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君辰逸有著異常執著的領主這一日閑著無聊,便又是對君辰逸逼供,他這次想出了新的花招,他既不來軟的,也不來硬的,幹脆派人調查好了君辰逸的家世。更是揚言說道:“你想必是有個美人妻子吧?名叫什麽來著?薛翎櫻?聽名字就知道是個大美人,真不知道若是把她抓來你的麵前,你會不會改變現在的態度呢?”

君辰逸突然聽到薛翎櫻的名字,頓時激動了起來。原本他已許久沒有吃過飯,更是沒有好好休息過,體力正缺乏著,可聽到這個名字後,他卻機場的急躁起來。他問道:“你怎麽知道她的?你們把她怎麽了?”

他這麽無腦的問完,才總算是想起薛翎櫻還在皇宮中。他心說:不可能吧,對方頂多應該隻是知道她的名字,若是他們真的進攻到了皇宮內,哪裏還有閑心在這裏讓自己投降?這麽想想,他才總算冷靜了些許。

而那首領見他這般反應,則很是愉快的大笑了兩聲,接著說道:“這可真是個不錯的反應,看來你很愛這位美人啊,那我大概就有的辦法讓你投降了…”他話說道這裏,外麵就傳來了一陣**,他皺了皺眉頭,正想著發生了什麽事的時候,一名將士便氣喘籲籲的跑了進來,他說道:“報告大王,敵軍偷走了我國旗幟,更是殺死了數名弟兄!”

“什麽?”那領主一臉不敢相信,隨口臉上的表情就變成了憤怒,他說道:“把所有的弟兄都叫過來去對付他們。”他這麽說完,卻又聽那將士支支吾吾了一會說道:“可、可是他們現在已經跑了。”

“跑了?他們到底在想什麽…不管了,全軍出擊,追上去。”他這麽說完,然後便準備出去分配人手。君辰逸則在這時候突然弄出了好一陣動靜,他心說:此時趁亂,應該是個好機會,總之得先想辦法讓他把我放了才行。

“嗬嗬,那恐怕是我們暗夜門幹的吧,我就知道他們不會這麽投降的。”那領主此時正是怒火中燒,聽到君辰逸這句火上加油的話,自然是氣到不行。不過他倒是沒有對君辰逸發火,他反倒是嗬嗬的笑了笑,接著說道:“那可未見得,你的那群膽小鬼兄弟此時早就跑回自己的國家了吧,也好,我就讓你徹底的感受一下絕望是什麽滋味。”

說著,他便直接解開了束縛在君辰逸身上的繩子,他說道:“我便要讓你去看個究竟,看看那所謂的敵軍究竟是不是你的同夥,不過要是同夥倒也剛好,順便能將他們一網打盡了,如若不是,那也就是你猜錯了,對了,我們幹脆打個賭吧,若是你輸了,就殺了你,怎麽樣?”

解開君辰逸的繩子後,他始終沒說話,因為經過這幾天的折磨,他都已經沒什麽體力了,好不容易恢複了自由,他可不想在這裏浪費口舌,而浪費了體力。他這麽想著,接著就被那領主給帶到了外麵來,結果他們到了外頭,卻是一個人影都沒有看到,反倒是見到幾個自己被殘殺的弟兄。

這頓時令那領主怒了,他問道旁邊的一位守門人:“這是怎麽回事?敵方人呢?”那守門的支吾了一下,接著說道:“這個…領主,他們為所欲為之後,就跑了。”那領主聽後,氣的火冒三丈,卻硬是理解不了他們的意圖。而此時的君辰逸卻是在心裏確信那所謂的敵軍就是他暗夜門的弟兄們。

此時的領主很是不解,他完全不理解敵軍主動攻來,然後又逃跑是什麽樣的心態,總之他現在是略顯尷尬,畢竟他都把君辰逸帶出來了,結果卻是一個人都沒見到。他正想在把君辰逸帶回去綁上,免得他跑了的時候,卻是發現身後的君辰逸不在了,在一轉頭,他卻因為後頸傳來的一陣酸痛而不由自主的彎下了腰。

在接下來,他就感覺一股力量踹了他一腳,隨後他便摔在了地上,他正想知道這一切究竟是怎麽會是的時候,他便看到此時君辰逸正踩著他。他頓時一驚,才回想起自己把君辰逸帶出來的時候沒有上手銬。

大意了!他在心中這麽想著,下一瞬間卻被君辰逸給綁了起來。不過當然了,君辰逸是不可能隨身攜帶繩子的,他是把自己的上衣脫掉,然後把衣服當成繩子,捆在了他的手上和腳上,以至於讓他暫時失去行動能力。

