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姑娘似乎有些緊張,以往他們都上台習慣了,可今日卻顯得格外的緊張,心裏也是一緊,可現在可輪不到他們思考的時候,隻見薛翎櫻上前一把抓住了一個姑娘的說,急切的開口:“璿兒姐姐,別發愣了,該你上了!”

被換做璿兒的姑娘立馬回過神來,點了點頭,便朝著前方台子走去,而薛翎櫻跟在後麵,看著璿兒姑娘似乎帶著一絲的怯懦走向了舞台。

這一出戲也不是什麽跳舞,隻是簡單的T台走秀罷了,不過在古代可不一樣了,所有人都沒有見過,自然一個二個都跟打了雞血一般,而且今晚的酒雖然是半價,但是卻是已經被薛翎櫻調過的雞尾酒,雖然味道不是那般的純正,但也足以引起那些人喜歡!

看著醉夢閣忙裏忙出的人,伍姨娘也沒有閑心顧及別的事情,一張臉都快笑爛了,薛翎櫻漫步的走了過去攔著正在招攬生意的伍姨娘,開口說道:“伍姨娘,今日的事情就到這裏了,我還有事得先走了。”

伍姨娘剛想開口挽留幾句,卻又想了一想,既然薛翎櫻已經鐵了心為他們醉夢閣做事,自然也是跑不到哪裏去,而且今天她賺的銀子是她這一個月所賺的那麽多,現在心裏也十分的愉悅,自然也不會再管薛翎櫻到底是什麽人,隻要能讓她腰包賺滿了就行!

就這樣,薛翎櫻告別了伍姨娘換好了衣服,便準備出去,卻不料一個女子突然擋住了薛翎櫻的去路,她抬頭看向那人,卻是之前的敏兒姑娘,讓她心裏一驚,卻也不多想什麽,繞過她便準備離開。

卻不想走到那敏兒姑娘身邊的時候,她一隻手緊緊地扣住了她的手腕,一張小臉帶著一絲的難色,猶豫了幾分才開口說道:“姑娘,你帶我去見弟弟吧?他現在還好嗎?”

說時淚花閃爍在眼裏,看得薛翎櫻心裏也是一軟,點了點頭,說道:“既然你弟弟願意讓你離開這水深火熱的地方,那你便帶著弟弟早日走才好不是?”

“那姑娘你呢?為何要到這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敏兒的雙眼通紅哽咽的問道。

“有的時候是情非得已,並非所願。敏兒,我們走吧。”

說時薛翎櫻便帶著敏兒朝著外麵走去,沒有繞多久,便來到了一間破廟,看著這漆黑的屋子讓她一驚,回過頭看著同樣帶著害怕情緒的敏兒,伸出手一把拽住了她的手,給她安心。

忽然似乎哪裏傳來一道聲響,嚇得敏兒驚叫了出來,緊接著一道身影便走了過來,薛翎櫻下意識的看了過去,心裏舒了一口氣,便見那道黑影撲向了自己身邊的女子身上。

“姐姐,是你嗎?姐姐,軒兒好想你,好想你!”

敏兒也沒有想到這個黑黑瘦瘦的是自己的弟弟,也是一驚,連忙問道:“你怎麽會在這裏?而且穿成了這樣?軒兒,娘呢?娘在哪裏?”

“娘……娘已經走了,在你去醉夢閣沒有多久便走了,我一個人,就我一個人生活。姐姐,以後我們再也不分開了,好不好?軒兒一個人好怕,好怕……”

敏兒的淚水也滾落了下來,緊緊的摟著自己瘦弱的弟弟,而這些看在薛翎櫻的眼裏微微有些酸澀,她從來沒有感覺到親人的感覺,以前在二十一世紀的時候她不過是一個孤兒,從小和藍楓生活在一起,自己習慣於依賴他,但是他們之間彼此都隻有依賴,卻不懂得如何去愛。

所以每次看到那些親人之間的關愛,她的心總是莫名的難受,趁著兩個人都沒有注意的時候,薛翎櫻從懷裏悄悄的拿出了一錠銀子放在了一邊,便轉身走了。

或許她不是一個溫暖的人,但是也不會是冷漠無情的人。

走在帝都的大街上,看著人煙稀少的巷道,此刻薛翎櫻的心不知不覺的有些冷意,縮了縮肩膀,快速的朝著宣王府走去。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