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是來了。”誰成想這銀衣公子開口第一句竟然不是唱歌而是說話,聲音雌雄莫辯聽起來不覺得有絲毫突兀反倒如珠落玉盤甚是悅耳。

大家都在猜下一句是什麽,可紅衣的嬌俏女子霎那間雙眼含淚,袖口中飛出紅色長綾襲向銀衣公子。

咦!怎的還打起來了。

後台的琴聲愈來愈響,又有了一曲亮麗的笛聲夾雜了進來,隨著打鬥竟然又傳出了歌聲,那聲音飄渺卻又如泣如訴

那聲音不是歌詞,而是哼唱的一曲小調,那小調纏綿悱惻,曲折動人,得是有一把極好的嗓子才會唱出這樣的聲音。

那銀衣公子始終躲避,紅衣的姑娘仿佛是氣惱他一味忍讓,出招竟然越發狠毒,有好幾次紅綾都實打實的打在了銀衣公子的身上,讓底下的人都為之抽了口涼氣,甚至有幾個人都在喊叫:“出手啊!”

銀衣公子從腰帶裏抽出一把軟劍,霎時間銀光一閃氣勢如虹,一白一紅纏鬥在一起煞是好看。

那歌聲還在唱,唱到了每個人的心裏也像在唱台上的一對情人,連台下的人都為之動容。

銀衣公子的招式一出便占了上風,紅衣姑娘的腰肢柔軟一舞一動都是百般柔軟萬分婀娜。

這一場纏鬥以銀衣公子長劍遙指紅衣姑娘的心口為終結,可這紅衣姑娘卻哭的梨花帶雨任何男人都為之動容:“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

銀衣公子的長劍一抖,嘴唇一開一合道:“沒有。”

紅衣姑娘燦然一笑,走上前一步,長劍刺入心口。

台下的人都狠狠為之驚呼。

伴隨著這樣婉轉如低泣飄渺的歌聲,紅衣姑娘倒下,閉上了雙眼,嘴角殷紅的鮮血宛如開出的紅梅,從上空飛下朵朵桃花落在銀衣公子的肩上,銀衣公子抱住已經死去的佳人哭的像個孩子。

“婉兒,我心悅你。可我們終究不能在一起啊!你為山賊我為官兵,此生是我負了你,來生我們白首不相離。”

最後輕輕一吻落在紅衣姑娘的唇上,幾不可聞的聲音仿佛落在在座每一位的心裏,他輕輕閉上眼睛,輕吻了一下紅衣姑娘的嘴唇說,“吾愛。”

歌畢,琴聲停,隻留下漫天的桃花和台下觀賞的人久久無言,良久之後連有的大男人都滿含熱淚拍手叫好。

那飽含神情的一聲“吾愛”賺足了淚點。

這個時候那銀衣公子起身,紅衣姑娘也巧笑倩兮的站起來,後麵彈琴的唱歌的姑娘也來到台上向大家問好。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2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