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關就是足足五天,就算之前薛翎櫻還精神滿滿的想著怎麽逃出去,但是現在她都直接放棄了,就在她以為兩人是必死無疑的時候,這時候突然有個侍衛走了過來,薛翎櫻原以為他是來給他們送飯,亦或者是巡邏的,可下個瞬間他卻是直接打開了房門。

這讓薛翎櫻頓時一驚,接著那侍衛便說道:“皇上要見你,跟我來。”薛翎櫻起初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亦或者是在做夢,可她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背,發現確實很疼後,這才相信這的確是事實。隻是她卻隻是吞了吞口水,而沒有直接踏出腳步。

她心說:皇上找我會有什麽事?難道已經處刑完君辰逸,下個就輪到自己了麽?被關了五天,原本自己都絕望了,如今又傳來這樣的消息,這讓她怎麽可能安心?於是她便戰戰栗栗的問了那侍衛一句,她說道:“皇上有說是什麽事嗎?”

“誰知道,皇上怎麽可能會告訴我,你自己去了不就知道了,快走吧。”聽著那侍衛不是很友善的語氣,薛翎櫻便想到了死刑這個詞,雖說她是不怕死,可是她已經決定生下君辰逸的孩子了啊,若是自己現在就死了,那這孩子豈不是就不能出生了嗎?

一想到自己原本就失去君辰逸了,此時更是要麵臨失去腹中的孩子,更是還免不了一死,她便是煩躁了起來。而一旁的蕭子乾也算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他在一旁小聲的說道:“別那麽緊張。”而此時的薛翎櫻都直接想罵人了,她心說:都這個情況了,這讓她怎麽可能不緊張啊。

不過當然了,蕭子乾也並不隻是用口頭安慰了她一句而已,而是下個瞬間,他就把那侍衛給打暈了。薛翎櫻看到這一幕,幾乎嚇得屏住了呼吸,過了許久,她才算是說出話來,她問道:“你瘋了?你這是幹什麽!”

“反正你就這麽跟他出去,估計下場也不會好到哪裏去,而且你不是也決心要生下門主的孩子了嗎?所以這正是我們逃出去的機會。”說著,蕭子乾便拽起她的手離開了那房間,可此時的薛翎櫻卻是十分的忐忑,她小聲的問道:“那要是皇上發現我們逃跑…”

“到時候再說到時候的,現在我們先跑就是了。”這麽說著,兩人便直接從這裏跑了出去,盡管外麵確實有守門的士兵,不過因為他們都知道皇上下的命令,更是因為這兩人跑出來是準備去見皇上,所以也就沒有攔住他們,而他們倒也沒有直接跑向門口,而是先朝著殿堂的方向走去,接著繞了個遠路才正式開跑。

兩人驚心動魄的跑了好久,才總算是停止了腳步,此時的薛翎櫻氣喘籲籲的,蕭子乾卻是突然緊張了起來,他說道:“糟了,我都忘記你懷有身孕的一事了,你可不能做劇烈的運動啊,快把你的手腕跟我。”說著,他就急忙把了把她的脈搏,結果他發現緊緊是心跳的頻率有些快而已,其他並無大礙,這才著實令他鬆了口氣。

他說:“真是有驚無險啊,若是這孩子真的出了什麽事,我可就沒臉見你了。”他這麽慚愧的說著,薛翎櫻則是尷尬的笑了笑,隨後她鬱悶的歎了口氣說道:“真不知道我們兩個接下來會被怎麽樣啊,居然這麽逃出皇宮了,要是被皇上抓到的話,說不定連你都會…”

看著薛翎櫻那副緊張的表情,蕭子乾則是苦笑著說道:“罷了,既然都已經跑出來了,就別想那些了,總之現在就先船到橋頭自然直吧,走一步算一步吧,若是皇上真的抓到我們,那也沒轍,但若是能就此逃跑的話,那也就隻能說明的我們不該死在這裏。”

“恩…”薛翎櫻這麽應了一聲,接著卻是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中,接著她歎了口氣說道:“隻是我們就這麽逃跑真的好嗎,也許辰逸他還被關在什麽地方,我們是不是應該去救他…但是…”她這麽說著,則又沉默了起來。

而蕭子乾被薛翎櫻帶動的也是陷入了沉默,他也鬱悶了一會,接著又馬上安慰其了她來,他說道:“別想的這麽悲觀啊,也許他已經逃出來了,就像我們一樣,所以我們再回去就隻能是自投羅網啊,而且就算他還被關著,我們也還不知道他在哪啊,這件事我們就先事後在想好嗎?總之先走的離皇宮遠一點,免得一會被人追上。”

