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好景卻並不長,由於君元早產的關係,這導致他的身體不是很健康,所以時隔不久,他就總是生病,這讓薛翎櫻和君辰逸都十分操心。君辰逸雖是因為之前的那番言行和大臣們能相處到一起了,可卻也因為每天都上朝的關係繁忙不已,以至於根本就沒時間來陪薛翎櫻和君元。

這也就導致很多次君元生病,他都不在生病。薛翎櫻一想起這事就很是生氣。她心說:元兒明明還在生病,為什麽他總是那麽忙呢?雖然他同臣子的關係是相處好了,皇上的位置也是也做越順心,自己也更是被封為了皇後,可是逐漸的薛翎櫻卻感覺生活枯燥了起來。

因為君元經常生病,她更多的時間也就不得不一直陪著君元,這便導致他經常不能同君辰逸見麵。君辰逸更是因為皇宮的事每天忙的不可開交,所以他根本就沒空去找薛翎櫻,這也就使兩人之間產生了些許的誤會。

薛翎櫻以為君辰逸是另尋新歡,或者是不愛她了,所以才總是不來看她和元兒,這讓她在心中很是生氣。其實君辰逸何嚐不想多陪陪她們兩個呢,可是奈何他自從當上皇上後,就根本沒有這樣的時間啊,他此時才是深深的理解到君辰風之前是有多麽的勞累。

由於他今天提前退朝,他又是提前處理完了公務,所以他幾分開心的去看望薛翎櫻和君元,卻不成想他居是在薛翎櫻的房間內看到了蕭子乾。這頓時令他很是憤怒,原本他是結束了一天的疲勞想要看看她們母子二人的,結果卻看到這番場景。

從以前他就覺得這兩人關係好到不正常的,如今他們更是處在一個房間,這怎能讓他不生氣?虧他還把門主的位置傳給了蕭子乾,沒想到他小子恩將仇報,居這樣對待他。他生氣的闖進房門,他問道:“蕭子乾,你為什麽在這裏?”

但由於薛翎櫻也正在生君辰逸的氣,她因為君辰逸總是不來看她而正在和他冷戰。所以她此時就沒有做任何的解釋,這也就著實讓君辰逸誤會了,而蕭子乾則正在處理君元的發燒所以一時間也是沒有聽到君辰逸的聲音。

就這樣,誤會越來越大了。君辰逸以為這兩人對不起他了,他就很是生氣的大發雷霆了一番,他質問道:“你們難道就當我不存在嗎?光天化日之下,你們這是在做什麽?”薛翎櫻見君辰逸莫名其妙的就發起火來,她就很是不高興,她也幹脆和君辰逸吵了起來,她說道:“虧你還好意思說我,你自從當上皇上後,就一直對我不理不睬,你說,元兒如今每日都在生病,你有關心過他一天嗎?”

“所以這就是你背叛我的理由?你不知道我每天要處理的事情有很多嗎?”兩人吵得不可開交,薛翎櫻也因為君辰逸的態度很是傷心。兩人都互相誤會著彼此,正當吵架要向著更高層麵發展的時候,蕭子乾在一旁卻總算是說話了,他說道:“你們兩個安靜點啊,吵到元兒了。”

聽到這句話,君辰逸這才稍微醒悟了幾分,他問道:“元兒?怎麽回事?”蕭子乾則是說道:“你不知道嗎?最近元兒一直在發燒。”君辰逸聽後,這才感覺幾分尷尬,他略帶確認的語氣問道:“那這麽說,你之所以在這是因為…”

“當然是在給元兒治病啊,皇宮內的太醫好像因為什麽原因出差了,所以我才不得不丟下暗夜門跑來看元兒,否則你以為是什麽事啊?你該不會都不知道元兒生病了吧?你這個皇上,究竟是怎麽當的啊,哎。”說著,蕭子乾便很是頭疼的歎了口氣。

“那…那元兒沒事吧?”此時君辰逸才總算有了緊張感。蕭子乾則在一旁點點頭表示:“沒什麽大礙,隻要今後多注意一下元兒的保暖,他就不會這麽容易生病了,確實,作為早產兒他是會多病一點,但是隻要認真照看的話,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聽了這話,君辰逸才總算是鬆了口氣。他此時也是著實知道自己剛才是誤會薛翎櫻了,他感覺很尷尬的和薛翎櫻道歉,可薛翎櫻卻幾分不接受,他回想起薛翎櫻剛才說的話,他這才明白過來薛翎櫻在為他總是沒空來看他們而生氣。

等蕭子乾喂元兒喝完藥後,便先離開了。君辰逸此時則是轉著眼珠想了想說道:“你也知道我當上皇帝後,就一直很忙,不是我不想來看你,而是我真的脫不開身啊,我今天也隻是剛好提前忙完了公務,所以才能過來的,我剛才也不是有意要和你吵起來的,你就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聽著君辰逸用這種商量的語氣同她說話,薛翎櫻心中雖是舒服了些許,可是一想到君元生病的時候君辰逸都不在生病,她就有點氣不過,她撅著嘴巴一副不開心的模樣說道:“那你也不能因此就忽略了我和元兒吧?”

“沒有啊,怎麽可能忽略,我這不是過來了嗎?不然這樣,你以後抱著元兒經常去看我怎麽樣?這樣時間便也就方便挑開了。”君辰逸這麽說後,薛翎櫻轉著眼珠認真的思考了些許,最後便妥協下來,她說道:“那好吧,隻不過…”薛翎櫻的話還沒說完,這時候元兒就突然哭了起來,借著元兒的關係,兩人也就無心生氣了,兩人都是拚了命的搞怪逗他去笑。

結果元兒笑出來的瞬間,這兩人也都被彼此給逗笑了。此時的君辰逸和薛翎櫻都是一陣大笑,結果笑的都幾乎肚子疼了,才總算是停下來。薛翎櫻鬆了口氣,然後對君辰逸說道:“抱歉啊,我之前生你的氣,我也知道你是忙,可我總是胡思亂想。”

君辰逸聽薛翎櫻突然道歉,他便也幾分慚愧起來,他略有些鬱悶的說道:“我才是,剛才居然還和你吵起來,總之我們就先別說這件事了,免得影響了對方的心情,而且近日來我也確實是太忙了,一點時間都抽不出來,剛好這幾天會空下來,我們幹脆就利用這個時間開個宴會吧,這樣剛好也可以和眾多的臣子增進一下親和度。”

君辰逸這麽提議著,薛翎櫻便是直接答應下來。隨後君辰逸便去讓下人準備宴會的事了。而在宴會的這一天,不管是大臣還是君辰逸,亦或者是薛翎櫻,總之大家都這一天都玩的很開心,也因為這個宴會的關係,讓很多的大臣對君辰逸改觀更大了,他們也便更願意追隨君辰逸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5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