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那小男孩吐了吐舌頭,想了想又說道:“我還是在老地方等她,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

薛翎櫻點了點頭,腦子裏麵突然出現了昨日的場麵,敏兒,莫不是真的是昨天自己敲暈過來的那位姑娘?不管怎麽樣,既然她已經答應這個小男孩幫他找姐姐了,自然也不會再推辭,何況今天她可是來談判的,事情能不能成,還得好好地訛詐那伍姨娘!

就這樣,薛翎櫻告辭了小男孩,大搖大擺的走進了醉夢閣,想來是因為來得早,場子並沒有開,整個樓裏麵都是小廝在整理東西,並沒有什麽姑娘出來。

“客官,現在時日過早,我們醉夢閣的姑娘都還沒起,你怕是來早了吧?”一個小廝上前疑惑的開口,好似勸著薛翎櫻現在可以先走,待會再過來。

“我可不是來找你們醉夢閣的姑娘,把你們的伍姨娘叫出來吧,就說昨晚的事情考慮得怎麽樣了?”薛翎櫻隨意的坐在了大廳角落處,抬頭對著那小廝開口。

那小廝見狀,微微一愣,但興許在醉夢閣見過世麵,也看得清楚來人並不簡單,能夠直接開口就喚伍姨娘的,而且現在又是在天子腳下,自然達官貴人很多。

這樣想著,那小廝忙應了一聲,一溜煙便溜到後堂去了,薛翎櫻一人坐在一邊看著整個大廳,模樣太過老化,就隨意的搭了一個台子,桌椅板凳也擺的過於淩亂,如果客人一多,上酒就過於麻煩。

薛翎櫻輕笑了一聲,便見伍姨娘一副慵懶的模樣走了出來,搖著一把扇子嘴裏好似在嘟囔著什麽,快步的走了過來,而薛翎櫻自然也站了起來,嘴角微微上揚,說道:“伍姨娘。”

“姑娘果真是來了。”伍姨娘眼裏一亮,她本來還在懊惱昨日自己沒有答應這塊肥肉,若是這塊肥肉忽然想通了不過來了,那自己豈不是虧到家了?不過還好,這個女子果真是過來了,也寬慰了她的心,否則她還不得嘔到吃不下飯!

“怎麽會不來?不知伍姨娘昨日考慮好了嗎?可是應了小女子的要求。”薛翎櫻的眼底閃過一絲精光,對於醉夢閣而言,想的不過都是錢,自己能夠為醉夢閣帶來大的收益,作為領頭人的伍姨娘怎麽可能不答應?

“姑娘說的事情,雖然醉夢閣從未有任何的先例,但是這一次我還是允了你!”伍姨娘故作一副為難的樣子開口,不過看在薛翎櫻的眼裏多少有些作假,但是薛翎櫻也並不戳穿,隻是掛著笑意。

“伍姨娘,我還有個要求。”薛翎櫻想了一想,再開口說道,畢竟現在外麵那小子還等著自己的消息呢!

“還有要求?姑娘,雖然我伍姨娘好說話,但是也不至於這般的好說話吧?”伍姨娘似乎帶著一絲的不悅,丹鳳眼裏麵帶著一絲的淩厲與不耐。

“伍姨娘,這也不算一個要求。”薛翎櫻的眼裏閃過一絲狡黠,環視了一下四周,輕笑了一聲,說道:“伍姨娘,這應該算是一個交換,我若是能讓你今晚賺個大滿貫,你可能允了我讓敏兒姑娘離開這醉夢閣?”

“敏兒?”伍姨娘的眼裏帶著一絲的疑惑,有些詫異的開口,“你什麽時候和敏兒有了交情?敏兒可是我花了錢買回來的丫頭,培訓那麽久,就這麽輕易把她給放了?”

一向她伍姨娘都不做什麽虧本生意,輕哼了一聲,繞著薛翎櫻走了一圈,一副傲嬌的姿態,說道:“大滿貫?一晚上?姑娘,這話可從來沒有人在我伍姨娘麵前說過!”

“若是不信,不妨試一試?何況今後小女子也會留在你這醉夢閣,伍姨娘又有什麽可擔心的?伍姨娘可以喚小女子花月眠,現在就讓小女子為晚上布置可行?”

說著薛翎櫻走了一邊,為自己倒了一杯清茶喝了一口,回過頭似笑非笑的看著伍姨娘,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好!我就姑且信你這一次!若是效果不錯,那我便放了敏兒,從此後她與我醉夢閣再無瓜葛!”伍姨娘看著對麵的薛翎櫻那副信誓旦旦的模樣,嘴角勾起了一絲的輕笑,她也想要看看薛翎櫻的本事,若是真的能幫她賺足錢,那麽自己就賺大發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