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著這些的同時,薛翎櫻同時也總算得知了剛才君辰逸為什麽要把聖旨遮住。她心說:那聖旨上恐怕是寫明了戰場的位置吧,他肯定擔心自己會跟著去,畢竟她這副性格,他不是不了解,所以才那樣躲躲藏藏。

而自己也就如君辰逸所提防的那般,確實是有根到戰場去的打算。盡管她不認為在殘酷的戰場上,她能起到什麽樣的作用。可她畢竟是來自未來世界,盡管她不能斷言說自己最聰明,但是她所能想到的辦法,卻絕對比他們多。而且她從前就是一位特工,她可從來不會因為危險而退縮。

可盡管是有盤算,想要實行起來卻不簡單。畢竟她此時懷有身孕,就如太醫所說,她必須安心養胎才行,可她又實在放心不下君辰逸。所以她此時便煩惱了起來。她皺著眉頭心中想到:若是自己偷偷跟去,君辰逸知道一定會很生氣吧,而且她都不知道戰場的位置,要怎麽不露行蹤的跟去呢?更何況戰場可不是鬧著玩的,一個不慎,可能就會讓她流掉肚子裏的孩子,更危險的是,甚至可能會死在戰場上。

想到這裏,她便皺了皺眉頭。不過表現的倒還算平靜,若是常人聽說這些,估計都要背後發涼了,可畢竟她薛翎櫻在現代的時候是做特工的,對這方麵還算挺大膽的,亦或者說,膽子小的人哪裏做得來特工?

所以她倒是不怕喪命這些,隻是她很怕自己偷偷跟去,惹得君辰逸亂了布陣,到時候生她的氣罷了。而且最為重要的是,這裏可是古代,既沒有槍也沒有什麽暗殺工具,有的就緊緊是長矛和刀劍,要知道在現代可沒人用這玩意啊,所以她真懷疑自己真的跟了去會不會變得礙手礙腳,她擔心到時候會妨礙了君辰逸。

所以她才這般猶豫,她猶豫自己究竟要不要跟去,就在她煩惱這些的時候,她才注意到挺遠裏忙碌的君辰逸等人。原來在自己思考的這段時間內,君辰逸就已經組織好了暗夜門的人,而這些暗夜門的人倒是傻乎乎的,一點嚴肅的表情都沒有,甚至還有人笑哈哈的以為這是個立功的好機會,薛翎櫻看的近乎是無語。

不過拋開這些不說,她此刻必須要抓緊時間考慮了,因為在怠慢一會,他們都要出發離開了,到時候就算她還想跟上去,也來不及了啊。所以薛翎櫻做完了最後一個思考,然後便堅定的從**站了起來,她已經決定了,她決定要偷偷跟到他們的營地去!

當然,這她自己一個人還是很難做到的,就算她從前是做特工的,對各種路線都很熟悉,但畢竟這裏是古代,不是現代,所以她在現代的那一套都一律行不通。想到這裏,她就不得不求一個人能既隱瞞她的行蹤,又能帶她一起去了。

她在心中默默想著:究竟有沒有這樣適合的人選…想到這裏,她突然想起了蕭子乾這個人。他本是自己的好朋友,不過也是暗夜門的醫者就是了,她心說:既然他身為暗夜門的醫者是不可能不隨著這次的聖旨一同前往的吧,那自己幹脆就去拜托他好了。

薛翎櫻趁著院內人聲的雜亂偷偷的跑出了房間,然後她尋覓了一圈,總算是找到了蕭子乾。原本蕭子乾見到她還很是吃驚,他問道:“你怎麽跑出來了?我聽說你懷有身孕了,你應該好好在房間休息才是啊。”

薛翎櫻見他那麽大聲,頓時就做了一個噤聲的姿勢,然後說道:“你小聲點,我現在有事情和你商量。”見薛翎櫻神神秘秘的樣子,他便問道什麽事。於是薛翎櫻就進入主題說道:“其實這次出征,我想跟著一起去,但是你也知道我懷有身孕了,而且就算沒有,他也是不可能帶我一起去的,所以這裏你就派上用場了,你要偷偷的帶著我,讓我跟你們一起到營地。”

蕭子乾聽到她這個大膽的提議,當場就直接搖頭,那搖頭的頻率都幾乎趕上撥浪鼓了。薛翎櫻見他十分抗拒的樣子,就很是無語,她皺了皺眉頭說道:“你還是不是我的好友了啊,怎麽人突然變得這麽小氣,我可是很信任你的。”

“我是很感謝你的信任,但你也不能讓我做這麽冒險的事啊,你懷有身孕本來就不應該到處走動,更何況還是去戰場,你瘋了嗎?到底在想什麽啊,你要是在胡鬧,我就去告訴君辰逸了。”說著,他就打算起身離開,但幸好被薛翎櫻及時拽住了。

“我看你才是瘋了,你突然之間愁什麽風啊,還告訴君辰逸,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久的勇氣才下了這個決心的,總之我不管,你必須帶我去。”薛翎櫻幾分不講理的說道。然後她就見眾人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就準備出發了,於是她就有些著急的和他說道:“哎呀,你怎麽還在考慮啊,這點小事用得著想那麽久嗎?你要是在不答應,我就喊非禮了。”

蕭子乾是真的被她給打敗了。他無奈的歎了口氣,然後隻好答應下來,他說道:“好吧,我就帶你去,隻不過你可別喊什麽非禮了,本來我就覺得這段時間君辰逸看我眼神有點怪了,你要真這麽喊,我估計上戰場之前,他第一個要宰的就是我了。”

薛翎櫻見他總算答應下來,這才大大的鬆了口氣。她幾分歡喜的說了聲謝謝,然後外麵就傳來了君辰逸的聲音。此時的君辰逸喊道:“蕭子乾,你在幹什麽?大家都準備好了,就等你了,快點出來。”

聲音愈來愈近,怕是君辰逸想要進來蕭子乾的房間,薛翎櫻可不想知道自己有求他的事,更是不想讓君辰逸誤會兩人的關係,所以她此時急忙便找個地方躲了起來。不過所幸的是君辰逸並沒有進來,而蕭子乾則回複君辰逸的話說道:“我肚子有些不適,你們先一步趕路,我很快就跟上。”

“沒事吧?要不要我們等你一下?”君辰逸這麽問道,蕭子乾則趕忙找了個理由圓了過去。他轉了轉眼珠,思考了一會,接著說道:“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就從事醫者,我知道怎麽解決,我馬上就過去,你們先走著吧,反正剛才我們已經探討過營地了,我能找到的。”

君辰逸盡管有些鬱悶,但他堅持這麽說,也就隻能由他了。於是君辰逸就同暗夜門的眾人先行離開了,這才總算讓他徹底放鬆下來。而此時的薛翎櫻也總算不用躲躲藏藏了,她從躲著的地方站了出來,然後鬱悶的鬆了口氣,然後她急忙爬向窗外看了看,他生怕君辰逸臨走之時回房間發現自己不在。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3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