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一次薛翎櫻所提出的所有事情,薛平最終還是答應了,不過還是辦了一個小小的儀式,而儀式卻是辦在了晚上,日子還未定下來。

這一局,薛翎櫻贏了。

很快便到了上元佳節了,薛翎櫻今晚在醉夢閣的首次表演吸引了許多的達官貴人來,一曲鋼管舞足以讓台下的那些古代人看呆,今晚醉夢閣又賺了個大滿貫!

“月眠啊,我看你得多演出幾場才是,你這才表演完,就有人出錢來買你!”伍姨娘樂嗬的對著薛翎櫻開口道。

“伍姨娘,我說的話相信你聽得懂吧?現在我要換衣服了,你先走吧!”薛翎櫻不顧情麵的把伍姨娘推了出去,自己走進專屬自己的房間換衣服洗澡,可剛推開門便聞道一股血腥味,讓她一震!

可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她便被人捂住了嘴,忽然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她回過頭看著那人,更是一驚,居然是君辰逸!

而君辰逸也是一驚,鬆開了手,“你……”

“官爺,這邊是我們姑娘的房間,怎麽可能藏人呢?”

“滾開!”

薛翎櫻麵色一驚,立馬拉過臉色蒼白的君辰逸把他推進水裏,而自己也解開了衣服沉入水中,此刻她的臉頰微紅,畢竟現在自己什麽都沒有穿和一個男子都呆在水裏麵,如何讓她不尷尬?

“砰!”門被推開了,薛翎櫻麵色一變,一把扯過一邊的衣服擋在了自己的胸前,厲聲道:“怎麽回事?”

“姑娘,我們是來找人的,無意冒犯!”想來說話的人也是一個正直的人,讓自己的下手快速的在屋內每個角落找了一番,卻並沒有發現人影,道了歉便轉身離開了。

薛翎櫻見著那些人都走了,心裏終於鬆了一口氣,拉起水裏麵的君辰逸,忽然意識到什麽忙披好了衣服,而她身後的君辰逸見狀眸子也閃過一絲不明意味。

“你趕緊走吧!”薛翎櫻雖然不知道那些人為何要抓君辰逸,但是現在也不時候問這些。

“好,這枚令牌交給你,日後你要是遇到麻煩,定會保你!”君辰逸的聲音微臣,似乎想了想又繼續開口說道:“不管如何,今日也要謝謝你。若不是你……”

可君辰逸話還沒有說完,他便打開了窗戶飛身而去,若不是今天有任務在身,他定也要問問她為何在醉夢閣!可若不是她在醉夢閣,若換做了其他女子,自己豈不是在劫難逃?

一切或許都是緣分作祟,讓他竟然有些慶幸在這裏遇到的是她!

而薛翎櫻聽到自己身後的聲音,一股冷風吹了過來讓她不禁的抖了抖,便走了窗邊把窗戶關上,一絲愁緒湧上心頭,一直到現在她還是不知道他的身份到底是什麽,為何會受到官兵的追捕……一切的一切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有好幾天沒去歌舞坊了,準備早上去那看看,既然沒有愛情,那不如自己有個事業,做個小富婆,那也是極好的!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