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君辰逸躺在**,薛翎櫻睜著圓圓的眼睛瞪視著天花板,因為昨晚已經睡的足夠飽了,所以此時不困也正常,不過為了不影響到君辰逸,也算是為了不影響到她腹中的胎兒,所以她選擇無聊的在**發呆。

無聊是一個原因,聽說了昨晚的經曆也是一個原因。此時的薛翎櫻正摸著自己的肚子,她心中很是欣慰的自語:幸虧你沒事,否則我真不知道要愧疚成什麽樣。不過不管怎麽說,這歸根到底的原因還是要怪她,畢竟她又跟到戰場,又是跑出亂跑的,一點影響都沒有的話才怪。

她此時在內心考慮著這孩子的性別,雖說她覺得男女倒也無謂,隻不過若是生了男孩,將來等他長大一些也能為君辰逸分擔些許事吧,畢竟如今君辰逸升為了皇上,不過她倒是也挺喜歡的,畢竟俗話說:女兒是媽媽貼心的棉襖嘛。

至於名字她就確實糾結了,她心說:叫什麽名字好呢,若是男孩叫君帝?若是女孩叫君鈴?算了,自己果然是沒有起名字的天賦,還是等過後和君辰逸一起商量吧,而且距離他出生也還要有幾個月呢,這麽長的時間,她就不信連個名字都想不出。如此想著,薛翎櫻便是因為實在無聊而伸了一下懶腰,而此時的君辰逸卻是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

“打擾到你了?”薛翎櫻這麽問道。君辰逸則是打了個哈欠,然後搖搖頭說道:“沒有,剛好睡醒了,天都已經這麽亮了,該去吃早餐了才是。”說著,他就從**爬了起來,而此時的薛翎櫻也總算是鬆了口氣,雖然想起他昨晚一整晚都沒睡很是心疼,但若是讓她一直保持安靜的躺著,這也有點困難啊。

不過所幸的是君辰逸隻是睡了幾個時辰就醒來了,若是他一直熟睡的話,恐怕薛翎櫻就要無聊死了。君辰逸下床後,接著便以命令的語氣對薛翎櫻說道:“你可不能下床,你等著,我去把飯菜給你端來,你在**吃就好了,你現在太虛弱了,不能下床。”

薛翎櫻則是一個大大的無語,她倒是感覺自己此時身體好著呢,而且她還有點不餓,於是她就說道:“不用了吧,我現在都不餓,所以就先不…”她的這話一說出口,君辰逸就走到她跟前彈了她的額頭一下,他說道:“你不餓,不等於我們的孩子不餓,你得認真的補營養才行,在這期間,你都不能跟我說不字,知道了嗎?”

薛翎櫻撇了撇小嘴,很是鬱悶的說道:“好吧,知道了。”君辰逸則是誇她真乖,接著親了他一下就跨門而出了。而此時的薛翎櫻則是繼續鬱悶的躺在**,她心說:雖然是很期待他們的孩子出世,但是這個過程未免也太乏味了吧,居然要為了靜養而在**一直躺著,這對好動的她來說簡直就是災難啊。

畢竟她穿越過來前可是特工的,做著各種危險的工作,哪有時間這麽好好的休息,她平時都習慣了那種好動的生活。不過此時她也著實是沒轍,而且仔細想想,她也確實是不希望自己的一言一行影響到他們即將出世的孩童,所以她幹脆也就忍了。

過了一會,君辰逸端著一些豐富的飯菜出現在薛翎櫻的麵前。他特意在**搭了一個小桌子,然後把飯菜放在桌子上,接著讓薛翎櫻吃。這弄的薛翎櫻著實有點尷尬,她問道:“你不吃嗎?”君辰逸則是搖搖頭說道:“我看著你吃就行了。”

薛翎櫻頓時無語了,她心說:哪有這樣吃飯的?而且被人盯著吃飯,老實說,她會感覺不自在啊。所以她尷尬的笑了笑,便說道:“那我們一起吃吧,剛好我不餓,這些我自己吃也吃不完的。”君辰逸起初雖是很反對,但最後也實在說不過薛翎櫻,便也就隻好答應了。

然後兩人便一碗飯,兩個人互相吃,你一口,我一口,氣氛著實十分的曖昧,而就在這時蕭子乾想探望一下她的身體好了沒有,所以便推門而進,結果看到這番場景,他尷尬了一些,接著說道:“抱歉,是不是打擾你們了?我還是先出去好了。”說著,他就要離開,結果卻是被君辰逸給叫住了,他說道:“什麽打擾不打擾的,我們就普通的吃個飯而已,你進來吧,順便看一下她的身體恢複的怎麽樣了。”