“來人啊,你們還愣著幹嘛!”那領主幾分暴躁的喊著,卻是發現外麵居然隻有一兩個士兵,而且還都被君辰逸給撂倒了,他正疑惑到底怎麽回事的時候,這才想起他之前已經把所有的兵力都派出去追人了。他這時候才想到自己中計的時候,外麵便傳來了一陣**,他本以為自己的人馬追回了敵軍而趕回,正想得意之時,卻是發現進來了幾個略顯熟悉的麵孔。

這幾人正是薛翎櫻、蕭子乾等人,還有其他幾分暗夜門的弟兄,他們此時從戰馬上跳下來,然後便走向了君辰逸。而此時的君辰逸卻是看呆了,因為他完全沒想到薛翎櫻居然會在這裏現身,所以他幹脆還以為自己是太久沒吃東西,加上太久沒休息,導致他看到了錯覺,可這時候薛翎櫻卻是開口說了一句話:“辰逸,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聽著熟悉的聲音,他這才清醒過來,站在他麵前的人居然不是錯覺,而是真實存在的。他猶豫了一下,接著便同薛翎櫻抱了一下,感受著久違的溫熱體溫,他幾乎感動的有些淚目。可這時他才在心中泛起了疑惑,他問道:“不過薛翎櫻,你怎麽會在這裏?”

見君辰逸突然這麽問道,薛翎櫻頓時有點不知怎麽回答,她轉著眼珠思考了一會,最後卻說道:“呃,這個不重要,總之你沒事就好,不過沒想到你居然自己就先製伏了這兒的領主,我們本來打算去救你的呢。”

“別轉移話題啊,你究竟是怎麽到這來的?”他這麽問著,然後轉頭看了一眼她身旁的蕭子乾,他便皺了皺眉頭問道:“難道是你帶她來的?”蕭子乾被這麽問後,尷尬了些許,然後點了點頭,君辰逸這會就氣壞了,他早就已經忘了此時還處在敵方營地中,他直接指點著蕭子乾說道:“你到底怎麽想的啊,為什麽要把她帶到這麽危險的地方,要是萬一出了什麽事的話,你承擔的起這個責任嗎?”

“好了,好了,我不是好好的嗎,別這麽生氣。”薛翎櫻一邊這麽說著,而旁邊的蕭子乾也幫忙補充說道:“就是啊,而且這個辦法就是她想出來的,要不是她在的話,我們很可能真的會全軍覆沒啊,總之先別討論這個了…”他正這麽說著,下一瞬間卻見君辰逸身體突然向下傾斜,下一瞬間就差點摔在地上,不過幸好被蕭子乾及時扶住了。

蕭子乾仔細觀察了一下,這會才發現此時君辰逸呼吸急促,臉色也是發白,而且看他的樣子,似乎已經好幾天沒休息過了。蕭子乾扶著君辰逸先到一旁坐下。而這時那領主總算是發話了,他說道:“嗬嗬,你們以為這點小聰明就算是贏了嗎?我的那些弟兄們要是回來,可不會這麽輕易放過你們的,識趣的話最好現在就放開我,否則…”

他的話還沒說完,下一瞬間就被蕭子乾給刺死了。蕭子乾手起刀落,那叫一個快。蕭子乾先是把君辰逸找個地方安頓下來,然後便掏出別在自己腰上的劍,然後直接朝著他走去。看著那領主話都沒說完慘死的模樣,蕭子乾歎了口氣,然後說道:“真是的,免得留下什麽後患,還是先除了根吧,而且也不知道我們暗夜門的那些兄弟們怎麽樣了,我們差不多是不是應該先撤退了?”

他這麽問著,薛翎櫻則在一旁說道:“不,我們應該留在這裏等他們,原本我們就說好在這裏會和的,我相信暗夜門的各位,而且辰逸已經虛弱成這樣,我們應該讓他恢複一下在趕路。”薛翎櫻語氣裏滿滿的都是心疼,她朝著君辰逸那邊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鬱悶的歎了口氣。

她心說:盡管早就預料到他們不可能會對君辰逸多麽友善,可卻也沒想到他們居然連飯都不給他吃,就算是犯人被關押在地牢裏,也還是有牢飯可吃的啊。薛翎櫻這麽想著,便在心中痛罵他們不是人,要不是剛才蕭子乾下手快,不然她就要操刀親自殺了眼前的這個王八蛋。

“總之我們先看看他們這邊的營地都有什麽吃的東西吧,不過各位還是拿到自己腰間的刀吧,畢竟沒準城內還有些蝦兵蟹將。”薛翎櫻這麽說著,便和幾人一起進了城內。不過意外的是,這城內反倒是沒有幾個士兵,雖然是有幾個守門的,但卻全都弱不禁風,所以也都是三兩下就都輕鬆的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