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在他妻子轉身收拾廚房的時候,白夕歌殺掉了他,一槍斃命,他妻子聽見響聲轉身回來的時候,她的愛人再也睜不開眼睛。

她在逃離的時候都能聽見那刻骨恨意的尖叫聲。

她也知道,自己早晚也會有那麽一天,或早或晚,總會有報應。

“啊——”薛翎櫻一瞬間醒過來,大中午的她躺在青樓的房間睡著了,對啊,她現在是薛翎櫻,是薛翎櫻是薛翎櫻……

她一遍一遍的重複這句話,她一時間真的很難適應這個身份。從現代的千年狐到現在這個憋屈而死的薛翎櫻,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麽……她一時間無所適從,隻是呆呆的躺在大**看著頭頂的青花紗帳久久無言。

“姑娘?姑娘您在嗎?媽媽叫您呢……”外麵的小廝一聲一聲的拍門,薛翎櫻終於反應過來,下床走過去,蒼白著一張小臉打開門道:“我知道了,一會兒去。對了,跟媽媽說一聲,今兒我身體不舒服,就不上台了。”

小廝心中嘀咕:真以為是千金小姐,不就是個青樓女子嗎,賣藝不賣身不也是個*嗎,牛氣哄哄的給誰看呢!

可一抬頭看薛翎櫻一雙清冷的眸子,又連忙低下頭去不敢出聲,隻盯著自己的鞋尖退了幾步轉身出去了,連聲都沒出。

薛翎櫻怎麽會不知道這小廝是怎麽想的,察言觀色的本領她是會的十成十,好對付的很。

她關門走到梳妝台,看著昏黃的銅鏡裏這張清麗的小臉,一時怔忪,久久無動作。

她究竟要如何才能以一個現代人的靈魂在這個人心險惡的古代生存下去,君若寒邪獰的心靈隱藏在表皮下麵,而薛翎瑤又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看著自己的親姐姐,以及在背後的薛氏一大家族,薛翎櫻死就死了,還留給她這麽多的難題,哎……

眼瞅著又要有人來催了,隻好把剛剛有些睡散了的發髻隨意拿根簪子固定一下,再用深紅胭脂厚厚的敷在唇瓣上,血紅血紅的顏色趁的原本清麗的容貌一下子帶了些許嫵媚動人,倒是有點像青樓女子了。

青樓女子又有什麽不好呢?

她們倚欄聽風,把酒當歌。遇見喜歡的情郎便吳儂軟語,遇見不喜歡的卻也巧笑倩兮。她們文能作詩武能舞劍,女紅繡功樣樣不比大家閨秀差分毫。

薛翎櫻換了一身墨青色廣袖長裙,血紅的唇瓣配上這老氣的墨綠色沒有一絲突兀反倒帶了一股子端莊穩重。

老鴇看見白夕歌來了頓時像看見了搖錢樹似的。可不是搖錢樹嗎,不說這臉也得看看這會打扮的本領,俗話說得好,人看衣服佛靠金,再加上這滿肚子的才藝怎樣都是個寶貝!

可這說不定哪天就不幹了,要是哪天不幹了,她這銀子從哪裏賺呢?所以她眼珠子轉幾轉就來了主意……

“哎呦我的好姑娘~這大太陽下的,也沒有個會來事兒的給拿把傘遮著點日頭,再把我們姑娘曬傷嘍!”說著連忙那把傘親自給白夕歌撐著。真是的,可不能把我們的銀子曬冒煙了……

薛翎櫻看著青樓後院一片寬敞的花園裏,十幾個濃妝妖豔的姑娘站成一排,瞬間就明白是什麽個意思了,但是還裝作不接的樣子疑惑的問道:“媽媽這是想讓我做什麽?怎的好生招來這麽多姐妹?”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1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