近,他的目光從未離開過薛翎櫻。

“你跟著我幹嘛?”被他跟的有些煩了,薛翎櫻皺著眉頭轉身問道。

君辰逸也不惱,帶著淡淡的笑意說道,“這畢竟是人家的地盤,你看這個地方,美麗至極,咱們一路上來,卻並未看見有外人來過的痕跡,我懷疑暗中有什麽機關,防止外人擅入,現在蕭子乾忙著找古籍,無暇顧及你我,我跟在你後麵,多少也能保護你一下。”

薛翎櫻回憶一路上來,一直是由蕭子乾帶路,明明從山下到用不了多長時間,可是蕭子乾卻帶著二人繞了三圈才進穀,又一次居然是看見穀口而不入,現在想來,應該是進穀有製定路線,如若不按照製定路線走,怕是會遇到機關,看似平靜的山穀,應該是有意與外隔離開來的吧。

薛翎櫻微微點頭,不在在意君辰逸一直跟著自己,期初隻是為了緩和二人獨處的尷尬,後來便是真的被山穀獨特的景致所吸引,薛翎櫻帶著淡淡的笑意,在滿滿的藤蔓中尋找,方才蕭子乾說有可是上到山頂,那麽自然有有上去的辦法,平地之處,一眼就能望到邊,不可能藏有上山頂的繩蔓,想來也隻有這裏才有。

果然,沒過多久,薛翎櫻就在密密麻麻的藤蔓中發現了一點不同其他的東西,居然是個顏色與藤蔓接近的軟梯,這個發現讓薛翎櫻有些小小的興奮,快步走過去,拉出了軟梯,帶著驕傲的神情回頭望著君辰逸,“看,我發現了什麽?”

君辰逸卻帶著笑,“方才蕭子乾說山頂風景不錯,我便想到有繩索能上去,整個山穀,也就藤蔓這裏能藏住繩索了。”言下之意薛翎櫻的這個發現早在他意料之中。

薛翎櫻撇了撇嘴,這個男人真不會聊天,嘴軟一些會死啊,心中雖然這樣想,嘴上卻還是說,“你上不上去?”

“你要想上去,不用這麽麻煩。”君辰逸帶著笑顏慢慢的靠近薛翎櫻,可是薛翎櫻卻不知她要做什麽,身子微微後退。

薛翎櫻隻覺得君辰逸帶笑的臉離自己越來越近了,似乎馬上就要貼上自己麵,緊張的不由閉起了眼睛,突然感覺腰間一緊,慌忙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已經在君辰逸的懷中,而他懷抱著自己,一手輕輕一拉,便山頂躍去。

君辰逸攬著薛翎櫻,一躍幾丈高,另一隻手在山間藤蔓上一扯,借力便有躍起急丈,也就幾此借力,轉眼二人便已經站在了山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