聽君辰逸如此說著,蕭子乾這才總算是走了進來。他默默的鬆了口氣,接著幫薛翎櫻把了把脈,隨後說道:“基本沒什麽問題了,隻要接下來的兩天在注意一點,就能隨便走動了。”薛翎櫻聽了這話卻是很失望的歎了口氣,她說:“不會吧,還有兩天啊?我這都已經躺不住了。”

“你要聽話才行。”君辰逸則這麽說道,薛翎櫻無奈,便也好應和的說道:“好吧,好吧,我知道了。”而蕭子乾看著兩人這副溫馨的畫麵,卻是幾分想笑,他說道:“恩,總之沒事了就好,我就不打擾你們吃飯了,我先出去了。”

“就算你在這也不影響什麽啊。”君辰逸聽著他那語氣,就宛如這兩人在做什麽見不得人的事情似的。弄的他心裏幾分鬱悶,但蕭子乾卻堅持說道:“呃,你們夫妻二人吃飯,我一個外人站在觀看也實在是不適合吧,而且今天我和小風打算和暗夜門的弟兄們開個小會,所以我就先去找小風商量一下吧。”

說著,蕭子乾就先出去了。弄的君辰逸和薛翎櫻都是幾分無奈。君辰逸雖是有點在意要開什麽會,不過他此時已經不是暗夜門的門主了,若是他事事都插手的話,那蕭子乾和小風豈不是一直不能獨立的管理暗夜門?所以這明顯也就不管他的事了,因此他自然也就沒有去了解。等兩人吃完飯後,薛翎櫻向君辰逸申請說道:“我可以去庭院裏散散步嗎?我在房間裏呆的實在太悶了。”結果她卻是得到了一個令她哭笑不得的回答,隻聽君辰逸說道:“不能,不過我能代替你去散步。”

薛翎櫻鬱悶啊,她心說:那和自己沒去有什麽區別啊。所以她就繼續求君辰逸,而且還撒起嬌來,她說道:“哎呀,就先不要管那些亂七八糟的了,就出去一下會還不行嗎?”說完,她還不忘記瞪大眼睛,全神貫注的看著君辰逸賣萌。

君辰逸也是著實被她給打敗了,雖然不情願,但是最後卻也還是讓薛翎櫻下床了。隻不過這全過程都是君辰逸扶著就是了,那畫麵著實是幾分搞笑,結果每當有侍女奴才路過這裏,薛翎櫻都會感覺幾分的難為情。她心說:也不至於嚴重到走路都被扶著吧,再說她受傷的也不是腿啊,就算讓她走路也完全沒問題啊。

散步完後,君辰逸果斷又把她給關進了自己的房間,這讓薛翎櫻鬱悶不已。但是想到此時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即將出世的孩子,她便也就隻好繼續忍了。君辰逸怕薛翎櫻無聊,所以幹脆就留下來陪她聊天。

兩人聊著聊著,薛翎櫻就突然問道:“對了,你說我們是不是應該抽空去看一下皇上啊?啊不對,是上一任皇上,畢竟他把皇位傳給你後,還隻有你見到了他,我作為你的妻子,我覺得有必要和他見上一麵的。”

君辰逸感覺薛翎櫻說的也很有道理,於是點點頭說道:“話雖是有道理,隻是你現在需要靜養,不能活動啊。”於是薛翎櫻便接話道:“我是說過幾天,也沒說現在就去啊。”這麽說著,君辰逸才算是點了點頭。

隨後兩人又聊了很多,關於這孩子的性別,亦或者是兩人共同來想這孩子的名字,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起的名字都是相當怪異,便是惹得兩人一同大笑。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很快便是到了中午。由於薛翎櫻早上根本沒有吃飽,所以她這次特意要求君辰逸拿兩份飯菜過來兩人一起吃。

君辰逸則是照辦,等飯菜拿來後,兩人便是幾乎有說有笑的吃了起來。而此時的蕭子乾同小風卻著實很鬱悶,因為他們剛當上門主不久,而君辰逸又很是繁忙,一切規矩也都沒有交給他們,這也就導致他們每次在管理眾弟兄的時候,都有人不聽話。

小風說道:“我們果然還是去找皇上商量一下怎麽辦吧,就憑我們兩個人,根本就管不聽他們啊。”蕭子乾則是搖搖頭說道:“我們暫且還是自己想辦法吧,皇上再陪薛翎櫻呢,想必這段時間是沒有空閑理會我們的,而且既然我們當上了門主,那就得自己慢慢摸索門道了。”

小風覺得蕭子乾說的沒錯,便是堅定的點了點頭。不過其實暗夜門的眾人倒也不是故意不聽他們的,亦或者是故意找茬,隻不過門主突然換了一個人,他們還沒有習慣過來而已,就宛如君辰逸最開始當了暗夜門的門主一樣,他們不也是刁難過他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