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麵的君若寒見薛翎櫻似乎帶著一絲不悅的態度,眸子裏麵帶著一絲的深究,想了想,冷哼道:“薛翎櫻,雖說我要依附你父親薛平的財力,但是你也別忘了,若真的玩起來我相信薛平也玩不過宣王府!瑤兒在你們薛府所受的委屈已經夠多了,難道作為姐姐的你真的要看著你的親妹妹過的不高興嗎?”

君若寒的一席話倒是把薛翎櫻說得愣住了,忽然想到興許這一次君若寒來找自己談這些話,定然是薛翎瑤在背後搗亂,嘴角勾起了一絲冷笑,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君若寒,不以為意的開口:“君若寒,薛翎瑤到底是有多好,才值得你這般的喜歡?”

君若寒若不是眼瞎,薛翎櫻她真的想不出薛翎瑤哪裏值得君若寒喜歡?雖說君若寒對自己態度極其的惡劣,但是作為一個宣王府的世子,自己也是從月影口中聽到過君若寒的事跡,想來這個人也算是正直之人,可卻不想眼睛卻“瞎”了,看不清是非黑白。

君若寒見薛翎櫻這般問自己,自己也是一愣,但是隻是稍微愣了一下便恢複了以往的清冷,淡淡的掃了一眼薛翎櫻,冷聲道:“你不知道?當初我差點死了,是瑤兒把我給救了起來,若非如此,哪裏還有現在的君若寒!薛翎櫻,我也不和你繞圈子了,我隻是來問你是否答應我和瑤兒的婚事,勸你的父親薛平允諾婚事,其他的便不由得你過問了!”

話音剛落,薛翎櫻的心咯噔一聲響,不敢置信的看著君若寒,忽然嘴角勾起了一絲的冷笑,不知道是在笑自己的愚蠢還是笑君若寒的眼瞎,總算她明白了為什麽君若寒對自己這般的冷漠,反而極力的討好薛翎瑤,想來薛翎瑤從來沒有告訴過薛翎櫻才是君若寒的救命恩人!

薛翎櫻的性子本就高傲,自然不會把救人之事一直掛在嘴上,而君若寒也是自以為的不會認錯,也不會再開口提這些事情,所以到頭來才引起了這麽多的誤會,甚至最後害得薛翎櫻枉死!

若不是薛翎瑤的刻意隱瞞,想來薛翎櫻也根本不會有後來的投池子自盡!這兩個自以為是的人,卻是間接性的凶手!這也太搞笑了一些吧?

“君若寒,我不知道應該說你聰明還是愚蠢為好?”薛翎櫻硬聲的開口說道,剜了一眼對麵站著的君若寒,便轉過身準備大步的離開。

“薛翎櫻,你這是什麽意思?!”身後傳來了君若寒的暴走的聲音,不過薛翎櫻並沒有因此停下腳步,她現在才不想看到這個愚蠢的男人,為了一個心機婊害死了自己的正妻,害死了救過自己命額人,這樣的男人真的讓她很惡心,惡心得連聽到他的聲音也不願意。

可忽然一隻手把她的胳膊緊緊拽住,薛翎櫻陰沉著一張臉回過頭便看到君若寒那張緊皺著眉頭的臉,她輕哼了一聲,問道:“不知道世子爺還有什麽吩咐?”

“我讓你站住你沒有聽到嗎?”

君若寒覺得現在的薛翎櫻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越來越不聽自己的話了,以前她雖然冷傲,但是為人還算乖巧,自己說什麽她都相信,都去聽從,可如今的薛翎櫻卻學會了反抗,甚至根本性的無視他的存在。

這讓君若寒感覺到了挑戰的感覺,是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征服欲望,他雖然不愛薛翎櫻,但是卻希望薛翎櫻的眼裏心裏都裝著自己,興許這便是男權的緣故,受不得自己的女人對自己的冷漠,可是君若寒不知道的是這對來自二十一世紀的薛翎櫻根本沒有絲毫的用處。

“你說站住我就站住,我什麽時候這麽聽你世子爺的話了?”薛翎櫻冷聲說道,一臉的不屑一顧,眼睛瞥到了別處,她甚至覺得自己麵前的這個男人極其的惡心,惡心得她連看都不願意再看他一眼。

“你!”君若寒完全沒有想到薛翎櫻這般的冷漠無情,拽著她的手也鬆了幾分,卻見薛翎櫻一把抽掉自己的手,冷冷的看著自己說道:“世子爺,以後請你別隨便碰我,我覺得很髒。既然你想娶我妹妹……”

說著薛翎櫻便轉身大步的離去,這一次君若寒沒有再追上來,隻是看著薛翎櫻的背影滿臉陰沉,一拳捶在了一邊的石柱上,絲毫沒有感覺到手上的痛楚,隻是咬牙切齒的看著那抹白色的身影漸行漸遠……

而離開的薛翎櫻此刻心情也十分的不爽,腦子裏麵全部湧現出來的都是以前薛翎櫻的記憶,那些痛楚讓她深刻的感覺到,一股壓抑的氣息讓薛翎櫻沉在心裏,她加快了腳步,雙手緊緊的抱著頭,淚水從眼睛裏麵滾落了下來。

“我不是你,別想了!別想了!啊!”薛翎櫻的大聲的吼道,腳步亂跑,雨水這時也傾瀉下來,拍打在薛翎櫻的身上,像是在為內心深處還活著的薛翎櫻哭泣一般。

一些薛翎櫻從來沒有有過的記憶一一都湧現了出來,讓她不知所措,更加加快了步子奔跑,忽然腳下一滑,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她靜靜的貼在地麵,頭發緊緊的貼在她的臉頰上,淚水和雨水和在一起,腦海中的記憶一一湧現,快樂的,痛苦的,讓她無法再忘懷。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