他這麽說著,然後就拉起薛翎櫻的手繼續趕路。盡管經過剛才的那番長跑已經讓薛翎櫻的雙腿一陣酸痛了,可是他說的也確實對,若是在這裏停下腳步的話,那他們剛才跑出來又算什麽?盡管她心裏確實很惦記君辰逸,可是若是在這裏折返回去,那確實是送死啊,這不僅辜負了蕭子乾的好心,而且還是自投羅網。

唉,隻是她此時連君辰逸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心裏也難免會糾結,哪怕隻是知道關於他的一點消息也好啊,隻是對剛逃出皇宮的兩個人來說,卻是有點不現實。薛翎櫻這麽想著,便很是失望的同他繼續走出皇宮外,原本由能夠逃出來激動的心情,然後變成了現在的鬱悶。

蕭子乾看出了她的鬱悶,便邊走,便同她說道:“總之我們先找個地方暫時安頓下來,然後在一起打聽君辰逸的消息好嗎?你也知道,我們要是現在回去的話,就是白白送死啊,而且在被關的那段期間,你不是已經決定要生下這孩子了麽?你不會現在又反悔了吧?”

“..這些我都知道,隻是在我們安頓下來的時候,恐怕已經晚了吧,而且我也並沒有想過和你在一起,就算君辰逸不在了…”她這麽說著,蕭子乾才是發現她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他頓時感覺很尷尬,她扯著嘴角強硬的笑了笑,接著說道:“你誤會了,我並沒有那個意思,我也隻是把你當朋友啊,我隻是說,我們先找個隱秘的地方,隻要不被皇宮的人找到,哪裏不是都行嗎,然後再去想辦法,我並沒有說要和你在一起啊。”

聽蕭子乾這麽解釋著,薛翎櫻這才弄明白,這著實讓她尷尬了起來,她也苦笑了笑,然後說了聲抱歉,接著兩人間就沒有其他的交流了。這一路說來是很尷尬,因為剛才的那個話題,弄的蕭子乾都不知道應該開口和她說些什麽了,這也就導致這一路上,兩人都是啞口無聲,氣氛沉默的很。

兩人走著走著,就來到了城外的街上,看著街上吵鬧的場景,薛翎櫻不由得默默鬆了口氣,盡管她心中依舊惦記著君辰逸的事,但她此時卻感覺自己的內心平靜了些許。她心說:自己有多久沒到這吵鬧的街上來了呢,回想起上次同君辰逸一起逛街的畫麵,她就感覺這一切都發生在昨天一樣,每一個場景都曆曆在目。

盡管此時自己的身旁沒有君辰逸的陪伴,她卻也著實感覺內心平靜了不少。而一旁的蕭子乾看她總算露出了一個安心的表情,他這才大大的鬆了口氣,他問道:“要吃點什麽嗎?這幾天你都沒有吃飽吧?”

聽蕭子乾突然這麽問道,薛翎櫻原本美好的回憶瞬間碎成了一堆渣,她此時一臉黑線的皺了皺眉頭,她心說:難道古代人都這麽無厘頭麽?他們可是剛從皇宮中逃出來,原本應該爭分奪秒的,為什麽他給自己的印象是那麽的鬆散?她這麽想著,便說道:“算了吧,我們還是趕快走吧,不然等會皇宮的人追上來,可就難辦了。”

“你說的也是…果然還是你的心思細密。”聽他這麽說後,一瞬間薛翎櫻都無語了,她心說:這是細密的問題麽?她一邊無語著,卻也同時被他的這串問話給弄的笑了出來,蕭子乾見她總算是笑了,這才算是鬆了口氣,他說道:“你終於笑了,看你這段時間以來一直都緊繃著臉,我可是擔心著你呢。”

聽到這話,薛翎櫻瞬間更是無語了,她心說:真是搞不懂他在想什麽,那他剛才那番話究竟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啊。這麽想著,結果她的肚子居然在下個瞬間就叫了起來,因為她這段時間確實沒有好好吃飯,所以在街上聞著各種美食的味道,她也就不由自主的餓了起來。

此時的薛翎櫻感覺有點尷尬,蕭子乾見狀則是笑了笑說道:“那咱們果然還是先去吃點什麽吧,我也感覺有點餓了。”說著,他便拉著她來到了一家包子鋪,薛翎櫻則皺著眉頭表示:“這也太不謹慎了吧,還是算了。”可蕭子乾卻說:“越是危險的地方就越是安全,沒事的,總之得先填飽肚子才有體力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