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一次中央那邊派了人下來,你怕了才讓我和夕歌一起去幫你解決掉了這個麻煩!等袁昊天一死,你便要殺了我和夕歌!

蕭炎明,你到底是什麽心?當初是你把我和夕歌從孤兒院領回來,教我們本事,如今又是你要親手殺了我們!蕭炎明,你他媽早就幾乎好了對不對?”

藍楓的一字一句敲在了薛翎櫻的心上,好似被千刀萬剮一般難受,她不敢置信的看著那張冷漠的臉,很想開口問他是不是真如藍楓所說的那樣!

“果然是我蕭炎明培養的人,居然反過來調查我!但是你既然逃了,為什麽要回來?我太過了解你了,藍楓,這個世界上隻有白夕歌才能把你找到,所以這幾個月你逃走了我一點頭緒都沒有。既然今天你送上門來,你以為你還能逃走?”

蕭炎明的話仿佛戳到了薛翎櫻內心深處的最深一點,淚水慢慢的滴落下來,她看著那張熟悉的臉,以前對自己的教導,對自己的關心,卻沒有想到最後居然是他把自己送上了絕路。

“嗬嗬,蕭炎明,你殺了夕歌,你以為我會就這麽放過你?你簡直做夢!你這麽狠的心,夕歌把你當做父親一樣尊敬,可你呢?卻親手把她帶向了死路!”藍楓的眼睛裏麵泛著淚花,手稍稍有些哆嗦。

“你們本就是我的棋子,殺了你們又能如何?本來我舍不得殺你們的,可惜能夠殺袁昊天的人不多,你們卻恰恰夠那個資格!”蕭炎明的嘴角勾起了一絲冷笑,撥動了扳機,“藍楓,遊戲結束了,你去死吧!”

“不要!”薛翎櫻大吼了一聲,卻什麽都來不及阻止,隻聽到一聲“砰”的聲音,藍楓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便已經倒在了地上。

“藍楓!”薛翎櫻蹲下了身子,想要觸碰地上的那個人,眼淚滴落在那人的臉上,可手卻怎麽都觸碰不到藍楓,隻看到他的嘴角溢出來的鮮血,讓薛翎櫻看在眼裏心猛然的一疼。

“你怎麽那麽傻……”薛翎櫻喃喃自語,以前他們在一起的時候,藍楓對她一直都很溫暖,隻是她性子稍稍有些冷淡並沒有太大的回應。

如今的藍楓隻是微眯著雙眼,手微微地顫抖,想開口說什麽卻什麽都說不出口,而坐在座位上的蕭炎明見狀嘴角勾起了一絲冷笑,卻是立馬站了起來走到了藍楓的麵前,冷聲道:“不自量力!我帶出來的人,還想殺我?笑話!”

可話音剛落,還沒有等蕭炎明和薛翎櫻反應過來,卻見地上的藍楓已經站了起來,讓薛翎櫻和蕭炎明都是一驚,隨之薛翎櫻見到藍楓抬手猛地向蕭炎明攻去,下一刻便見蕭炎明瞪大了雙眼倒在了地上,一道血痕出現在他的脖子上。

“要殺你,談何容易?”藍楓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漬,眸中閃過一絲的痛楚,其實要他殺從小到大教育自己的老師真的很難,可是白夕歌的死是他促成的,他必須要給白夕歌報仇!

薛翎櫻看著這樣的藍楓,又看了看地上的蕭炎明,搖了搖頭,眼淚滾滾落下,倉促的退後了好幾步……

“啊!”

薛翎櫻從**驚坐了起來,她四處看了看,見到的是自己在古代落華閣的格局,心裏明白剛才的一切都是夢,不過她自然也不知道之前的那一切都不是夢,而她自然也沒有看到藍楓摸向他的側臉的水漬……

而聽到薛翎櫻的驚叫聲的月影立馬被驚醒了,因為月影身子不適本被薛翎櫻安排在**歇息,但是月影死活不應,便在薛翎櫻的房內搭了一個矮塌,這突然聽到薛翎櫻的驚叫聲,便連忙忍著痛意起身朝著裏屋走去。

“世子妃,世子妃,你怎麽了?”

聽到月影虛弱的聲音,讓薛翎櫻也是一怔,抬起頭看著自己的房間,忽然她的腦子裏麵閃過一幕什麽,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衣服,已經是換好了內衣,可是她不是在後院摔倒了嗎?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